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七十章 倒霉的辅国公

第七十章 倒霉的辅国公


  
      辅国公载敦比郭烨想象中的还要不堪,他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足够的本事震慑住火器营的那群骄兵悍将,现在的他完全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火器营总统啊,虽然品秩没有多高,但是这实权却是杠杠的,即便是步兵统领衙门都统,也要逊色三分吧?那些拿着抬枪跟鸟铳的步兵营与原火器营,跟通县的这个可是根本没有可比性,这全部都是清一色的西洋武器!
  
      现在的载敦坐在硕大的真皮沙发之上,一脸的得意,他已经送走了四五波客人,全部都是向他要官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啊,火器营都是肥差,所有的人都是双饷,绝对的肥差,现在京城之中,只要有些门路的下层军官,无不钻营门路,想要跟载敦套上近乎,看看能不能进入火器营,一旦进去了,未来的前程绝对不可限量!那就是一个金饭碗!
  
      一晚上,载敦手下的孝敬,光黄金就有数千两,白银更是数以万两计!
  
      不过,这不是他最为得意的,最为得意的是,现在他坐上了火器营总统的位子,那大哥的那口气,毫无疑问就落到自己肩上了,特么的,小小的一个火器营把总而已,老子不折腾死你,就不是大清的辅国公!
  
      第二天一大早,载敦就迫不及待的带上了一支亲兵侍卫,直奔通州,此时的郭烨还被蒙在鼓里呢,去上任,那也要与前任做过交接吧,二愣子载敦以为就这样有了圣旨,自己还怕什么,整个火器营,瞬间就会落入自己的手中,只要是郭烨的人全部给他踢一边去,八个汛,八个把总,老子给他留下一两个当门面就可以了,其余的全部要换上自己的亲信,就是要打一个时间差,让郭烨根本来不及准备,到了火器营,他就只有卷铺盖滚蛋的份儿!
  
      做着黄粱美梦的载敦一溜烟的赶到了火器营,这两天郭烨没有回到火器营,火器营中的几位把总和千总都已经着急上火了,就差直接拉起队伍上京城闹上一通了,凭什么把我们军门大人给抓进京城待参?我们军门大人犯了哪条罪了?特么的,给老子们说清楚,那还好说,说不清楚,直接脱衣服不干了,那还是最轻的,严重了,老子们直接扯旗造反,他娘的,老子不吃这口饭了,跟着军门大人打天下,就不行这京城有能跟咱们弟兄叫板的部曲!
  
      就在几个把总在营门口无精打采的等待着军门大人归来的时候,军门大人没有归来,却是等到了疾驰而来的倒霉辅国公载敦!
  
      载敦率领着十几名侍卫由远及近,直接冲到了营门门口之前!
  
      高琪听到声音,心头一惊,只见一个马队正在快速的向着大营接近,绝对不是军门大人,******,前天刚刚有个sb王爷直闯大营被教训了,今天竟然又来了一个,******,岂有此理,军门大人留下的规矩,绝对不能坏了!
  
      “来人止步!报通名姓,再往前走,我们可要开枪了!”
  
      高琪高声喝道。
  
      载敦的火气登时就上来了,******,前两天我大哥过来,你们就是这个吊样,今天,在我这个总统面前竟然也是这幅吊样,真特么的欠收拾!
  
      “放肆,******给我滚开!老子是新任的火器营总统,辅国公载敦!!”
  
      载敦远远的就放声高喊。
  
      “哈哈哈!他说什么,他说他是新任的火器营总统?笑死我了,有这么二百五的火器营总统吗?来人,将步枪给准备好了,五十步以内,他们不停下,给我立即开枪示警!”
  
      高琪狂放的笑道,管你他娘的是不是新任的火器营总统,没有宣读罢免军门大人之前,火器营就只有一个总统那就是郭烨!
  
      营门口的十几个清兵迅速的将步枪举了起来,齐声喝道:“来人止步,再往前走,我们就要开枪了!”
  
      载敦的肺都快气炸了,特么的,这群废物,竟然敢用步枪对准自己,真是******找死啊!
  
      但是,还没有等到载敦再次开口,枪声就响了起来!
  
      砰砰砰……
  
      一多发子弹打在载敦一行人的不远处,地上登时扬起一阵沙尘,载敦吓得从战马上直接摔下来,特么的真的开枪了!
  
      载敦与侍卫们连忙牵住坐骑,一旁的侍卫高声怒喝道:“混蛋!反了你们了,这位是当朝的辅国公爷,侍卫处散秩大臣,新任的火器营总统,你们反了天了竟然敢想上司开枪!”
  
      这下子,高琪真的有些震惊了,混蛋!该死的!他们难道真的将军门大人给免职了?该死啊!
  
      其他的几位把总也是一脸的震骇,面面相觑,军门大人竟然被免职了!怎么可能,凭什么?就因为将县衙砸了?******,他们那群狗官将陈娥妹子给害死了,都还没有昭雪冤屈呢!****姥姥啊!
  
      不过高琪念头转得也快,旋即答道:“对不起,火器营上下,还没有接到免去郭烨大人总统差事的圣旨,也没有接到辅国公接任的圣旨,在辅国公正式上任之前,也绝对不允许在军营门前肆意纵马,这是火器营的军纪!”
  
      “你好大的狗胆!”
  
      载敦勃然大怒,放声怒骂,同时手中的鞭子,向着高琪狠狠的抽了过去!
  
      高琪可不笨,******,他可是国公,真的要是抽自己两鞭子,到最后,自己也得挨着,凭什么特么的你还没有上任就打老子?
  
      高琪一个纵步,闪到一旁,载敦没有想到高琪竟然还敢躲闪,猝不及防,将腰闪了一下,差点摔下来。
  
      载敦火气更大了,喝道:“你们这群该死的奴才,还不上去给老子狠狠的打他!”
  
      身后的十几名侍卫,连忙跳下马来,将高琪围在了当中,向着高琪招呼了过去。
  
      后面的薛定海一看动手了,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弟兄吃亏啊,军门大人可是说了,敢将自己兄弟抛诸一旁的,严惩不贷!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现在柯云麓的鞭伤可是还没有好呢!
  
      “兄弟们,给老子上!先将他们给揍趴下再说!”
  
      薛定海一声怒吼,十几个人瞬间就冲了过来,大打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