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七十六章 卑职左宝贵

第七十六章 卑职左宝贵


  
      两个血淋淋的人头滚落仅仅是个开始,这是最严重的两个人,接下来就是这些要挨鞭子的了。
  
      二十余人绑在柱子之上,行刑的将士们开始抡圆了鞭子,狠命的抽了下去,作为郭烨带来的亲兵,他们可是没有那么客气。
  
      刚开始郭志强还能够忍受的住,但是十几鞭子过后,也开始忍不住的惨叫起来,至于其他人更是操蛋的很,几鞭子下去,就已经哭爹喊娘了,等到三十鞭子过后,有的人甚至屎尿齐留,惨不忍睹!
  
      两名参领罗自立与柯宇壮壮胆子,颤声道:“军门大人,这些人都是咱们营中的将领,他们现在都已经知错了是不是可以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郭烨冰冷的眼神看了过来,两个人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算了,还是别说话了,这个家伙年纪不大,这一身杀气可是当真浓郁的很,几乎从来没有见过!惹毛了他,搞不好将自己两个人再绑上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好不容易,行刑方才完毕。
  
      一种受罚的将领被拖进了堂内,郭烨寒声道:“本军门问你们,服还是不服?”
  
      其他人哪里敢多言,不服?不服再去挨上几十鞭子?谁特么的还去触新任总兵的霉头?搞不好是要被砍脑袋的!
  
      只有郭志强,虽然就是鞭子,不算是轻,打得他皮开肉绽,不过倒还是硬气,狠狠的说道:“郭烨,你小子有种就将老子打死,不然的话,咱们没完!”
  
      郭烨突地笑了,答道:“好,郭副将,有骨气,有本事,你只管使出来,本军门接下来,不过,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机会,从今天开始,保定镇,令出如山,胆敢违背者,决不轻饶,门外的那两颗人头就是榜样!”
  
      众人噤若寒蝉,特么的,这是真要人命啊!这个小子太狠了,刚刚上任就将眼前的将领们得罪了一大半!
  
      郭志强忿声道:“你也不要嚣张,我也是记名总兵,老子在保定镇已经呆了足足十二年,下面那个一个人不是老子提拔起来的,你想要做主,那也要问问兄弟们愿不愿意!”
  
      郭烨嘿嘿笑道:“郭副将,只怕您没有这个机会了!”
  
      说这话,郭烨从地上拿起兵部的行文,喝道:“兵部行文,调保定镇记名总兵,副将郭志强入兵部候用,接令之日起,即刻入京;委任蒙古八旗亲卫营参领何启谋为保定镇副将,协助总兵郭烨处置保定镇军务,一应事务,郭烨可以酌情临机专断!兵部尚书瑞麟!”
  
      郭烨将兵部行文刚刚念完,噗通!
  
      郭志强再也坚持不住了,径直摔到在地上,昏迷不醒,真的是到了大霉了啊,没有想到,郭烨竟然还藏着后手,离开了保定镇,他这个记名总兵还算个屁?即便是后面有一些后台,谁愿意帮助他去对付保定镇的总兵大人?这个家伙现在还兼任着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总办章京呢,四品文官,相当于保定府的知府!
  
      仅仅二十岁的年纪,就登上了如此高位,只怕未来会更加的飞黄腾达!
  
      郭志强又气又急又痛,晕死在了大堂之上,下面的人更是一个个兔死狐悲,看来,众位同僚的好日子算是过到头了,以前副将主事的时候,那是自在的很啊,天不管地不管,整个保定府只要不惹了总督衙门的人,那就谁也不怕,现在好了,夹着尾巴做人吧。
  
      郭烨命令人先将郭志强送回住处,接着说道:“从明天开始,本军门将会对保定镇各部进行严厉整顿,凡是不符合本军门要求的,上至参领,管带,下至军兵,尽皆清理出保定镇,一句话,未来,朝廷拨付的薪俸老子一个铜板都不会克扣,但是,有人不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干事,那不要说铜板,留给你们的只能是砍头的鬼头刀!你们好自为之吧?”
  
      郭烨的话音刚落,人群中一个人站立了起来,喝道:“军门大人,当真不会克扣下面将士一个铜板?”
  
      郭烨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的军官向着自己发问,身材高大魁梧,圆眼剑眉,宽宽的额头,虽然说不上多么漂亮,但是一身的气势,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小伙子不简单,手底下有些功夫。
  
      郭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军官答道:“卑职保定镇右翼二营把总左宝贵!参加大人,不知道大人刚才说的话,算不算数?我麾下的百十来弟兄,可是两个月没有领到饷银了!”
  
      左宝贵!
  
      郭烨的眉头一挑,难道这就是甲午之战中的民族英雄总兵左宝贵?按照年纪推算,历史上的左宝贵,应该也就在三十岁以内吧,没有想到他竟然在保定镇的军中!
  
      郭烨问道:“左冠亭?”
  
      左宝贵心头一惊,这位总兵大人昨日才到的保定,怎么竟然会知道自己的表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把总而已,上面可是还有着不少的参领以及管带们呢!
  
      左宝贵不及细想,连忙答道:“正是卑职。”
  
      郭烨心头大喜,正愁没有人可以用呢,这个左宝贵可是一个忠勇双全的人才,一定要好着调教调教,未来可是有着大用的!
  
      郭烨答道:“好,左把总,你问得好,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几个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发饷,现在既然我接任了保定镇总兵,就绝对要保证下面弟兄们的饷银,一个个拖家带口,都不容易。”
  
      左宝贵毫不胆怯,答道:“好,军门大人,只要您能够保证不拖欠弟兄们的饷银,我左宝贵保证,我手下的弟兄们,绝对不负大人的教训!一定给大人赶出一个样子来!”
  
      “好!”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郭烨问道:“高琪,右翼二营的管带是哪一位?”
  
      高琪笑道:“军门大人,就是那个挨了六十鞭子的席定康大人,那不,还在一旁?”
  
      郭烨顺着高琪的手指望去,擦,差点恶心坏了,席定康现在太凄惨了,眼泪鼻涕满脸都是,最要命的是竟然拉了一裤子,现在弄得裤子上到处都是屎尿黄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