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 第七十九章 真的要大清洗

第七十九章 真的要大清洗


  
      第二天一大早,郭烨就早早地来到了演武场。
  
      这一次,保定镇所有的兵马,全部早早的抵达,没有办法,昨天的那一幕太令人震撼了!大小将领二十余人被新任的军门大人,一顿皮鞭给揍了一个半死,全部撸掉了官职,最可怜的那两个人还被砍了脑袋,这可不是杀鸡儆猴,这是杀猴儆猴啊,那可是一个参领,一个管带!
  
      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敢再跟军门大人对着干,什么事情都没有保住自己的脑袋来的紧要。
  
      郭烨站在了点将台之上,看着下面一队队的军兵,保定镇号称军事重镇,绿营兵也堪称雄壮,最起码在六十万绿营之中,算得上一流的部队,但是,在郭烨眼中,依旧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这样的军队毫无一点蓬勃的生机,虽然今天已经刻意表现了,但是依旧是显得军容不整,士气低迷,毕竟是连着两个月没有发饷了。
  
      最最重要的是,三千多人之中,还有着不少老弱病残,其中的一部分肯定是以关系的身份混进来的,这样的一支军队是无法保证战斗力的,最最可恶的是还有一群人打着哈欠,站立不稳,明显是吸食大烟过度的表现!
  
      郭烨脸色有些阴沉,看看一旁的左宝贵,说道:“冠廷,下达我的命令,全军在此站立两个时辰,一直到午时。”
  
      左宝贵心头一惊,站立两个时辰,这时间可是够长的,一般的军兵只怕还真的撑不下来。
  
      “军门大人,站立如此长的时间?只怕会有人支撑不住的!”
  
      郭烨淡淡道:“下达命令吧!”
  
      “喳!”
  
      左宝贵心头无奈,命令下达了下去,登时整个军营的清军全部都叫苦连天起来,这个军门大人也是太折腾人了啊,站立两个时辰,谁受得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个时辰,那就是四个小时啊!四个小时的站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第一个小时过去,就已经有人开始支撑不住了,只能拄着兵刃支撑,有的年老、体弱伤残的甚至直接做到了地上,暂作休息;第二个小时过去,一些散漫惯了的老兵油子,也开始不管不顾了,现在的军门大人都已经走了,还管他娘的那么多干什么,歇了!
  
      第三小时过去,连一些青壮的兵力也开始支撑不住了,太累了,三个小时的战力,浑身酸痛不堪!
  
      整个军营之中全部都糟乱了起来,目前整个军营还能够坚持住不动的,仅仅不过还有两千人左右,其余的要么是席地而坐,要么就直接找个阳光组的地方晒起了太阳,更有甚者,一些老兵油子,还拿出了干粮跟老酒,喝了起来!
  
      等到第四个小时快要过去的时候,郭烨施施然的走了过来,向着左宝贵问道:“冠廷,怎么样,军中什么情况?”
  
      左宝贵苦笑道:“大人,您不是看到了吗?这些军兵即便是有上差来检阅,最多也就是支撑半个时辰而已,上差一走,就立即作鸟兽散,今天你让他们已经站立了快两个时辰了,哪里还受得了?现在能够保持住状态的,也不过就这一千多人了!”
  
      郭烨向后看看,问道:“你们都记录下来了吗?”
  
      高琪等人可是没有闲着,一直就在军中来回巡视,察看情况,看到郭烨吻了起来,连忙答道:“大人,都已经记下来了!”
  
      郭烨淡淡答道:“从今天起,首先,第一个时辰倒下的军卒,全部退出军役,连一个时辰都无法坚持下来,还能指望他们打仗?第二,所有走出阵列的老兵,一个不要,全部退出军役,我要重新编练保定镇!”
  
      左宝贵着实吓了一跳,叫道:“军门大人,您初到保定,威信未立,一下子讲这么多的将士逐出军营,要闹出大乱子的,搞不好还要发生哗变!到时候朝廷怪罪下来,咱们可是吃罪不起啊!”
  
      郭烨冷笑道:“冠廷,无论出了什么事情,自然是有本军门一力担当,你担心什么,看看这些老弱病残,还能打仗吗,早就该让他们退出军役,颐养天年了。看看那些吃酒聊天打屁的老兵油子,连最基本的一些军纪都没有,你能指望他们打胜仗?还要那些吐白沫的,分明就是过度吸食鸦片,从我治军以来,不管是哪一个,只要敢沾染鸦片,那就绝对不会留在身边,哪怕是僧王跟恭王出面求情都没有个屁用!”
  
      左宝贵听得心头直跳,答道:“军门大人,您所说的,卑职认为乃是至理良言,但是急病需用换药,循序渐进,如此操之过急,只怕会出大乱子啊,这里不是您的火器营,想怎么整都没有事,这里的人员盘根错节,都能够通到总督大人那里去,甚至可以通到朝廷里,卑职只不过是一个管带,前两天更是不过一个把总,至不济,不吃这碗饭了,您现在可是堂堂的军门大人,不能轻易栽跟头的!”
  
      郭烨心头倒是有些感动,这个左宝贵,为人着实忠厚,未来可是个难得的臂助……
  
      郭烨叹口气道:“冠廷,难道你没有发现吗,现在咱们是内忧外患那,外有洋人,内忧长毛捻匪,咱们时间紧迫,说不准什么时候,保定镇就要拉上去干上一仗,如果让这些人上前线,那根让他们送死有什么区别?白白搭上他们的性命,还得连累咱们大败亏输,绝对的不划算,所以,我必须要全力整顿保定镇,刻不容缓,不妨给你透漏个实底,这个保定镇,我只打算留下两千五百人,同时将其整编成五个营,四个步兵营,一个骑兵营,这将使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未来你想要历任封疆,可能都要靠他们了!”
  
      左宝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样的军门自己不跟随,还去跟随什么人?悲天悯人,满腔热血,处江湖之远,不枉社稷之危啊,有幸啊,有幸,让自己能够认识这样一位上司!
  
      左宝贵沉声道:“好,大人,既然您决定了,哪怕是左宝贵累死,也愿意为您将保定镇给整顿过来,别的不敢说,我那一汛人马,各个都是好手,只要依照他做标杆,一路摆弄下去,保定镇绝对会战力大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