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时代1958 > 第四十九章 全体大过

第四十九章 全体大过

在近卫65坦克团的驻地中,谢洛夫和奥列格打了一声招呼后,毫无心理负担的鸠占鹊巢,把战术演练的会议室变成了自己开会的地方。
  
      宽大的会议室中,左右两排坐满了从各自驻地赶来的军事管理总局驻各部队的负责人,这些人的军衔从中校到上校不等,其实军事管理总局驻西方集群的最高负责人应该是少将,并且各集团军的负责人也应该是少将,但实际上由于谢洛夫把工作重心首先放在国内,此时的西方集群中没有这么多人。如果说军事管理总局在国内是一道钢铁的防线,那么在四大集群中只能算个渔网,有作用但没有太大的作用。
  
      但这都不是渎职的借口,不指望这些人在人力短缺的情况下能进行军中的反间谍工作,但一些红军和当地居民的摩擦完全可以处理,事实上谢洛夫从来没有得到一丁点的消息。
  
      在这种严肃的场合,所有列坐的克格勃干部全部正襟寝坐,目不斜视的等待着谢洛夫完成自己的工作,然后对他们的工作进行指导。
  
      当……,在民主德国的地图下面,首座的谢洛夫完成自己的工作,把啃干净的猪手扔到盘子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空气中弥漫着食物味道。从喜欢吃猪肉这点上,谢洛夫明显和德国人更加有共同语言,而不是和苏联人。
  
      旁若无人的把嘴角的油渍擦干净,剔着牙的谢洛夫才算完成了填饱肚子的工作,现在可以处理一些第三总局份内的小事了,直勾勾的目光从左右两排的克格勃干部身上一扫而过,张着大嘴剔牙的谢洛夫,就像是一直挑选猎物的里海虎。
  
      唔!打了一个饱嗝的谢洛夫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慢悠悠的自我介绍道,“第一次见面,尤里·叶菲莫维奇·谢洛夫、军事管理总局局长,内部排名第三,今天召集大家来到这里,主要是了解一下情况……”
  
      了解一下情况?这句话一出现让在座的所有干部都精神紧绷。开玩笑,在座的干部都是在克格勃内部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通常这句话有两种含义,第一种是字面上的含义,第二种是掌控一切之后,准备动手之前的常规表述。第二种情况也有两种意思,如果当事人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地位,最好是主动配合了解情况,不然的话就要被动让谢洛夫了解了。
  
      这里的干部几乎没有见过谢洛夫,但对自己总局的老大作风也有所耳闻,谢洛夫把他们召集过来肯定不仅仅是了解情况怎么简单。
  
      没有管自己的部下们是什么想法,谢洛夫仍然自顾自的说道,“这次来柏林有些工作略有失误,虽然任务完成的还算不错,但却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各位同志,其实我们早就应该见面了……”
  
      “首先我向同志们说一声辛苦!”然后谢洛夫一声响指,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伊塞莫特妮和卢卡妮每个人抱着一叠文件放在谢洛夫的两边,“不要让人靠近会议室!”
  
      “我知道了,局长!”卢卡妮心领神会的眨眨眼,两位女士优雅的离开了会议室,在外面把门关好,会议室里面的干部还能听见两个女人在外面命令封锁这里的声音。
  
      随手拿出一份文件打开念道,“第八近卫集团军第七十九近卫坦克师二一一近卫坦克团、二月十二日在耶拿驻地附近,殴打民主德国公民格拉尔德。第二四七摩步团少尉在休假过程中和耶拿当地内务局警员爆发冲突!”
  
      “第二十七近卫摩托化步兵师、第六十八近卫摩步团在哈勒驻地附近非法占用当地工厂的土地,造成当地工厂不得不花费时间另行扩大厂区……”
  
      “第三十九近卫摩托化步兵师、第一一七近卫摩步团少尉崔科夫,驾驶装甲车压坏当地农民已经平整好的土地,哦,时间是三月二十日,我好像已经在柏林很长时间了……”谢洛夫笑容满面的阅读着,不知道是在嘲讽别人还是在自嘲。
  
      “第一近卫红旗集团军、第十一近卫坦克师、第四十近卫坦克团,嗯?”谢洛夫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咬着牙低沉的说道,“强、奸案?”
  
      合上手上的文件,啪的一声放在文件堆上面,谢洛夫猛然站起来把两堆文件使劲一推,哗啦啦……,两百多份文件散落在这些驻军办事处的干部面前。
  
      “军事管理总局成立时间不长,我也把主要经历放在国内,毕竟国内这几年一直在裁军,还有红军系统的结构变化,所以在东欧四大集群的机构人力是有些不足,我也觉得四大集群虽然人力不足但不会出大问题!”谢洛夫紧绷的脸颊让这些驻军干部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摸老虎屁股。
  
      “我以为四大集群尤其是西方集群,都是挑选出来的精锐。而且驻军国外肯定会收敛一点,最主要的是我相信军事管理总局的驻军代表能看得住红军!现在看来真的不错,还需要民主德国国家安全局告诉我真实的情况,你们好,你们很好!”谢洛夫拿出杯子一仰脖喝掉了整整一杯水,大喝道,“人力不够无法全面掌控都不是理由,如果你们没有在军中嗅出并铲除叛徒,人力不够的理由勉强过得去!现在你们连风纪都看不住了么?”
  
      “局长,红军有自己的系统,有时候我们也不好插手!”一个上校小声的辩驳道。
  
      “你放屁,中央要是对红军的自我纠正能够信任,根本就不会有军事管理总局的成立!”谢洛夫一顿吐沫星子教这个上校做人,“事实就是你们没有起到作用,就是渎职,这些档案能在民主德国国家安全局看到,为什么我这个军事管理总局的局长看不到?就因为我在国内?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从我进入克格勃工作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个部下对我隐瞒情况,你们这些人是第一批,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伊塞莫特妮,那一本稿纸过来!”一分钟后伊塞莫特妮拿着一本稿纸进来,谢洛夫亲自给每个人分了五张,坐在首座淡然道,“今年已经过了五个月,两百起摩擦事件,还有七个月的时间,我的容忍程度是七十件到八十件,而且不能出现对民主德国居民的刑事犯罪,不然的话,你们现在写的检讨到年底统统会盖上大过的印章记录在档案!”
  
      “别客气了,开始吧,写完了我们在谈论下一个问题!”回应谢洛夫的是安静的环境,所有肩膀上都挂着校级军衔的克格勃驻军代表,全部低着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