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时代1958 > 第六十一章 主持公道

第六十一章 主持公道

这时候人潮涌动的人群才知道自己的背后到底出现了什么事,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坦克,相似一道急流一样,这个由人组成的海洋被动的向柏林墙用来。
  
      “开火、开火……”被坦克驱赶到这里的人迅速的进入到人群中,高举双手对着天空大喊,迅速的就传遍了整个柏林墙下近十万的西柏林居民,这里的十万民众是这次西柏林集会开始之后最为有纪律的一群抗议者,不过冒头确实直指前来抓捕破坏公物的美英军警。
  
      “哦,上帝!我们明明是过来抓捕破坏分子的,现在怎么好像变成了刽子手一样?”持枪过来的英国军警看着令人发麻的人头,这些秘籍站在一起的民众至少有两百米厚、至于长度根本无法用眼睛辨别。
  
      “只要我们敢开枪,不说瞭望塔上面的东德士兵,就是眼前的十万民众也会撕碎我们的”另外一个英国士兵凌乱头发下面的眼睛也充满了惧意,眼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看一眼都头皮发麻,让人心生恐惧。
  
      开火、开火!聚在柏林墙下的十万民众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就连四十厘米厚的墙壁都阻止不了墙对面的声音传到东柏林。一些靠近柏林墙的东柏林大楼出现一个个脑袋,看到了令人震惊的画面,远处三国占领军的坦克,而密密麻麻的人群背靠柏林墙对面着美英军警,高举手臂让背后站在瞭望塔上面内务部队士兵开火。
  
      开火、开火!一些东柏林的民众也加入到了高喊的行列中,虽然距离事发地点很远,但东柏林这边的民众一样声嘶力竭,大街上、楼房中都在进行呐喊,一些人试图靠近柏林墙。
  
      这种变化同样落在谢洛夫两人的眼中,不得不说这种情况其实对苏联是有利的,应该见好就收了,“事情好像有些大条了,应该控制一下局面!”看着已经停下来的美军坦克,谢洛夫思考了一下道,“以今天情况看来,西柏林深处肯定发生了流血事件,未来三国占领军肯定无法抓住六年前的事情做文章了,似乎你们民主德国应该抓住机会谴责一下对面了……”
  
      “那是外交部的事情,我现在要下去控制一下局面!”马库斯·沃尔夫简单的说了一句,就匆匆的离开了这幢大楼,不一会就坐上了大楼下面的轿车中直接进了柏林墙的警戒线。
  
      伊塞莫特妮娇笑一声,走到摆弄监控设备的斯塔西特工面前问了几句,随后就数量的代替了那名特工,数量的摆弄起来房间里面的监控设备来。
  
      戴上耳麦的伊塞莫特妮一脸认真之色,不断的上下其手进行调试,几分钟后就露出满意的神色打开了扬声器道,“局长,虽然还是很嘈杂,但已经能听出来具体的情况了……”
  
      打开扬声器后,柏林墙那里的声音再次在房间中响起,不过这次要清楚的多了,至少声音整齐能让谢洛夫听清楚开火,但马上谢洛夫的表情就变得十分滑稽,马库斯·沃尔夫的声音从监控机器里面传来,“三国占领军的军人们,停止你们镇压民众的行为……”
  
      谢洛夫没有控制住自己,怎么能在这么严重肃穆的场合乐出来呢?但反应过来的他还是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马库斯·沃尔夫上来就扣帽子的举动,倒也没有冤枉西柏林的三国占领军。
  
      “从某种意义上我们这边和联邦德国都是现今世界大战略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德国人我好几次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想要下命令打开过境通道让被坦克逼迫的西柏林民众进来,但我不能这么做,我们和联邦德国虽然是一个民族却处在对立的位置,我们身后的美国和苏联也不允许我这种行为!”马库斯·沃尔夫上来就大打亲情牌,虽然他躲在一个堡垒中没人能看见他,但他的声音却通过柏林墙的高音喇叭传遍了整片区域。
  
      “而且我一旦放你们进来,你们就会被扣上共产党人的帽子,今天的事情也会成为外交事件,很抱歉我非常怯懦,我还要为了东柏林的居民负责!”马库斯·沃尔夫的声音缓缓从扬声器里面传来道,“有些人可能认为西柏林的军事力量不值一提,我们完全可以占领西柏林不需要隔离墙的存在,但其实关于东西柏林的问题美国和苏联已经谈崩了,东西柏林分数不同的阵营已经成了定局,没有隔离墙只会让我们互相对视最终什么都做不成,成为现今世界局势的牺牲品,与其这样还不如分开,我们在不同的政府下面尽自己的力量发展,最终一定会有一天重新成为一个国家……”
  
      这个时候从东柏林这边的瞭望塔扔过来几十个喇叭,马库斯·沃尔夫声音再次传来道,“现在我可以回答一些同胞们的问题,也希望西柏林的同胞们能够平静下来……”
  
      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交流在柏林墙下开始了,马库斯·沃尔夫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柏林墙下十万西柏林居民的保护者,劝解着西柏林居民配合美英军警,不要让柏林墙上的内务部队战士难做,“如果我们开枪了,就是外交事件。如果我们放任你们被英美军警强行逮捕,却无法让自己的良心安宁!”
  
      “最后问你们一个问题,西柏林是不是有民众死亡?”马库斯·沃尔夫语气非常艰难,声音略带哽咽,显示了一个优秀间谍的演技。听到了肯定的答案后,马库斯·沃尔夫过了良久才说道,“对不起,请配合三国占领军调查吧,苏联也许有办法,但是民主德国没有能力让西柏林公布调查结果,我们会求助苏联为这次的西柏林事件主持公道……”
  
      还在大楼上谢洛夫眼睛猛然一睁,听到马库斯·沃尔夫的这些话,似乎现在在民主德国这边的苏联人中,好像总体负责柏林问题的人?好像就是自己!“我现在深感自己责任重大……”直到天色很晚的时候,柏林墙下的西柏林居民才散去,这些人有人也许会在警察局呆上不知道多长时间,但这次西柏林的事件要发酵还要等到第二天。
  
      “现在我需要给西柏林的民众主持公道?”谢洛夫自问适应能力还可以,但柏林危机已经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连续反转,从谈判崩裂到军中调查、从多国援建队到柏林墙开工,从坦克对峙到了现在,竟然要谢洛夫代表苏联施加压力?就算谢洛夫良好的适应能力仍然觉得有些接受不了……
  
      【明天我就应该能写完柏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