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时代1958 > 第七十五章 特务行为

第七十五章 特务行为

尤里·叶菲莫维奇·谢洛夫,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总局局长,中将军衔!崛起于阿塞拜疆、时任阿塞拜疆共青团第一书记,接替阿厉克赛任阿塞拜疆内务部部长,因为清狱行动外放到意大利做大使,绰号里海虎!任内共产党大胜天主教民主党、回国升任少将在第一总局工作,主管对外情报。
  
      连续平息波兰和匈牙利事件,后长期在埃及等地活动,通过埃及辐射中东、与苏丹总司令阿布德将军过从甚密、期间连续破获彼得波波夫和平可夫斯基叛国案,一年前升任中将任总局局长,是克格勃最年轻最受谢列平信任的总局局长,上任后清洗朱可夫集团,年初坐镇柏林,主持修建柏林墙、西柏林骚乱怀疑和此人有关!
  
      评价,谢洛夫冷酷无情、手段残忍!早期在苏联同龄干部中并不冒尖,苏联因为男性人口大批战死,在阿塞拜疆时期的谢洛夫虽然年轻却符合常理。之所以现在成了苏联最年轻的中将,是在进入内务部工作之后比任何同龄干部都迅速适应,在克格勃有救火队员之称,活跃在各种工作上。
  
      “这个人简直不可思议!”尼克松从身边特工得到的资料,就是谢洛夫的简历和一般的经历,都是能通过公开渠道得到的,但这也非常说明问题了!这份资料看一眼没什么问题,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谢洛夫几乎和很多热点新闻联系在一起,“似乎负责保卫我的人,是一个了不得的家伙?”
  
      美国和莫斯科的时差八个小时,刚到莫斯科的尼克松精力非常旺盛,呆在国营宾馆闲来无事只能和大使馆闲聊,直到很晚才睡觉!没想到他本来也有和赫鲁晓夫谈谈柏林的意思,却发现柏林危机的苏联策划者就在自己面前!
  
      “谢洛夫的父母在基辅会战中阵亡,之所以很年轻就担任了阿塞拜疆共青团第一书记,是因为他的父母和苏联元帅巴格拉米杨关系很好,巴格拉米杨在来莫斯科之前安排了他的工作!”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介绍道。
  
      “原来是一个受到父母庇护的小家伙!”尼克松虽然这么说,但不是表示谢洛夫是个酒囊饭袋,有能力的人很多,但是拥有机会的人并不多,谢洛夫很幸运的两者全有,于是变成了苏联克格勃的王牌局长。
  
      与此同时他口中的王牌局长正在莫斯科火车站的候车室,谢洛夫来到这里是送人的,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新上任的副主席希列科夫少将一家人,希列科夫在今天离开莫斯科去基辅上任,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妻子和两个孩子。
  
      谢洛夫和希列科夫都穿着军服离别人很远的地方闲聊,“乌克兰对苏联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当然现在还算安定!但我们不能忽视任何一点不安定的因素,要在那些因素没有冒出来之前就提前解决,让你去乌克兰做副主席你要好好干!”
  
      希列科夫定下来的职务,在乌克兰克格勃副主席中排第七,除去两个第一副主席则是排第五,主要工作偏重于文化界、公共知识分子、地方民族主义者和教师学生群体,和第二总局和第五总局分担的工作差不多。
  
      “我会辅助夫人做好她的工作!”希列科夫显然也明白谢洛夫的意思,隐晦的表忠心!
  
      谢洛夫看着正前方一排排的铁轨没有接话,太露骨了,就算是明白这点也不需要说出来!
  
      “局长这次接待尼克松来苏联,算是一个大好事!可以让很多人记住你”希列科夫把话题抓到了谢洛夫现在的工作上,距离火车还有半个小时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一个吉祥物而已,要是摩根来访我肯定严肃对待,至于增加曝光率算是好坏参半吧!就我们的工作而言,经常在报纸上露脸不是什么好事!”谢洛夫明显兴趣缺缺,引起敌人的注意怎么想都不是好事。
  
      “乌克兰的事情就要你多费心了,瓦莉娅在推行俄语教育,她是我妻子,我不能看着女人这么艰难,能做讲理就讲理,能做工作就做工作,实在不行了还有喀山!俄语教育必须推行下去,谁阻挡就碾碎谁!”谢洛夫拍了拍自己部下的肩膀道,“对了,我记得你是白俄罗斯人?”要是这些办法都没用,那就只能让门德列夫行动执行处的杀手们出动了。
  
      “我是苏联人!”希列科夫用一种谢洛夫式标准答案回答道,这让谢洛夫本人没有憋住,伸出手指点点希列科夫没有说话。
  
      谢洛夫在克格勃这几年也不是白混的,秘密警察总局阿厉克赛是他的盟友、这自然包括阿厉克赛背后的贝利亚余部,他自己提拔了主管暗杀的行动执行处处长门德列夫、中亚边防军司令库德里亚什、高加索内务部队司令伊戈尔、还有这位去基辅上任的希列科夫。以及一批克格勃中层干部,本人坐镇监管红军的军事管理总局,遥控第一总局的海外企业,虽然形不成什么派系,但谁知道以后呢。
  
      苏联版图上民族离心的隐患有四个部分,最晚并入苏联的波罗的海三国、面积最大的中亚、民族最多的高加索和人口最多的乌克兰!先从简单的开始解决,自然是乌克兰最为适合,人口虽然最多但和俄罗斯人同属斯拉夫语系,两种语言差别不大,阻力和助力都在赫鲁晓夫那里,只要获得了成功,就能推行到其他地区。一般人可能不太了解,其实俄罗斯帝国的版图比苏联要大得多。
  
      凌晨五点谢洛夫被伊塞莫特妮叫起来,保持坐姿闭着眼睛听完了话,瞪着一双死鱼眼骂道,“这个傻×是不是有病?怎么跟中情局的特工一个德行?选错职业了吧?”
  
      谢洛夫口中的傻×就是尼克松,竟然偷偷摸摸不打招呼的离开了宾馆,他倒不担心尼克松弄出来什么大新闻,担心的是尼克松别再被受到阶级教育的苏联人民当场击毙了。
  
      “要看看真实的莫斯科?难道我一直生活在泡沫中?自己时差倒不过来也不让我好好睡觉,一帮自私自利的帝国主义,来莫斯科微服私访来了?”谢洛夫骂骂咧咧的光着身子从被窝里面出来,低着头找了半天抬头问道,“我裤衩呢?”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