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时代1958 > 第七十六章 参观市场

第七十六章 参观市场

五分钟后谢洛夫绷着一副讨债脸边刷牙边走出房间,漱完口直接把牙具扔到垃圾桶里,这不是谢洛夫浪费,牙具是喀山出品一次性产品,牙具桶仅仅比塑料袋结实一点,牙刷头和牙刷柄能三百六十度重合,软的手都拿不住,主要是配发给犯人用的,这种设计是为了防止犯人用牙刷作为凶器。
  
      “菜市场?了解私有经济还是什么原因?见一下普通苏联人?这个家伙是不是以为每个苏联都在我们监视之下,做共产主义的奴隶?”坐在车子上的谢洛夫闭着眼睛思考问题,好让自己眼中的血色退下去一些。他自认为克格勃神通广大、却也没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工人上班、农民种地有什么可监控的,达到让克格勃监控的级别知识分子怎么也得有名望的大学教授、科学家怎么也要能经常接触到研究成果、监控整个苏联人克格勃在扩大五倍都不够,再说这个经费谁出?
  
      “应该是美国大使馆的人告知的尼克松,不然刚来苏联的他不可能知道农贸市场是私有经济的场所!”伊塞莫特妮分析道,“尼克松应该是认为我们的参观计划都是安排好的,所以想看看普通的苏联人是什么生活!”
  
      美国大使馆?谢洛夫根本不愿意想起这群无能者,第二总局第七司总部距离美国大使馆不到二百米,至少谢洛夫四年前就知道,美国大使馆那群饭桶现在还没有发现,这么愚蠢的对手上哪里找去?技术管理总局研究出来一个新型的监控设备,唯一的副作用就是经常处在监控范围之内的人,容易增加患癌症的几率!已经埋在美国大使馆三个多月了。
  
      时间不长谢洛夫就赶到农贸市场,根本不用看就知道尼克松在什么位置,周围一百多人正在围观,不是说围观是中国人独有的么?这和谢洛夫看到的情况不一致啊?走过去挤进人群中,几个苏联警卫看到自己的老大来了,马上过来报告情况,“尼克松先生来到农贸市场参观,我们跟过来才给老大你打电话的,是一个女人接的!”
  
      不用强调是一个女人接的吧?谢洛夫简直想问问这个人,你的立场是在哪边的?这么多人在旁边只能当做没有听到,询问现在的情况。
  
      “是的,那个苏联秘密警察头子里海虎来了!”谢洛夫盯着尼克松旁边的翻译,声音不轻不重的用英语说道,“我懂英语,专门学过对口型!拜托能不能找一个专业点的人做翻译,水准不够容易丢人!”说话间谢洛夫走到尼克松的正前方以一个导游的腔调说道,“尊敬的客人,虽然这里不再参观的计划中,但我想你已经对苏联普通民众的生活有了一个了解!剩下的时间我本人愿意和你到处转转!”
  
      谢洛夫的出现引起一阵骚动,最近几个月谢洛夫的照片总是出现在报纸上,比尼克松更加容易被人们认出来。周围的男男女女交头接耳,“同志们,祖国教导我们对待客人要热情,所以就算是在围观中,大家静静做一个观众就好了!”谢洛夫转头微笑着对着周围的群众说道,声音和言辞不轻不重让人十分舒服。
  
      谢洛夫没有驱赶周围的苏联人让尼克松十分惊讶,但马上笑呵呵的说道,“对苏联的普通人生活我已经有了了解,我参观了这里的蔬菜和水果摊位、发现蔬菜的种类十分有限、水果的种类也不多,看起来苏联的人生活的并不富裕!”
  
      伊塞莫特妮将尼克松的话翻译过来,但不是翻译给谢洛夫,而是翻译给周围的民众,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人们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这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让人十分不舒服。
  
      尼克松直指自己看到的问题,谢洛夫想了一些回答道,“苏联大部分的国土地处寒带,除了一望无际的针叶林之外,一般的经济作物无法在那里成活!而且我们的兄弟国家大部分也处在同一个纬度上,所以想吃到琳琅满目的热带水果并不容易!所以你看到的是真实的,毕竟我们没有自己的联合果品公司,可以直接把一个小国作为傀儡,直接摧毁当地的经济只为自己的国家提供单一的水果供应,首先恭喜联合果品公司进入石油行业,不过一个公司控制美国进口水果的六成,够不上反垄断法么?”
  
      伊塞莫特妮同样把谢洛夫的回答翻译过去,让刚刚被提醒素质的苏联民众有些无法用语言赞成,只能通过集体鼓掌表达自己的赞成。
  
      “谢洛夫先生似乎对我们美国很了解,但我们的问题是这座市场农贸水果匮乏的问题,而不是其他问题!”尼克松对谢洛夫对美国一些情况了解程度感到惊讶,但马上想到了谢洛夫的职业也就不当做一回事,对于情报组织来讲一家公司的规模多大都没有太大的意义,无法阻止他们调查出来真实的数据。
  
      “有些种类的水果不能在苏联的环境中生存,但是蔬菜和水果的产量却可以增加,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会改正,至于我对你们美国其实并不了解,最不希望了解的就是你们繁杂的法律,在你们那种繁杂的法律之下,普通人都是法盲!而且恕我直言,美国的的很多法律简直莫名其妙!”谢洛夫和煦的和尼克松边走边聊,身后跟着一群苏联的民众。
  
      “我想要和一个普通苏联人聊聊天!”尼克松在离开农贸市场之前说道。
  
      “可以,尼克松想跟谁聊天都行,毕竟你们都是平等的!”谢洛夫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尼克松怎么了?老子照样可以跟他谈笑风生。
  
      尼克松选择了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走到边上通过翻译说道,“你好,我是尼克松!”
  
      谢洛夫从身后看着这个苏联人装作工作很忙要离开,微微的摇摇头走上前问了名字拍着这个工人肩膀昂然道,“斯维利赫京同志,这位是美国副总统先生,只是随便聊一聊,不要紧张就当做是你家邻居找你喝酒就好了!”
  
      谢洛夫的姿态极大的缓解了斯维利赫京的紧张状态,随后尼克松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多大了、什么工作这类的问题。“我的生活不错、住房没问题、也不缺少什么……”
  
      低着头的谢洛夫一脸无语,到底还是有点问题,这位仁兄首先的想法是不在帝国主义面前丢人,维护住苏维埃祖国的尊严,这也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换一个夜深人静的场合难保不会把美国副总统当场击毙。话说回来,社会主义国家面子大过天这个毛病原来个通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