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时代1958 > 第八十一章 美国大使馆

第八十一章 美国大使馆

剑拔弩张的厨房辩论就像是不存在一样,第二天谢洛夫护送着赫鲁晓夫、米高扬、勃列日涅夫这些人来到美国大使馆参加宴会,当然还有这些苏联干部的夫人们。今天气氛融洽的简直出人预料,好像有那么一种发展友谊的意思,谢洛夫知道都是假象……
  
      美国大使馆而已么?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地方,打量了一下基本的构造和陈设,把这些数据记在脑海中,谢洛夫就没有太过注意,又不是多秘密的地方,三年前他还下令炸掉过一个。
  
      挑了几样甜品尝尝鲜,谢洛夫放弃了继续蹭饭的举动,这操蛋的东西令人难以下咽,这群西方国家口味怎么像是没见过糖一样,随便往盘子里面叉了几只虾,谢洛夫倚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距离窗边二十米有一块一米见方的褐石,石头表面上非常光滑,原来应该是从河里面捞出来的,放在这里做观赏石用,如果散步累了还可以坐在上面休息。但其实这块大石头已经被掏空了,里面装着技术管理总局的监控设备,整个美国大使馆都是监控范围。
  
      长久在全功率的监控设备下,会出现脱发、头晕、恶心的症状。如果长年累月的下去身体不健康的地方会发生病变,简单来说就是癌症爆发几率比较高。但是昨天这台仪器的科学家向谢洛夫保证绝对没有问题,就和水泥厂的工人肺部有问题的几率大一样,没人会怀疑这点,外交官本来压力就很大。
  
      眼皮一番,举目远眺能看见大概二百米处有一家国营建筑公司,时不时的还能看见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人进出,这只是表面现象,拿起来很热闹的建筑公司其实是第二总局第七司局的总部,其部门负责所有进入苏联的外国人,是第二总局覆盖地区最广的部门,所有苏联的有外国人旅游的地方都是他们安排。
  
      频频举杯祝酒的尼克松早已经发现了和场面不和谐的谢洛夫,和热情洋溢的苏联领导人和夫人相比,这个年轻的秘密警察头子格格不入,就这么站在窗边看风景。此次苏联之行所有人的表现都在备足功课的尼克松预料之中,唯一留下一点印象的就是勃列日涅夫,但最为让他出乎预料的是则是这个地位最低的年轻将军。
  
      “谢洛夫将军似乎对这种宴会不感兴趣?”拿着酒杯的尼克松看着这个神秘的秘密警察头子,他来之前拜会国务卿杜勒斯没有任何人知道,但谢洛夫却知道,难道这个苏联内部评价十年来最成功的克格勃干部,就这么神通广大?
  
      谢洛夫不紧不慢的把目光收回来,直视着这位后来的美国总统道,“我在想尼克松先生走了之后的事情,从你来到苏联开始,已经耽误了五堂绘画课程和四堂音乐课程!还有五天下来积累的文件!”
  
      说完话谢洛夫很自然的拿起一只十几厘米长的大虾塞进嘴里,就像是一只野生动物一样,连虾头、虾尾、虾皮一起咀嚼,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就像是一只里海虎一样野蛮。
  
      “谢洛夫将军这么吃东西有些特别!”尼克松显然认为谢洛夫没吃过那种原产加拿大的大虾,先要教一教他。
  
      “尼克松先生,平时我就是这么吃饭的,这样吃饭可以节省时间!”谢洛夫洒然一笑道,“海运部正在组建远洋船队,很快各种生活在地球上任何地方的海产品,都会进入苏联人民的餐桌,人人都能享受的东西,就不会在变成稀有物品了……”
  
      谢洛夫的态度让这位来到苏联的美国副总统十分不舒服,但尼克松能感觉到谢洛夫这种态度并不是装出来的,就好像他平时就是这个态度面对别人一样。他猜的一点没有错,谢洛夫一直以这种态度面对陌生人、还有敌人!
  
      “这么说来将军算是个一直在学习的人,在绘画上和音乐上算是非常有造诣?”尼克松展开了属于自己的反击,他心中已经断定谢洛夫其他一些苏联干部一样,应该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一个秘密警察头子会学习绘画和音乐?这根本不可能。
  
      “学过素描和钢琴?现在?”看见尼克松摆出一副请的架势,谢洛夫心中冷哼面上却不动声色,直接走到大厅的钢琴边上坐下,试了一下琴音拒绝了旁边钢琴师的钢琴谱,行云流水的试音,他的举动让赫鲁晓夫、米高扬、勃列日涅夫都停下来,赫鲁晓夫问了一下旁边的人怎么回事。
  
      谢洛夫试音完毕,直接开始弹奏,舒缓的钢琴音在宴会中流淌,前奏开始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顿,穿着中将军服坐在钢琴边上的谢洛夫,抬头挺胸双目不知道在看向哪里,双手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运动,节奏明快的钢琴曲传进众人的耳朵中。面无表情的谢洛夫更加有一种配合钢琴曲的气质。
  
      所有人都没有听过这首钢琴曲,虽然只有钢琴略有单调,但独特的旋律还是让所有人心驰神往,苏联人以简单残暴的外表和内心带有忧郁的细腻著称,就是没有接触过这类的赫鲁晓夫都在叫好,一曲完毕谢洛夫走了下来,赫鲁晓夫带头鼓掌道,“看看我们苏联的年轻人,多么动人的音乐……”
  
      “至于你需要的绘画,尼克松先生走之前我可以送给你一副画!”谢洛夫面不改色的说完话就站在了赫鲁晓夫的身后,“这首钢琴曲叫什么名字?”
  
      “这首钢琴曲叫什么名字?”谢洛夫张嘴又闭上想了一下道,“狂想曲……”
  
      “叫谢洛夫狂想曲吧……”赫鲁晓夫大手一挥十分高兴的定下来,让谢洛夫嘴角抽搐,这算是抄袭吧,明明叫克罗地亚狂想曲!
  
      聚餐完毕赫鲁晓夫邀请尼克松夫妇去了郊区的别墅,这幢别墅,十月革命前是沙皇的避暑行宫,几乎和白宫一样大。十月革命后,成了斯大林的别墅,后来又到了赫鲁晓夫手里。别墅的周围,是十分美丽的草坪和花园,一侧是一片森林,森林中有一条大理石铺就的台阶,直通莫斯科河畔。赫鲁晓夫早已派人在别墅大门恭迎尼克松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