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时代1958 > 第八十三章 民主的阵痛

第八十三章 民主的阵痛

“当然,你还要兼任军事管理总局的局长,原定计划不变!”谢列平拍着谢洛夫的肩膀道,“以你的年龄在全国都算是出类拔萃了,可能也只有弗拉基米尔比要更高一些!”
  
      谢列平口中的弗拉基米尔,是现在的共青团第一书记谢米恰斯内,谢列平的交际面非常广,遍及政府、宣传、机关和安全系统。众所周知谢列平不是非常喜欢年龄太大的干部,所以他的朋友要么和自己是同龄人,要么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
  
      “还是在领导的身边容易升职啊,我在柏林这么长时间还不如在第一书记前面几天好使!”谢洛夫行动证明谢列平的判断一点错都没有,光速般的坐在沙发上,还不忘了换了一个姿势,总用一种姿势有些累。
  
      谢列平不以为意的嘿嘿两声道,“有什么事情的话赶紧提前处理吧,第一书记同志觉得你这次的保卫工作做的非常好,九月份访美的时候已经决定带上你了!”
  
      九月份?两个月后?谢洛夫一副便秘的样子道,“可九月份我们要在布加勒斯特开会,这次大会是非常重要的,我已经设计了很久!而且我还有些事情要去民主德国!”
  
      “去民主德国和法国殖民者谈谈能为阿尔及利亚出多少钱?”谢列平拿杯水润润喉咙,微微额首道,“你以为这个克格勃副主席是白来的么?已经决定你跟随代表团访美了,那就不能改变,至于布加勒斯特情报大会,我会通知罗马尼亚内务部部长伊利塞斯库同志延期一个月在十月份召开!再说了你认为布加勒斯特大会重要还是总书记访美重要?”
  
      “好了,当我没说!”谢列平直接岔开话题,因为谢洛夫的表情非常明显的能看出来,他认为布加勒斯特大会更加重要一些。
  
      谢洛夫当然认为布加勒斯特大会更加重要一些,为了这次的大会他已经谋划了很久,哪有闲心去美国看两群敌意满满的家伙在哪里假装友好?更何况他还刚刚就看完了一次,结果又来?
  
      本来因为去柏林一趟,让谢洛夫下半年的日程就非常紧张,这次又要出国?“老书记,你知道我的工作安排已经非常紧张,而且又多出来了两个总局的工作!其实我建议可以换一个总局局长出国!”谢洛夫小心的提议道。
  
      “我想更加直接一点,直接让克格勃副主席的位置给别人更好一些,这样你的压力就没有这么大了,你毕竟是我从阿塞拜疆带出来的,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确实有些不好!”谢列平一副非常为了部下考虑的样子思考道,“你觉得五局局长阿厉克赛接任克格勃副主席的位置是不是更加合适一些?”
  
      “不行,年轻人还是要多为了组织分担工作,再说我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谢洛夫马上站起来收拾东西道,“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我要去安排工作了,必须提前把军事管理总局的工作安排好,不然访美我还是不放心……”
  
      “说白了,就是舍不得!”谢列平对着准备离开克格勃总部的谢洛夫冷嘲热讽,他可是太了解自己的部下了,从在阿塞拜疆到现在,谢洛夫几乎只要看见得利的地方不用人说就往上冲,反过来就像是一直冬眠的熊,不被猎枪指着绝对不会醒。
  
      明明就是好吃懒做的典范,结果这家伙一路高升,娶了共青团之花,现在走到了克格勃副主席的位置上。不得不承认谢列平也是喜欢谢洛夫这种性格,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这和他本人非常相似。换成别人早从克格勃踢出去了。
  
      “去秘密警察总局!”坐上轿车的谢洛夫吩咐一句就在后面闭目养神,他当然是兴奋的,现在他终于到了克格勃副主席的职位,虽然目前只是排名第九,但只是座次的顺序而已,上面只剩下克格勃主席谢列平和两个第一副主席。
  
      今明两年谢洛夫要意大利建厂推出设计新颖的产品,什么老虎机、赌场、传销、诈骗集团这种东西终究不是正道,方便面厂也只不过是小道,在克格勃的支持下、赫鲁晓夫的默许下大规模的形成厂区,解决克格勃的资金问题才是谢洛夫想要的,只要完成财政自给的目标,克格勃就是出笼的猛虎,挣开锁链的巨龙,再有什么规章制度也无法限制住克格勃的膨胀,不但可以恢复到贝利亚时期的内务部巅峰实力,长远来看还要比内务部更强。
  
      当然目前谢洛夫还是一个总局局长,普通的副主席只是个名号,他并不比其他总局局长要厉害。
  
      时间不长谢洛夫就进入了秘密警察总局的总部,开始进行常规工作蹭饭!胡吃海塞的谢洛夫用一种造反有理的态度道,“军事管理总局的经费紧张,我身为局长也应该起个带头作用!”
  
      “是啊,发展的过程中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的哲学就是你自己发展,然后别人付出代价,你的思维更加适合殖民时代!”阿厉克赛中将耷拉着眼皮,全当自己对面是一团空气,哪个总局局长的办公室没被谢洛夫当过食堂?人家掌控着克格勃的海外资金,这笔钱发挥的作用不比中央财政作用小,谁敢不服?
  
      “嗯,好!已经运到阿塞拜疆了?三百名五岁不到的孩子?照顾好这些孩子送到奥斯托纳亚,直接交给那里的部队就行了!”阿厉克赛接电话的声音直接让谢洛夫耳朵竖起来,等到挂了电话才说道,“奥斯托纳亚?什么时候你们秘密警察总局也插手特工城的工作了?”
  
      “我们只是负责运送,谁说我们插手了?”阿厉克赛坐在桌子上面对着谢洛夫道,“孩子是从西奈半岛、伊拉克买的!你输出革命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这些孩子?不是我们克格勃的情报人员这些孩子的命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这是民主的阵痛,你不懂!”谢洛夫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道,“只要最后是民主胜利了,哪怕是把血流干了也是值得的,民主的口号可以当做饭吃也可以当做水喝!我们不做美国人就会做,与其等着美国人策划杀我们的外国同志,还不如我们先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