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04章 喂猪能挣到钱吗

第004章 喂猪能挣到钱吗

    距离海岸一公里,一片野营地,野战帐篷一顶接着一顶,搭得比砖砌的都有整齐,营地还搭建了就地取材的简易的大门,门框上挂着红色横幅,上书:保家卫国英雄营。
  
      进去就是一大块空地,居中竖着三面迎风飘扬的旗帜,国旗、军旗、营旗。旗杆下,一群大头兵坐在草地上,背后的战斗背囊早就脱下当了靠背,个个歪逼斜吊吊儿郎当的叼着烟吹着牛逼。
  
      猛士车从水泥路那边拐进来,在营地门外刹住,带起一阵灰尘。老兵老**们斜着眼睛看过去,轻蔑地笑:“看,警卫营的破烂。”
  
      第9旅没有装备猛士车,这种新型高机动车对军队来说,还是新鲜的装备,自然是优先装备特种部队侦察部队包括警卫部队这些特殊的勤务部队。他们这些低廉炮灰,也就只有眼馋的份,当然,表面上是肯定不屑的。
  
      老**们就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起来,当前这段时间以及即将进入的这些时间,是这些肩膀上大多挂着上等兵军衔的大头兵们最有底气肆无忌惮的时候——为国为民尽义务的时间就要结束了,老子们是时候“肆无忌惮”一下下了。
  
      李牧肋下夹着凯夫拉钢盔,右手提着漆面都要磨光了的81-1式突击步枪,跳下车,即便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但着装不乱,战斗背囊依然妥妥地背着。随即下来的勇士和大郎,都不可避免地放松了下来,步枪就那么随便地挂在肩膀上,一手拎着脏兮兮的战斗背囊。
  
      看见李牧的时候,横七竖八半躺在旗杆下侃大山看晴朗天空的老**们都下意识地稍稍坐直了起来,有几个更是急忙爬起来,拍干净屁股。但是无一例外的都事纷纷赶紧的把嘴巴上叼着的烟取下来,免得显得自己太**。
  
      “李牧班长。”
  
      坐得稍远些的几个列兵站直了问好。
  
      李牧向大家点点头,目光多些在那些同为上等兵的兵身上停留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径直走向帐篷。
  
      毫无疑问,兵们对李牧的态度是令人吃惊的。同为上等兵,看上去其他上等兵面对李牧,却比面对连排长的压力还要大上一些。要知道,旗杆下的这些兵,大多数都不是李牧所在的二排的,而是一排的人。
  
      “林雨,李牧这是怎么了?”一黑脸上等兵问走过来的勇士。
  
      勇士只是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从旁边走了过去。黑脸上等兵就更加纳闷了,又问走在最后的大郎,“石磊,什么情况啊这是?”
  
      大郎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在帐篷前面卸装的李牧和林雨,扫了眼这些一排的兵,却是问,“你们在这干什么?”
  
      方才那黑脸上等兵耸了耸肩,指了指朝阳,“晒晒太阳,等连干们开完会回来挨叼。回家前还要挨顿叼,不过还好,这苦逼的生活快结束了。”
  
      大郎用看****一样的目光又扫了他们一眼,说,“我们班代一枪击毙了红军指挥官,这事儿你们不知道?”
  
      “啥意思,这演习都结束了……”黑脸上等兵没说下去,眼睛已经瞪得如牛眼一般大,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无知的人类。”
  
      大郎摇头晃脑地走开去,留下一地下巴都要掉地上的一排大头兵们。
  
      “不能够吧?五班长击毙了红军指挥官?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次红军的指挥官是军长亲自担任,不可能!”有兵不相信地说道。
  
      马上就有人说:“五班长枪法那么牛逼,也有可能啊!不过,警卫营那帮孙子也不是吃干饭的,没那么容易得手吧?”
  
      “咦,刚才是警卫营的人送他们回来的,莫非,石磊说的是真的?”
  
      顿时就七嘴八舌地热烈讨论起来。
  
      黑脸上等兵看了眼二排的帐篷那边,李牧已经把身上的装备都卸了下来,拿着水壶在那咕噜噜地喝水,他心里暗暗说了一句:就算击毙了红军指挥官也没什么卵用,刚刚挨了处分,只怕优秀士兵都混不来一个回家,别奢想三等功了。
  
      “有特么什么好争的,一会儿连长他们回来不都清楚了!”黑脸上等兵看见各执己见的双方吵了起来,怒道了一句。
  
      兵们这才收了声音,不时的嘀咕几句,继续晒太阳。
  
      那边,李牧对林雨说,“把油布拿出来,准备擦枪。”
  
      正在脱装备的大郎一听,又是一句牢骚:“班代,这马上就要退伍了,你就别整得这么积极了,一会儿全连肯定会组织擦枪的。”
  
      “在位一分钟,干好六十秒!”林雨瞪了他一眼,把油布纱布枪油小板凳什么的抱了出来,就在帐篷前面铺了开去,把三人的枪支都拎过去,开始擦枪。
  
      大郎哼了一声,“就特么你觉悟高。”
  
      早已经习惯了大郎那张碎嘴的李牧就当没听到,对他说,“你去问问,咱们二排的人干嘛去了。”
  
      营地里只有一个一排在,二排三排人影都没一个,连队干部和大部分士官也都不见踪影,不知道都干什么去了,因此李牧觉得奇怪。
  
      “我顺道去买包烟。”大郎说。
  
      “三分钟。”李牧说。
  
      大郎立马的撒开腿就跑,其他班长的话他打点折扣没什么好怵的,但李牧的说三分钟,他就不敢三分零一秒回来。
  
      能够在整个连队的新兵老兵里面有这么强大的威慑力,恐怕李牧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然而,没有谁会羡慕他,因为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至少在兵们眼中是巨大的代价。
  
      “班代,其实我也想问和石磊同样的问题。”林雨一边娴熟地把95式步枪拆成了零部件状态,一边说。
  
      李牧拿起自己的81-1式突击步枪,咔嚓地卸下弹夹,说,“什么问题?”
  
      “回家了你打算做什么?我想跟你一块儿干。”林雨说。
  
      笑了笑,李牧说道,“你连我打算做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跟我一块儿干。”
  
      “这不是问你嘛。”林雨说。
  
      摇了摇头,李牧说道,“暂时还没确定,能做什么呢?养猪?嗯,这倒是一条好路子,术业有专攻,我强项。”
  
      林雨顿时无语起来,满脑袋的黑线,自然而然的,他就想起了去年李牧被派去喂猪的那件事情。
  
      当时,李牧代表集团军参加了军区的精确射手竞赛勇夺第一,开大会给他颁奖的时候,好多人都对这位更像读书人的射手感到好奇,而9旅2营的官兵们一般都会昂了昂下巴,拍了拍胸脯,满不在乎地说:“他啊,就是我们五连一个喂猪的。”
  
      “喂猪的”,就传了开去。
  
      林雨悠悠地问:“班代,养猪能挣到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