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11章 枪响了!

第011章 枪响了!

    心跳随着距离的拉近而加速,饶是李牧是五连中当之无愧的胆大包天的人,此时也不由的出现紧张的情绪。训练场也好演习场也罢,再残酷也不能最大程度说明什么,毕竟那是都是“假装”。
  
      李牧之所以对于连长透露说会为他申报二等功,以表彰他在演习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小时里的出色表现,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便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做的那些都不算什么。
  
      如果亲手俘获逃犯,或者击毙逃犯,意义显然就不一样了。
  
      在大头兵们的眼中,“逃犯”这个概念非常的模糊,他们眼中只有“战友”和“敌人”。所有需要枪口对过去的都是敌人,不管是违法犯罪的逃犯还是侵略国土的职业军人。
  
      毕竟大头兵们从根本上来说,是国家训练出来的战争机器,是为了遏制战争而存在的非正常人类。
  
      李牧心里在想,也许石磊也是这种感觉。
  
      两个目标逐渐靠近,已经摸到了距离李牧只有三四米的地方。
  
      李牧深深地提了一口气,眼睛睁的大大的,仿佛要刺穿眼前的黑暗看到最清晰。
  
      “哥,咱身上的钱花得也差不多了,要不跑厦门去再弄一笔,反正离着也不远。”那个年轻的声音就像是在李牧耳边响起。
  
      李牧不再犹豫,双手撑着地面,猛然跃起!
  
      心碎的声音!
  
      是心脏被骤然剧烈急速跳动差点震碎了的声音,让两个逃犯在0。37秒之内飙出了一身冷汗!
  
      试想一下,在你完全没有意识的时候,突然在你身边不到一米的地方突然蹦出来一个东西,你的心脏会怎么样?心脏不好的妥妥的可以被吓死过去!
  
      几乎是在李牧发动0。5秒之后,石磊也扑了过来!
  
      终究是相处了两年的弟兄,配合意识默契无比。
  
      那个沙哑声正准备回答的当口,嘴巴张开喉结刚开始准备蠕动声带就在发出声音的那一个瞬间,李牧就到了!
  
      李牧根本没有多想,甚至都没有想到学过的擒拿格斗招式。完全是下意识的、面对当前环境身体反应机能所自觉做出的动作,也就是所谓的炉火纯青。
  
      一个锁喉出去,李牧的动作看上去有些暧昧,扑下去之后就把沙哑声的那个给抱住了,锁住了他的脖子。即便看不清楚人长什么模样,但是根据刚才说话的声音位置判断,李牧选择了最危险的沙哑声。
  
      锁住沙哑声的瞬间,李牧才发现此人并非等闲之辈,反应十分的迅速。马上感觉到了沙哑声双手扣住了他的手臂,强大的反向力量作用过来。
  
      李牧没有任何过多的思考,快速腾出一只手来,凭借着直觉顺着沙哑声的右胳膊就摸了下去,一把擒住了沙哑声右手里的手枪,猛然使劲,“咔嚓”的一声脆响,居然生生的把沙哑声的右手腕给掰断了!手枪掉落在堑壕里!
  
      几乎同时,石磊扑在了年轻声音的身上,动作非常的迅速,甚至有些过重了!他居然一下子把另一个年轻的逃犯给扑倒在堑壕里面!
  
      “啊!”
  
      “啊!”
  
      两声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大约0。7秒之后,又一声绵长的惨叫响彻山林——啊!!!
  
      伴随着响起的还有两声几乎同步的关节脱落骨头摩擦发出的脆响,李牧生生的把沙哑声的两只胳膊给扭了下来!
  
      石磊更狠!
  
      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石磊用力完全没有分寸,他只知道把所学的每一个招数用最大的力气使出来。当他把那个稍微年轻点的逃犯扑倒在堑壕里之后,一个掐脖跪裆就下去了。
  
      当石磊的右膝盖狠狠地跪在了逃犯的裆部,一声更加凄惨的惨叫声响彻云霄——“嗷……!!!”
  
      “别动!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缴枪不杀!”
  
      石磊喊出了这四个字。
  
      俩逃犯顿时蔫了。
  
      想反抗也没那么能力了,一个双臂个扭脱臼,一个被死死摁在堑壕里膝盖跪在了最脆弱的裆部。基本上死鱼两条了。
  
      耗时极其短暂,如果有人在边上掐着秒表计算,从发动到制服目标,李牧只耗时0。97秒,而石磊即便慢上一些也顶多花了1。2秒左右。
  
      两个高度集中精神浑身神经和肌肉都绷得紧紧的钢铁军人可绝对不是心里有什么“不是审判者”的概念,他们出手的目的就是消灭敌人。
  
      李牧和石磊好歹能够扭住指令,没有要他们的命。常人是不能够理解被玩死里训练出来的军人的思想的,在他们的脑子里,永远没有手下留情一说。
  
      因为在战场上,对敌人的留情,就是对自己的绝情!
  
      李牧终于松出了一口气,有惊无险,如果没有高度集中力量,恐怕刚才就让目标给挣脱了,目标的力气出乎预料的大。
  
      拽着目标起来,李牧对石磊说,“把他们弄上去。”
  
      于是,两人一个人一个,把依然在惨叫不断的逃犯给弄上了堑壕。那边,林雨看见这边得手,连忙爬起来,持着95式自动步枪枪口对准着逃犯,慢慢地走过来。
  
      忽然,李牧心里掠过一丝不安,那丝诡异的不安非常的短暂,一闪而逝,然而已经足够让李牧意识到什么——方才出现过的蛙叫声!
  
      两名逃犯一直待在一起,用得着画蛇添足用蛙叫声进行联络吗?!
  
      显然绝对不可能!
  
      有第三个人!
  
      “林雨小心!”
  
      就在李牧喊出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枪响了——砰!!!
  
      清脆的枪声悠长地回荡着。
  
      而在枪响之前,李牧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放开了手里的逃犯,快速去拽背在身后的95式自动步枪,但是他才刚刚瞄准过去,枪声已经响了起来!
  
      林雨表情呆滞地站在堑壕边沿那里,他爬上来刚刚站稳,枪口指向李牧这个方向,实际上却是越过李牧,指向了李牧同样面向的黑暗的那边。
  
      空气仿佛凝固让回忆结成冰,连那两个逃犯都忘记了呻吟,都惊愕地看向黑暗的那边。
  
      林雨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下意识地低头看自己的身体,随即缓缓抬起头,再一次望向前去,喊了李牧一句:“班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