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14章 在位一分钟干好六十...

第014章 在位一分钟干好六十...

    “口令?”
  
      “夜黑风高!回令?”
  
      “保家卫国!”
  
      “连长。”
  
      “连长。”
  
      李牧和石磊从公路沟里冒出来,低声打招呼。当然也是早就习惯了奇葩的口令,试问夜黑风高和保家卫国有个毛线关系呢?非要扯上关系,那也并非不可。
  
      “位置选的不错。”徐岩走过来,说了一句。
  
      石磊尴尬地笑了笑,幸好黑漆马虎的徐岩没看见。李牧倒是笑了笑,一口白牙在淡淡月光下越发白了。
  
      “怎么样?亲手逮住了杀人犯,感觉如何?”徐岩站定,微笑地问道。
  
      石磊半天憋出一个字:“爽!”
  
      徐岩笑了笑,看向李牧。
  
      李牧说道:“有点儿保家卫国的感觉。”
  
      “嗯。”徐岩的语气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反倒是有些沉重,“和平时代的军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李牧于是知道,连长大人马上就要进入指导员这个角色了。也许李牧用屁股都能想得到,白天接连发生了两件可以说是让连长在全旅几千号人面前扬眉吐气的大事情,连长是妥妥的失眠了。
  
      虽败犹荣的演习,在最后一个小时,李牧给了他一个击毙红军最高指挥官的战果,作为全旅资格最老的连长,徐岩是应该扬眉吐气。因为,资格最老,同时也意味着前途渺茫。
  
      战鼓的余音还在,又遭遇突发事件,又是李牧下,给了他一个悉数捕获亡命徒的战果。徐岩甚至都能够想象得到,地方公安机关会如何的向部队感激涕零。
  
      明年年中,若不能晋升,等着徐岩的,就只有转业。
  
      然而很有卵用的是,今天的这两件事情,徐岩就是想要转业,上级机关也不会放人。军队极度需要人才,尤其是有丰富经验的中级指挥员——徐岩再往上走,就面临着跨过中级指挥员的门槛了。
  
      “李牧,你来一下。”徐岩说了一句,走到一边去。
  
      这是李牧没有料到的,他预估到连长可能会找自己谈话,也许会是在返回营区后,但是没有想到徐岩也有等不到天亮的时候。
  
      谈些什么,李牧觉得自己心里是有数的。他用眼神示意石磊坚守岗位,调整了下挂在脖子上的枪背带,举步走过去。
  
      两人走到了营地小操场旗杆下站定,而徐岩是摆出了谈心的架势的。
  
      徐岩毕竟是军事干部,即使他曾经在指导员这个岗位上工作过。他要谈的第一个话题,在李牧的预料之中。
  
      “打完演习回去,本年度的工作就基本上算结束了。”徐岩开口说道,“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在位一分钟,干好六十秒。”李牧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
  
      徐岩冷哼一声,“别在这跟我唱高调,我也没问你这些。”
  
      “连长请明示。”李牧笑着说。
  
      “跟我讲讲,回家了打算做什么。”徐岩说。
  
      李牧嘴角抽了抽,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连长要是直接开口问自己要不要留队,那才是奇了怪了。
  
      “我们那有政策,退伍兵可以再次参加普通高考,能考上大学的话,学杂费全免,我想去上个大学。”李牧说,他心里的确不是这么想的,只是在装逼。
  
      要知道,两年激荡飞扬的军旅生活过后,李牧倘若尚且依然能够静下来做学问,那才叫见了鬼了。
  
      徐岩信了他才有鬼,自然是妥妥的不会往心里去。他回想着指导员说的话,还是有些有犹豫,这个时候和李牧谈,是不是最合适的。
  
      李牧却是想了想,继续说,“有了三等功,能加25分好像,但是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毕竟挺长时间没有接触课本了。”
  
      “三等功?”徐岩却是我微微楞了一下,说,“怎么,认为连队不会给你报二等功?我是说话不算话的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牧说,“能有个三等功我就偷着乐去了,本来以为连个优秀士兵都混不上的。”
  
      “那你可没猜错,你差点就连优秀士兵都不够格。”徐岩说道,也是一下子就想起了李牧踢坏了连部保密柜的那档子事情。
  
      “没想到你小子临到头爆发了一下子,军长是对你赞赏有加的。”徐岩不无自豪地说。
  
      “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们五连战斗力的逼格。”李牧说。
  
      徐岩斥了一句,“放屁。警侦营不是吃素的,人家的训练强度比之咱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大很大一部分人是从那里挑过去的。你不要沾沾自喜,首长表扬的重点在你们五班体现出了至死方休的战斗精神,不是战斗力。”
  
      “连长,战斗精神是最强大的战斗力,这话你经常讲。”李牧说。
  
      徐岩不说话了,像李牧这种带着痞气的兵,尤其当了代理班长,尤其是在即将退役的时候,天王老子都不会惧怕,更不会再有什么“不敢那么和连长说话”之类的顾虑了。
  
      一个多月后,军衔一摘帽子一脱,爱谁谁,老子天下第二。
  
      到时候别说连长了,就是很喜欢跑到军列上给老兵们送行的大头旅长,若是见着了,先上去拽住来个自拍再说。回到了家跟朋友同学们喝酒吹牛逼的时候就可以秀出来:喏,我们旅长大头,级别跟xx市市长一样,大校军衔,牛逼得很呢!
  
      “怎么觉得自己拿不了二等功?”徐岩话题转回来,问道。
  
      李牧想了想,说,“我也是猜的。其实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埋伏,狙击,突击,咱们平常训练得最多的战术。而且,击毙红军指挥官不等于摧毁了红军指挥所。所以我感觉如果能有个三等功,就已经是非常的很不错了。”
  
      徐岩微微地笑着,深深地看了一眼李牧,颇有深意地问道,“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呃。”李牧揉了揉鼻子,习惯性地整理了一下枪背带。
  
      这般模样,一般就说明他嘴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了。
  
      徐岩是李牧的唯一一任连长,显然很了解他。李牧是没办法瞒得过徐岩的眼睛。
  
      李牧不能说:因为后面出现了协助警方成功抓捕持枪逃犯,并且林雨在过程中表现突出击毙了一名逃犯,此事和前面的演习自己的表现放在一起一比较,高下马上就出来了——一等功几乎不可能,所以,林雨二等功的话,李牧就只能拿三等功。
  
      关键是要看连队报上去,是以谁为主!
  
      这就是李牧为什么即便知道徐岩不相信,也打死不说真话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