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16章 当时就一脚上去

第016章 当时就一脚上去

    兵们都疲了,不过好在,马上就能回到营区了,兵们暗暗的给自己打了打气,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标准进行着撤离工作。○
  
      李牧的五班,所谓的猎户小队在本场演习末尾的惊艳表现没有让天气有什么变化,该降温降温,该刮风刮风。但是李牧他们仨击毙活捉逃犯这件事情,却是在极短的时间里传遍了整个部队,为其他兵们津津乐道。
  
      “李牧是谁?喏,那个背着两支枪的就是,一支95式一支八一杠。就他打死的逃犯。”
  
      “不是他,是他班里的一名战士。”
  
      一营那边过来一队兵,都肩扛手提着各种垃圾废品,全部集中在一处,由专门的车辆运走销毁。经过二营五连的营地,自然是指指点点讨论起来。
  
      关于是谁打死的逃犯,传着传着都变了样儿,林雨打死的逃犯,变成了李牧打死的逃犯。持不同看法的自然就争论了起来。
  
      石磊抬眼扫了过来,说道,“二连那帮孙子在说咱们呢。”
  
      微微眯了眯眼睛,李牧看了眼,没错儿,是死对头二连,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林雨倒是说了一句:“你还不让人说两句。再说了,他们羡慕都没地方羡慕去。”
  
      “听说演习的最后阶段,二连的人跟红军起冲突了?”一营二连的人已经走远,石磊的目光还跟着人家的背影走,问了一句。
  
      “嗯,我也听说了。”林雨一遍平整着营地,一边说,“c旅那帮家伙太野蛮了,用砍刀吓唬二连的人。你说二连那帮孙子是能被破砍柴刀吓住的吗,当时就打起来了,砸坏了好几辆猛士的大灯。”
  
      石磊斜着眼看了林雨一眼,说,“我怎么发现,林雨你一旦说起这样的事情,就特别的顺溜。你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你大爷。”林雨说,“事实本来如此,我只是照着说一遍。”
  
      “啧啧,这立功了之后就是不一样,都你大爷了。”石磊阴阳怪气地说,“林雨啊,你数一下今天之前你讲过几句粗话,我反正极少听见。”
  
      那边,李牧走过来,抬腿就一脚踹在石磊的屁股上,石磊一个不注意,被踹翻在沙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就特么你废话多。”李牧瞪了他一眼,朝林雨打了个手势,两人就扛着大锹走了。
  
      石磊急忙喊着爬起来,“等等我……”
  
      各个营地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兵们像蚂蚁一样再次出现并且散开奔向各自岗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全副武装。
  
      就在刚才,兵们花了约莫十分钟,把百分之九十的物资装备装上了东风大卡,事实上十分钟的时间,是让领导很不满意的,但是,鉴于当前的军民关系,撤离工作要做到最仔细,就必须得多花点时间。
  
      按照上车次序,首先是公用物资器材,然后是个人物品,最后是人员。刷刷的几下完成了最后的工作,连队值班员开始集合全连大头兵。
  
      “五连的!集合!!!”
  
      李牧紧了紧背囊,把95式自动步枪挂在脖子上,开始召唤部队集合。今天他是值班员,通常比较重大的军事行动当天,连队都会安排相对得力的干部骨干担任连队值班员。
  
      五连这一点相对特别一些,因为他们的值班员是上等兵。
  
      各排值班员开始整队,呵斥着动作稍慢的兵,声音彼起此伏。
  
      “一排集合完毕!应到实到xx人!”
  
      “二排集合完毕!应到实到17人!”
  
      “三排集合完毕!应到实到xx人!”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干脆利落的口令声从李牧那有些开裂的嘴唇之间吐出来,五连的兵们没有一个敢对此掉以轻心,肾上腺素都在快速地分泌着,用最高标准的动作回应着李牧的口令。
  
      兵们是很怕李牧的,很多人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情是——之前三排有个班长平时不大爽李牧,李牧连值集合整队的是他动作有点应付式的意思。
  
      “你猜怎么着?”石磊低声得意地对身边的炮兵团反坦克连的上士班长说。
  
      这会儿,五连的兵们已经登车了,屁股坐在自己的背囊上面,开始悄悄地聊天吹牛,坐等车队出发。石磊就跟配属五连的炮兵团反坦克连的人低声说起了李牧的一些牛逼的往事。
  
      “怎么着?”那上士班长特别的好奇,上等兵班长、上等兵连队值班员,本身就是一个特别有故事的点。他可是知道3旅对兵员素质的要求是有多高的,尤其是骨干。
  
      石磊颇为骄傲地微微昂了昂头,低声说,“咱们班代二话不说当时就是一脚,直接一个箭步过去,抬腿就给了三排那个第四年的一脚,抡起拳头就开干,其他班长拉都拉不住!”
  
      “不是吧,这么吊。”那上士班长吃惊地张大嘴巴。
  
      “嘿嘿,更吊的是,后来连长虽然都批评了,但是谁都听得出,主要还是批评三排那个第四年的。为啥?队列纪律不好呗。切,第四年又怎么样,在队列里就要遵守纪律把动作做标准,不管是谁。你说对吧,老班长。”
  
      那上士点点头,“的确如此……”
  
      石磊抬眼的时间,看见在车屁股后面等待命令的李牧扭头扫视过来,嘴角不禁微微抽了抽,嘿嘿地笑了笑,不敢再跟人嚼班代的舌头了。
  
      营部下达命令了,各连队值班员开始上车。
  
      李牧才把背囊扔上车厢,坐在车尾部的几个兵赶紧的接住,准备把李牧拽上去。这时,徐岩走过来,挥了挥手,对李牧说道,“李牧!”
  
      “到!”李牧放下蹬在脚踏,转身立正。
  
      “你去带车!”徐岩说完,就大步走去,不一会儿就上了自己带的那辆连部的东风大卡。
  
      李牧也没犹豫,指了指车尾部两边的兵,说,“把安全带拉上,注意安全!”
  
      “是!放心吧五班长!”俩兵嬉皮笑脸地答应着。
  
      不一会儿,营长统一下令,二营所有车辆几乎同时启动,东风大卡车头的那台康明斯柴油发动机顿时有节奏地响着有力的哒哒哒声音,营地的道路、空地、交通道都沸腾起来。
  
      车队出发,头车轰鸣着开始前行,而到最后一辆开始挂档前进,这期间几乎有个两分钟的间隔,由此可见车队的规模有多么的庞大。
  
      部队出动的场面,很难用文字来描述出那种热血沸腾的场面,然而我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