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23章 熊副发飙

第023章 熊副发飙

readx();    石磊算好了时间,约莫五分钟后,他便走了出去。
  
      五分钟之内谈不拢,五个小时也白搭——他太清楚班里几个弟兄的脾性了。
  
      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尽管他是倾向于林雨,但他也不希望看到他们俩闹得很僵。两年以来的相处,也只有局中人才能体会那份难得可贵的战友情兄弟情。任何破坏这种感觉的行为言语,都被大家所抵触。
  
      让他松一口气同时感到惊讶的是,当他走出厕所,看到的是林雨和耿帅乐呵呵地笑着,显然刚刚结束上一话题。
  
      “磊子拉完了,走,该集合了。”耿帅说着,示意林雨把烟头给他,林雨却是摇摇头,接过他手里的烟头,走进厕所扔茅坑里面去。
  
      三人这才齐齐走出去,于是李牧便看到了一派祥和的那一幕。
  
      “有问题。”赵一云果断地吐出三个字。
  
      李牧扫了他一眼,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哨子,尖锐的哨声响起,五连所有人都猛地站了起来,目光放过来。
  
      “五连的!继续训练!”
  
      作为连队值班员,李牧下达了继续训练的口令。
  
      回头看自己的五班,除了赵一云,其他仨的表情都怪异得很。饶是李牧再怎么想破脑袋,也搞不明白,怎么林雨和耿帅就忽然的好得恨不得穿一条内裤了呢?这俩货私下里谈了些什么?
  
      目光扫过石磊,李牧暗暗想着,晚上得找个时间好好问问石磊,到底什么情况。
  
      却说这一帮老兵一边盼着退伍一边一丝不苟地搞着队列的时候,徐岩也到了大营指挥组那边,和熊副见了面。dudu1();
  
      熊副旅长是老领导了,老政委走了之后,就他的资格最老了,旅长政委都是调过来不到两年的“新同志”。本身分管作训的熊副在基层干部当中威望就很高。有小道消息称,熊副年内会转业到地方。
  
      “报告!”
  
      徐岩站在门口
  
      “来了啊,进来。”熊副是姓如其人的,虎背熊腰,声音特别的洪亮,很多基层干部对熊副的第一印象就是,开会讲话他经常不用麦克风。
  
      但他不是北方人。
  
      “熊副。”徐岩这才走进去,办公桌面前站定。
  
      这个办公室非常的简陋,简陋得让人不敢相信。
  
      这不是个案,而是整个指挥组大楼都是这般款式。好多年前,这里是旅部机关的所在,而自从旅部机关搬到了五十公里外的某镇之后,这里就基本上荒废了。随着这边被重新规划为大营区,这栋二层破旧楼房就成了指挥组的办公驻地。
  
      这个指挥组是个临时机构,职能就是负责上传下达,管理整个营区,是不在编制之内的。
  
      大营区集中了第3旅的所有步兵营,是第3旅几个营区中最大的一个营区。以工作周为期,时刻保持有一位旅部首长在指挥组值班,比如副旅长、副政委,或者是四大部的三长一主任。
  
      本周熊副是指挥组的值班首长,确切地说,一直到所有的老兵全部吃完滚蛋饺子退出现役离开营区,大营区的值班首长都是他。这是旅部为了确保老兵退伍期间安全无事做出的特别安排。
  
      “坐!”dudu2();
  
      熊副拿手一指,拿出烟来点了根抽起来。
  
      徐岩坐下,腰板挺得直直的。若是面对其他首长,是可以稍微放松些的,但是面对熊副,那最好有板有眼做到位。
  
      “怎么样,演习打完了,连队的情绪怎么样,年终总结搞得怎么样?”熊副微笑着问。
  
      “部队情绪很好,当前正在按照司令部的指示主要进行队列和体能训练,同时落实政治部关于加强老兵思想教育指示文件精神。”徐岩一本正经地回答,“首长,我连正在抓紧进行年终总结,目前正在进行连队年终总结。”
  
      “嗯。”熊副点点头,这个时候所有的基层连队都在做差不多的工作,这么问,只是习惯性的打开话题罢了。
  
      直来直去才是熊副的性格,果然,他说道,“集团军把新型步兵的试验放在了我们旅,旅里面决定放在二营。”
  
      指了指徐岩,熊副笑道,“很快就会有正式的命令。你啊,就不要想着转业了,旅里面不会批。老老实实地接着奉献吧。”
  
      徐岩尴尬地说道,“首长,我的心还是在部队的。”
  
      “二营是老275团的底子,我记得你也是275团出来的。”熊副说。
  
      “是的首长,上军校之前,我就是275团2营5连的兵。”徐岩回答,恍惚之间想起了十几年前那场大裁军大整编。
  
      “老兵了。”熊副很感慨,因为他是275团最后一任团长,刚上任,部队就要被改编,他也就成了275团任期最短的团长!
  
      很多人都觉得,熊副特别的偏重二营,因为熊副就是老275团出身的,事实上,的确如此。dudu3();
  
      谁没有个亲疏远近,哪儿哪儿都有。
  
      徐岩似乎听出了熊副别的意思,他嘴里的“老兵”的含义,估计没那么简单。
  
      果然,尽管到了副师职干部这样的高位,熊副的脾性还是一点儿也没变。他磕了磕烟灰,问道,“你对管理二营有什么看法?”
  
      闻言,徐岩情绪复杂感慨万千。
  
      他也是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旅部那边传言,说自己会升任营长。大概是演习到了尾声的时候。实际上徐岩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转业的,他也一直在联系地方的接收单位。这不能为国尽忠了,就努力找个好单位为家庭担当吧。(ww.&#46
  
      消息传出,所以徐岩也是半信半疑的,直到熊副明确地讲出来,他才敢相信的确有这样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部队在干部年轻化上面的要求是比较严格的,像他这样已经三十二岁的正连职干部,是极少可以获得提升的。要知道,徐岩的顶头上级二营营长才二十六岁!
  
      “首长,我没有什么想法。”徐岩是有些仓促的,接到通知过来说熊副要见他,谈的是留转士官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还有关于自己职务调整这一茬。
  
      “没想法?徐岩啊,我看你是有很多想法。除了你,谁最了解二营。关键时刻,你不要给我掉链子。”熊副说道,“元昊马上要到军事学院进修了,旅里面打算让你来管理二营。”
  
      “老团长。”徐岩苦笑着说,“我实在是没有心理准备。这我都做好准备卷铺盖滚蛋了,突然来这么一下……”
  
      “站起来!”
  
      熊副忽然一阵爆喝!<!--flagd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