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25章 一句话一个人生

第025章 一句话一个人生


  
      好多年前有个兵,有一次站大门岗,军区首长要下来视察,早早的,他和战友们站得笔直目不斜视,胸脯恨不得挺出个罩杯来。△¢小,..o
  
      当时盛夏,营区大门两侧是高大茂密的树木,阴凉非常,常有蚊子飞舞。一只蚊子显然不知道来者手握数十万精兵,大摇大摆地闯入迎接队伍,飞舞一番却是落在了那个兵的脸上。蚊子左右看了看,毫不犹豫地一口叮了下去。
  
      考斯特来了,军长的老陆地巡洋舰在前面打头阵,军长陪着军区首长坐在考斯特里,一众将领下车,旅领导们跟新兵蛋子似的在门口列队,旅长跑步过去报告。
  
      完整的流程,和军衔高低无关。
  
      军区首长早就说了,要走一走看一看。军区首长走起来,后面跟着一众陪同人员,军报记者跑前跑后抓拍各种镜头。走过雕塑一般的哨兵,军区首长忽然站住了脚步,盯着那个兵看。
  
      那个兵看不清楚军区首长长什么样,他的目光平视前方,远处的那棵大树距离地面五米高的树丫上从左往右数第十七片叶子他看得非常的清楚,但是眼前的军区首长,是模糊的。
  
      那个兵紧张起来,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军区首长在自己面前停留,他能感觉到军区首长的目光在自己的脸上审视。难道自己的着装有什么问题?不可能!一个小时前检查了十几遍着装,然后就站着纹丝不动了。
  
      那是因为什么?
  
      那个兵越来越紧张,他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着军区首长的目光汇聚到了自己的脸上。
  
      那个叮在他脸上的蚊子却感觉不到有那么多高级将领在关注着它,它使劲地动了diǎn,那个兵忽然感觉到脸上某一处一阵刺痛然后是强烈的痒感。他就要下意识地抽搐嘴角,但他以极大的毅力控制住了,因为军区首长在盯着他看。
  
      都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明白军区首长为什么停下脚步了——有个蚊子叮在了那个兵的脸上,而那个兵纹丝不动,眼珠子都不曾眨动一下。
  
      “这个兵,不错。”
  
      约莫有两分钟,军区首长伸手去赶走了那个兵脸上的蚊子,然后说了以上那么一句话,随即转身继续“走一走看一看”了。
  
      旅长政委以及一干旅领导记住了那个兵。
  
      第二年,那个兵提干了,第六年,那个兵成了连长,第七年,那个兵成了第3旅名气最大的连队二连的连长。
  
      “那个兵就是现在的一营长刘志宇。”
  
      距离十一diǎn还有两分钟,班长们都让兵们放松下来,准备下课休息开饭,当然,在连队值班员没有下达命令的前提下,兵们只能站着休息,可以放松站。班长就这样和班里的兵面对面地说话。
  
      石磊滔滔不绝地把一营长的老故事又讲了一遍,末了叹了一口气,说,“这都是命啊!”
  
      赵一云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如果用显微镜进行纤维对比,我相信我们的大便是不一样的。”
  
      林雨迷糊了,转脸看着赵一云,“啥意思?”
  
      “还能啥意思,同人不同命呗。”耿帅不屑地说。
  
      “班代,我一直闹不明白,听说一营长素质不咋的啊,怎么这么多年了还平步青云?”石磊压着声音问。
  
      “估计都够不上我们连长的二分之一。”林雨diǎn头附和,同时也表示不理解。
  
      李牧站在队伍前看着他们聊天,本不想说什么,此时不得不扫了石磊和林雨一眼,“谁给你们讲,一营长能力有限的?”
  
      “听说的呗。”石磊耸了耸肩膀。
  
      扯了扯嘴角,李牧说,“像你这样这么有才华军事素质这么牛逼对生活这么有感悟的,说实话,他一个能打三个。”
  
      “吓?”
  
      五班的四个叼老兵就倒抽起凉气来。
  
      “真的假的,班代你开玩笑呢吧,就他那身板,我们林雨一拳一个。”石磊没拿自己来讲,因为他的身材跟人家一营长也是差不多的,就林雨牛高马大了。
  
      其他人正要说话,耿帅忽然低声说:“连长回来了。”
  
      李牧扭头看过去,徐岩从指挥组那个方向走来,看来是刚从指挥组那边回来。他和他的兵都不知道,在他们搞队列训练的时候,徐岩在指挥组和副旅长谈到了他们的去留,也谈到了军首长对他的表扬。
  
      对李牧,军长张宁的话和好多年前那位军区首长指着一营长刘志远的鼻子说的那句话居然惊人的相似。
  
      这个兵,不错。
  
      兵们装模做样地继续训练,李牧看见徐岩走进了营房楼,便掏出哨子吹响,下达指令:“五连的!各排组织带回!”
  
      各排值班员赶紧的集合队伍整队带回。篮球场和营房楼只是隔了个条主干道,走两步就到。各排集中带队回到楼前空地,在通常集合的位置停下,有任务布置任务,没任务就解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方鹤城在连部看旅政治部下发的关于做好年终思想教育工作总结的通知,徐岩大步走进来,吓了方鹤城一跳。
  
      “一惊一乍的有什么好事?”方鹤城放下通知文件,笑道。
  
      徐岩把迷彩帽摘了往桌面上一扔,那边文书金焕明拿起迷彩帽,说,“连长指导员,我去打饭。”
  
      “嗯。”方鹤城说,徐岩diǎn了diǎn头。
  
      金焕明走了之后,徐岩这才说,“有好有坏。”
  
      “别卖关子了,熊副是怎么说的?”方鹤城也是有些心急的,毕竟作为指导员,留转士官这个事情,他是有很大责任的。
  
      “五班的兵,原则上是可以全部留转的,熊副说,军长在会上是diǎn了名的,这个问题解决了。”徐岩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好歹解决了一个问题。
  
      方鹤城眉头却是皱了皱,说,“不好的消息恐怕是名额不能增加呢吧?”
  
      “你猜得也是够准的……”
  
      苦笑了一下,方鹤城说,“这还用猜,军费那么紧张。大的政策如此,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徐岩却是若有所思地缓缓diǎn头说,“我有个同学在总参……这么说,最迟明年,士官编制会大量扩张……”
  
      “我觉得第一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方鹤城思索着说,“五班里只有林雨和耿帅有留转的意向,其他人,尤其是李牧,退役的**是很强烈的。解决了他们的思想问题,这个问题才算是真正的解决。”
  
      徐岩diǎndiǎn头,说,“这是你指导员的工作了。”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