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27章 指导员你想怎么着吧!

第027章 指导员你想怎么着吧!


  
      李牧是给方鹤城叫了去的,吃完午饭,李牧就来到了一楼的指导员房间,方鹤城坐在那看一份材料,一边抽着烟,走过路过的兵们都能看见,五班长挺着腰板坐在指导员面前,两人在说着什么。∑小,..o
  
      方鹤城也谈到了李牧处分的事情。
  
      “你那个警告处分,没有放进档案。”方鹤城说。
  
      李牧顿时吃惊地看着方鹤城。
  
      真是非常的出乎意料,怎么可能呢?
  
      李牧变了一个人似的的原因,除了吴军的牺牲,另一个原因就是挨的处分。干干净净的档案上面多了一个处分,放在谁身上都难受。
  
      然而,方鹤城是不会向李牧解释说,处分的目的是治病救人不是毁人,既然一个观察期可以让你成长,那么又何必在你的档案里留下污diǎn呢?
  
      李牧对指导员是没多少好感的,他崇尚武力,对思想教育没兴趣,甚至还有一些抵触心理。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正是方鹤城当时提出观察期这个想法,先保留处分,如果改过自新了,一切好说,如果不知悔改,那么就放进档案里。放进档案里,处分就是白纸黑字的处分,一辈子都抹不掉。
  
      方鹤城在李牧心中的形象,马上有了改观。李牧在此之前认为,指导员会弄死他的,借着那个处分,因为李牧总是觉得,自己跟指导员尿不到一壶去,跟连长是最亲近。
  
      “我昨天晚上跟你父亲通了电话。”方鹤城的这一句话让李牧大吃一惊,李牧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他。
  
      方鹤城顿了顿,说,“你父亲是个有远见的人,不是你说的一般的普通工人。老实告诉我,你父亲以前是做什么的?”
  
      李牧沉默地低下头,他不想讲。
  
      “你不说,我会亲自问你父亲。”方鹤城说。
  
      抬起头,李牧看着方鹤城,说,“指导员,我爹他上过大学,那大学算是南方地区的名校,学的是农业,很早之前是我们镇上最厉害的庄稼医生,军队结束经商之前,他还是广州军区颁发奖励的十大庄稼医生,奖励了一块儿金表。事业单位开始搞承包之后,他承包了几个门店批发农药化肥,是镇山唯一的批发商,当时挣了很多钱。后来因为一些事情破产了,随即托关系调入了某国企,可惜命运多舛,两年后单位倒闭,他就下岗了。一直在私人工厂打工至今。就这么多了。”
  
      李牧一口气说完,紧紧地闭上嘴巴。
  
      干脆利落,要讲的一字不剩,不想讲的一字不吐,这是李牧到了部队的变化之一,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方鹤城缓缓diǎn头,吴军曾经跟他讲过,李牧的家境非常的寒酸,但是他这个人身上不不一样的特质。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个家道中落的故事。方鹤城也算是半个那个年代的人,他知道垄断一个乡镇的农药化肥供应的利润,并且他查过,李牧家当时所在的那个乡镇是个大乡镇,以农业为主渔业为辅。
  
      老爹是名牌大学出身,尽管方鹤城怀疑,当年李牧的老爹一定是通过工农子弟的身份上的大学,但是大学比较是大学,经历过那种环境的人,终究是和常人不一样的。当年的大学的学术氛围显然不是现如今的大学可以比拟的。
  
      “所以你父亲看事情看得很远,他为了培养你们兄弟二人,费劲了心血。你家里经济最不好的时候,正是你和你弟弟上中学的时期。为了你们兄弟俩,你姐姐初中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如果我没了解错的话,你最后决定参军,最根本的因素是为了让你弟弟上大学呢吧?”方鹤城说。
  
      李牧默然,指导员这个老狐狸显然早就跟地方武装部那边了解过了,什么情况都掌握得很清楚。李牧就干脆更紧地闭着嘴巴,且让指导员表演下去吧。
  
      “你小子小小年纪心机挺深,想得挺多,挺能藏事。”方鹤城说,“我跟你的高中班主任联系过。你小子根本就没参加高考,当时武装部跟你要准考证,你小子说丢了。”
  
      李牧顿时紧张起来。
  
      妈-的,自己的的确确是念完了三年的高中,但是没有参加高考。因为毕业考试实际上就是高考,所以理论上来说自己是没有高中毕业证的。但是高中毕业证这种东西,要弄到手实在简单。自己找了相熟的教务主任说明了情况,五百块钱递过去,搞掂。
  
      再这么说,自己是确确实实完成了学业的,只是缺少一个考试。
  
      这事实际上根本不算事,但是若是有人较真追究起来,那这事就可大可小了。
  
      看着方鹤城,李牧刚刚才对他改观的形象,一下子就没了,心里暗骂,指导员你大爷的,你特娘的什么意思,要搞老子吗?
  
      仿佛看穿了李牧的紧张,方鹤城微微笑了笑,说,“你小子狗胆包天。”
  
      李牧忍不住了,反正要退伍了,草泥马的爱咋的咋的老子不怕你,于是硬邦邦地说:“指导员,你想怎么着吧!”
  
      差不多了,方鹤城心里暗算着,于是说,“我跟你父亲谈过,他希望你留在部队。你肯定知道你父亲的想法。谈话中,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得出,你们兄弟二人,一文一武,他很自豪。哦,你母亲这两年的心情可是很好,身体也好了不少。你肯定很清楚你父母的想法,你留在部队里,他们安心。站在你自己的角度,李牧,你这样的人,我说实话,我是不敢也不愿意放你到社会上去的。”
  
      “我的破坏力太大了么?”李牧扯了扯嘴角问。
  
      “你还不够格。”方鹤城冷笑说,“我和连长只是不希望看着一个好苗子就这样没了。”
  
      说着,方鹤城知道该亮出杀手锏了,他起身走到办公桌那边,打开抽屉拿出一份红头文件,递给李牧,说,“我知道你是个业余的军事专家,你看看这个,全军首支营级新型步兵部队,试diǎn就放在咱们二营。你应该知道所谓的新型步兵部队是什么部队。”
  
      “不是谁都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历史时刻,对于陆军来说,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开端。”
  
      李牧的目光落在文件上之后,眼珠子就动弹不得了。的的确确,方鹤城这个杀手锏一出,让极度热爱军事的李牧心里那个坚定无比的退伍的念头,产生了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