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32章 紧急集合

第032章 紧急集合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李牧回到排房的时候,经过洗漱间门口。因为整个排房大概呈四方样式,门口右手边是宽阔的洗漱间,最里面是厕所,有俩茅坑俩尿多,洗漱间门口可以一眼看到茅坑那里,蹲坑的人只要稍稍探出脑袋也能看得见门外的情况。
  
      经过的时候,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李牧的脚步顿了顿随机又恢复正常,整个过程非常的短暂。他发现厕所里面有人,想要停下脚步看看是谁的时候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随即恢复脚步。于是就出现了以上这样一幕。
  
      无声苦笑着叹了口气,心里默默想着,其实选zé退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也有自身的一些考lǜ……李牧回到自己的床铺那,刚躺上去,就依稀看见耿帅从里面走了出来。
  
      “耿帅,你还没睡。”李牧低声问道。
  
      原来刚才在厕所里撸管的人是耿帅。
  
      “给尿憋醒了。”耿帅说,“班代你咋还不睡?”
  
      “刚刚去跟一班长聊了会儿。”李牧盖上被子,“赶紧的睡吧。”
  
      “是。”
  
      耿帅轻手轻脚爬上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失眠了——他好几个晚上没睡好了,而这跟撸管没有关xì。
  
      心里憋着,说不清楚憋着的是什么。留转士官遇到了挑战?还是在留转这件事情上,班代偏向林雨。是啊,林雨和班代是老乡,相距不够百公里,班代当然会倾向林雨。
  
      自己能如何呢,加上林雨踩了****运击毙了逃犯,听说二等功是绝对跑不了的,那自己更没有优势了。
  
      他心里很烦躁——尽管他和林雨约定,大家都提交申请,连队让谁留就谁留。但大家都知道,这已经意味着自己没有机huì了。优势明显的林雨,毫无yí问是会被优先考lǜ的。
  
      烦躁,怎么一个“烦躁”了得?
  
      一个班是不可能包揽整个排的留转名额的,除非出现极端情况——其余两个班没有人愿yì留队——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也没有发生。
  
      想起一千多公里外的那个村庄,那穷乡僻壤,那山穷水恶。他是怎么样都不想子承父业守着三两亩田地度日。
  
      想起上火车前,面目沧桑满满是太阳光留下的纪念的老爹,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帅啊,以后你就是国家的人了,要为国争光,给爹妈挣脸,听党的话,好好搞训liàn,听见没有?”
  
      “爹,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训liàn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的。”
  
      “小兔崽子有模有样的了说话。爹都打听清楚了,谁训liàn搞得好谁就能干志愿兵,一辈子吃皇粮。你可得争点气。”
  
      “爹,早就没有志愿兵了,现在都是士官。我会努力争取留转士官的,结结实实地吃上皇粮。”
  
      “那爹就放心了。唉,儿啊,咱家总是受欺负,为啥,因为咱家没有当官的。你啊要是能留在部队吃上了皇粮,往后村里我看谁敢欺负咱家!”
  
      耿帅咬牙切齿地说:“爹,你放心,以后谁再欺负咱家,你给我打电huà!到部队我就马上给家里打电huà告诉你号码!”
  
      火车隆隆隆地将一名肩负全家希望的十八岁青年送进了部队,他叫耿帅,人长得帅,家里穷,经常被村里人欺负,有些自卑,自尊心很强。
  
      思来想去,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家人,尤其是老爹。耿帅一闭上眼睛就想起老爹那满怀期盼的目光,他无法入睡,心理压力非常的大。
  
      但当前的情况,他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而自己却做不到表面上那么洒脱。
  
      “如果当时没有被抽去警侦连帮忙该多好啊,那么击毙逃犯的就有可能是自己!”耿帅心里万分懊悔地说,然而,协助地方公安机关搜捕逃犯是突发事件,谁都无法预料,而被抽调去警侦连帮忙,却是客观上的对一个兵的看重。
  
      “唉,再来几个逃犯吧!”
  
      耿帅心里极端地憧憬着,“听说山的那边有所监狱,快来一场越狱啊,你们这帮该死的罪犯!”
  
      时间走到五点一刻,是否真的有上苍,它用一双大手操纵着世间的一切?
  
      连部文书金焕明被乍起的电huà铃声惊醒,他连忙爬起来,在黑暗中扑向红色电huà机,拿起话筒的同时摁亮了灯光。这个时候打来电huà的,必定是司令部值班室打来的,必定是有紧急情况!
  
      “你好!五连!”迷迷糊糊中的金焕明条件发射板地打招呼。
  
      “我是司令部值班室!把你们连长叫来!”对方声音干cuì而急促,带着战场的色彩。
  
      “是!”
  
      金焕明把话筒放到一边,连忙出门来到连长房间。连长的单间就挨着连部,金焕明几步就到门口,敲门:“连长!连长!”
  
      “什么情况?”徐岩的声音随即传出来,灯亮。
  
      “司令部值班室电huà!”
  
      披着大衣的徐岩已经推门出来,大步走进连部拿起话筒,“我是徐岩!”
  
      “徐连长!第一监狱发生大规模越狱案件,情况比较危急!首长指示,五连做好紧急出动准备!”
  
      徐岩的睡意彻底消失,瞪大了眼睛,问:“什么着装?”
  
      “全副武装!”
  
      “明白!”
  
      啪地挂掉电huà,徐岩一边朝自己房间大步走去一边对金焕明说,“去找李牧,紧急集合!”
  
      金焕明却是愣了一下,说,“今天是余安邦班长值班。”
  
      “听不明白吗?”徐岩回头瞪眼。
  
      “明白!”金焕明答应一声,急忙下去二楼找李牧,尽管心里不是滋味,李牧不就是个上等兵吗,牛气什么!
  
      李牧躺下还没两个小时,金焕明一进来,他就听见了脚步声。他的警觉性何其高。
  
      “什么事?”李牧坐起来问。
  
      倒是把快步走进来的金焕明给吓了一跳,他稳了稳心绪,说,“连长你吹紧急集合!全副武装!”
  
      李牧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你去问连长。”金焕明扔下一句就走了。
  
      此时,排房里的兵们,都醒得七七八八了。没有睡着的耿帅心里开始期待起来,这个时候紧急集合,一定是有紧急任务,并且绝对是非常紧急的!否则——再过四十五分钟就该起床了,完全可以等到起床的时候再搞!
  
      关jiàn是金焕明说的四个字——全副武装!
  
      老兵即将退伍的时候搞紧急集合拉练?极少,就算有,也不会是在这个时候!
  
      李牧花了十五秒钟把迷彩服穿上腰带扎好帽子戴好,这个速度和三个多小时前的着装速度是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的。
  
      关jiàn时刻不拉稀!
  
      他大步走出排房,拿出哨子吹响了紧急集合哨音——哔哔哔哔……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