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36章 帅,小心点儿

第036章 帅,小心点儿

    二排排房里,兵们在紧张地准备着着装。↖,所有的装备器材都从各个库室取了出来,按照规定的位置放置好,兵们随即往身上武装。
  
      此次武装和此前无数次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兵们更加认真地扣上了防弹衣和战术背心,再也没有人觉得让人显得笨拙的防弹衣有多么的讨厌了。
  
      最后一拨人把枪支弹药从兵器室里取了出来,班长副班长们低声喊着:“认真检查枪械!”
  
      看见徐岩走进来,李牧走过去,示意石磊把两箱子弹中的一箱打开。在徐岩的监督下,石磊打开了子弹箱,露出满满的一千五百发5。8毫米步机弹,黄色弹头绿色弹壳。
  
      早已经亮起的灯光下,这些透着浓郁死亡味道的子弹,让兵们的肾上腺素快速分泌,呼吸加速。
  
      95式自动步枪永远没有子弹带来的刺激感强烈。
  
      长年的和平,使得许多兵们和枪械虽然朝夕相处,枪里却是没有子弹,弹夹里大多数时候是空的。于是,枪支变得可爱起来,尤其是大量使用了工程塑料的95式,成了兵们口中的玩具枪。
  
      而子弹,实实在在透着冰冷的死亡气息,令人呼吸加速。犹如寒冬之中伫立着的长腿美女,当她慢慢的一件一件褪下身上的衣物,只要是个男的,都会呼吸加速。
  
      “所有弹夹都要压满子弹!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上膛!”看着李牧亲自将子弹按照规定的单兵数量分发下去,徐岩扫视了二排的兵们一眼,沉声叮嘱。
  
      “明白!”
  
      人手四个备用弹夹,慢慢的插在战术背心的弹夹袋里,再也不是空的了,顿时有了分量感。
  
      加上枪上的待发弹夹,满满的一百五十发子弹。
  
      一箱子弹却是没够,马上又抬了一箱进来,剩下的给一排抬了下去。从营部紧急调过来了两箱子弹,随车携带出发。当然,连队常备多少发子弹这种信息,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耿帅激动地满脸通红牙齿紧紧的咬着,每一个动作都绝对的标准。他是动作最快的一个,因为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期待一场可以超越林雨功劳的任务。他虚瞄准了一下,精神振奋。
  
      李牧看见,皱了皱眉头,说,“帅,小心点儿。”
  
      耿帅放下枪,拍了拍枪身,说,“班代,放心吧,没上膛!”
  
      李牧点点头,他隐约能从耿帅不太对劲儿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来,心里于是有了担忧。
  
      扫视了大家一眼,李牧说道,“我宣布一条纪律,所有新兵都必须要有一名老兵带着,绝对不允许离开超过三米的距离!”
  
      “明白了,李牧班长!”兵们沉声答应。
  
      耿帅心里说,班代大惊小怪,我心里能没有分寸么?
  
      赵一云调整好枪背带,拿起钢盔,走到耿帅身边,说,“你一晚上没睡觉,扛得住吗?”
  
      “你说呢?”耿帅眯着眼睛反问。
  
      一拳过去打在耿帅的胳膊上,赵一云骂了一句,“操。”
  
      李牧从兵器室里走出来,他领取了92式5。8毫米手枪,班长人手一把,共计三把,以及九个备用弹夹。
  
      把手枪分发给其余两名班长,李牧快速地检查好92式,飞快地压好子弹,插在了腰间的牛皮快枪套上面。五连,乃至整个第三旅,都没有那些看着酷炫的绑带式快枪套,依然使用的是斜挂式牛皮快枪套。
  
      “准备集合了,动作快点!”李牧扫了一眼大家,说道,随即对其余两名班长说,“班长副班长人手一张三号区域的地图,不够的去连部拿。”
  
      “四班长六班长,一会儿车上咱们合计一下方案。”李牧走过来,对四班长和六班长说。
  
      四班长点头说道,“你下令,我们执行。”
  
      六班长附和点头。
  
      不得不说,四班长和六班长的姿态是放得非常低的,毕竟他们两个都是第五年了,也就是说,他们即将退出现役。
  
      徐岩为留转的事情上火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今年三个步兵排里有六名士官班长到服役期限!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五连一下子就要损失掉将近大半的战斗力。
  
      这绝对没有开玩笑,士官班长在基层连队中的作用和影响力,远超人们的想象。
  
      李牧感激地朝二位班长点头,如果他们不全力配合,恐怕自己也是很难指挥得动二排其余两个班。毕竟,就连正儿八经的中尉排长的话也比不上自己班长的重要。
  
      转身走出去,李牧快步下到楼下空地,那块用来集合的楼前空地,吹响了集合号音!
  
      哗啦啦的全连n+1名官兵在十五秒之内完成集合,三楼的三排几乎是几步跳着台阶往下冲的。倘若寻常老百姓在边上看见这帮大头兵们下楼梯的速度,心脏差点的都能犯病!
  
      真真的是全副武装,此时此刻(忽然想起许巍的此时此刻),兵们看自己,干部骨干们看兵们,无数次的全副武装仿佛都不重要了,只有这一次,才是有真正意义的全副武装。
  
      再牛-逼的实战对抗演习,也比不上一场真刀真枪的干仗。
  
      真正的干仗,永远不会是影视作品里面的热血沸腾好人一生平安。在不知道下一秒钟会不会牺牲在深山老林的此时,寒风过来,冷静之后,第一个担忧的是自己会不会死。
  
      谁能抵抗对死亡的恐惧呢,于是几十年前先烈们的伟大不在于他们打下了新中国,而在于他们敢于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直面死亡,不朽伟大。
  
      “都有了!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李牧语速非常快的下达整队口令,兵们用干脆利索的动作回应。
  
      李牧转体,跑步,立正,敬礼,向徐岩报告:“连长!全连集合完毕!应到实到xx人!请指示!”
  
      “稍息!”
  
      “是!”
  
      李牧跑回指挥位:“稍息!”
  
      随即,他跑回了自己二排的第一列队首位置,立定转体站好。
  
      在营长中庭那边,二营长元昊背着手站在那里看着五连,营部参谋站在身边。元昊下巴微微点了点李牧,说,“他就是李牧?”
  
      营部参谋心里说,二营的明星也就你营长不认识了,他回答:“对,上等兵代理班长,也是咱们旅唯一一个以上等兵身份代理排长职务的兵。演习中被军首长在总结大会上点名表扬的,就是他。”
  
      元昊笑了笑,表情也是有自豪的色彩的。这样的兵放在谁麾下,谁都会觉得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