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40章 通讯支撑在路上

第040章 通讯支撑在路上

    众人目光望过去,李牧无比淡定冷静地沉声问道:“逃走的五人,现在是在你们的追踪之中,还是已经失去了线索?”
  
      刑警队长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了眼郑局长,郑局长对熊副说:“已经失去了线索。◇↓,这里的地形非常复杂,且人迹罕至,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
  
      “你们是怎样判断,他们逃入了深山?所有的出入口封锁了吗?他们没有获取任何交通工具吧?那么,你们失去线索多长时间了?”李牧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问。
  
      这一下,刑警队长不敢小看李牧了,即便人家只是上等兵,在他眼里像个中学生。
  
      他嘴角抽了抽,说,“我们目前还没有完成对该区域的封锁,这位同志,骆驼峰地区有几十平方公里的面积,不是说封锁就能封锁的,我们需要等待市局以及武警支队的支援到达。但是我们已经根据犯人越狱的时间和他们的正常移动速度划出了重点搜捕区域。到现在,越狱案件已经发生了四个小时左右。”
  
      说着,他指着地图上用粗大的红色笔圈出来的一块地方,说,“这里是第一监狱,看守武警在监狱的东北方向打死了两名拘捕犯人,追回来了五个人。根据监狱方面提供的信息,剩下的五名重刑犯正是从东北方向出逃的。”
  
      李牧的目光顺着刑警队长的手指方向看过去,东北方向正是骆驼峰。
  
      “五名越狱犯中有本地人?”李牧问。
  
      刑警队长嘴角莫名地抽了抽,点头,“是的,有一个应该对当地的地形非常熟悉。”
  
      李牧点点头,看向徐岩,他没有疑问了。
  
      熊副知道差不多了,对郑局长说,“郑局长,你安排任务吧。”
  
      郑局长知道此时不是客气的时候,在武警支援力量到达之前,熊副带来的解放军步兵连就是他的救命稻草,唯一能够依靠的力量。
  
      “熊副旅长,你们的人,负责搜索以骆驼峰为中心的半径两公里的区域。其他区域,由我们和武警负责。”
  
      “徐岩,执行吧!”
  
      “是!”
  
      徐岩和李牧敬礼扭头就大步回到车队那边。
  
      郑局长没说出口的是,两个小时之前,局里组织了一批人进山搜捕,还没走多远,就退了出来。
  
      不是遭遇了犯人,而是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尤其是在黑夜的状况之下!
  
      李牧想得挺多,刚才从刑警队长眼睛里,他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是那些与自己无关,他便不过多的去猜测分析。只需要知道目标的信息,以及自己所要担负的任务,就足够了。
  
      更多时候,军人最大伟大的体现在于将自己彻彻底底地变成暴力机器。哦不,应该是基层的大头兵们。命令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对或错,有上级机关去判断。
  
      常人很难理解军人的思维,郑局长和刑警队长也很难理解徐岩和李牧的思维。当兵的看上去都是硬邦邦的,说话硬动作硬连眼神也硬。很久很久之前,人类如此。于是有人常这么讲,最严苛的训练,便是让人回归原始回归本性。
  
      不管如何,当看到那些当兵的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划分了搜索范围,在班排长的带领下越过公路钻入了树林,顿时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郑局长是重重地松出了一口气。
  
      活了大半辈子,他第一次有找到依靠的感觉。
  
      目送徐岩和方鹤城带着五连进入任务区域,熊副不由得拿起对讲机,沉声说道:“徐岩,方鹤城,一定要小心,把弟兄们都安全地带回来。”
  
      徐岩和方鹤城次第回答:“保证完成任务!”
  
      “保持联系!”熊副说完,把对讲机交给了身边的作战参谋。
  
      郑局长走过来,指着依维柯说,“熊副旅长,到车里坐吧。”
  
      熊副却是问,“现场指挥部在哪里?”
  
      郑局长指了指脚下,“这里就是现场指挥部。”
  
      看见熊副有些诧异的目光,郑局长无奈地说,“正值市里开大会,很多领导都不在家。时间紧张,当前所有的行动暂时由我这里指挥。不过我已经接到通知,市局的领导已经在路上。”
  
      自然,熊副的意思是,这个现场指挥部也未免太过简陋。这不是抓捕一两个小毛贼,而是搜捕五名携有自动火器的重刑犯。敢于杀死看守武警越狱的犯人,绝对不能用平常的思维来思考。
  
      因为,一个人一旦迸发出极端的求生渴望并且为此不惜无情冷血地伤害他人性命的时候,基本上是符合了徐岩常说的比较富有争议的训练理论——把人训成兽。
  
      换言之,现在在熊副乃至徐岩等全体五连官兵的眼里,目标已经兽化。
  
      熊副想了想,点头跟郑局长上了依维柯,他的参谋和刑警队长也上了车。这辆依维柯还是一台移动指挥车,有相对完备的通讯系统,暂且还算是堪用。武警的支援部队到达之后,是势必需要更加完善的现场指挥部的,要知道同时指挥协调那么多人行动,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台移动指挥车和几名县级公安机关就能完成的。
  
      参谋低声请示熊副:“首长,需要请求旅部派通信车过来支援吗?”
  
      熊副说道,“已经在路上了。”
  
      郑局长听见,他说,“熊副旅长,市局有非常完善的移动指挥中心,通讯方面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参谋却是问了一句:“郑局长,你们的通讯设备在这片区域大范围使用过吗?”
  
      郑局长一愣,刑警队长反应快,接话说:“我们的通讯设备算是国内比较先进的,不会有问题。”
  
      意思就是说,没有在三号地区使用的先例。
  
      熊副和参谋都没有再说什么,当然不好直截了当的说出担忧来,毕竟军警关系也是要注意维护的。不过关键还是在于别处。
  
      熊副笑了笑,说,“我们部队的通讯设备可能跟你们的无法对接,所以我们还是要保证任何时候都要和部队进行联系。”
  
      这么说,的确是一个原因,也算是给郑局长一个台阶。
  
      “原来如此。”郑局长恍然,此时此刻,基本上熊副和参谋有所了解了,这位郑局长的业务能力,是有限的。
  
      他们不再多言,坐在一边看着刑警队长不断地和每个小组进行联系,获取最新的情况,然后在地图上更新搜索区域……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