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49章 哥几个,中大奖了

第049章 哥几个,中大奖了

    那是一块有拇指大的痕迹,树皮的表层被刮了,露出里面新鲜的树肉来,很不规则。△¢,
  
      李牧凑近认真看了看,马上就有了判断——那是被硬物剐蹭掉的!
  
      不规则的痕迹里面有一道比较深的线状的口子,延伸出去好几厘米。李牧猛地低头看向95式自动步枪的觇孔座——八一杠的是准星座,那痕迹一定是准星座蹭出来的!
  
      也就是说,逃犯的的确确是从这里过去了,而且,过去的时间,就在不久之前。其中某个背着八一杠的犯人通过这里的时候,朝上的枪管挂在了上方的枝干上,蹭出了一道这样的痕迹!
  
      “哥几个,我们好像中大奖了,目标可能刚刚从这里过去。”李牧摁下通话键,语气轻松地说道。
  
      走在前面的耿帅身形猛地一顿,下意识地加快速度,一边低声说:“班代,我们马上到!”
  
      李牧却是说道:“你慢点!别特么的摔下去了!”
  
      说着,李牧话锋一转,对方鹤城说,“指导员,我先往前搜索,你们后续跟上。”
  
      方鹤城批准说道:“一定要小心!”
  
      “明白!”
  
      李牧飞快从战术背包里拿出绳子捆绑好,继续向前。
  
      耿帅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李牧的举动被他视为抢夺功劳,他心口一下子就跟堵了一块石头一样难受。班代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明显的偏袒林雨,不让自己立功吗?
  
      他觉得班代有失偏颇,但他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思想已经走进了某个极端。任何客观上主观上为他立功造成影响的,都会被他看作为有敌意的人。
  
      李牧发现了更多地痕迹,岩石上未完全消失的带着泥巴的脚印,树干上新鲜的抓痕和剐蹭的痕迹,越往前越多越清晰。这说明,他和目标的距离在缩短。
  
      终于是追上了逃犯。
  
      “指导员,我想可以向指挥部报告,我们追上了逃犯。我发现了更多的踪迹。”李牧摁下通话键压着声音说道,尽管前面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敢肯定目标就在不远的前方。
  
      方鹤城没有犹豫:“我马上直接向指挥部报告!”
  
      说着,他拿出对讲机联系指挥部,信号很微弱了,但好歹能够听得清楚。方鹤城直接向熊副报告,时间紧张,他有权越过徐岩直接报告。
  
      现场指挥部那边,市局的领导到了,公安部么真正的强力指挥部也就宣告正式成立,县局的郑局长终于可以松了一大口气。
  
      公安部门的指挥部和部队的分居两处,由于王师长的坚持,武警部队的指挥机构和熊副这边的合为一处,统一指挥第三旅二营和武警机动师的部队。王师长指挥的武警机动师前身就是跟第三旅一样的摩托化步兵部队,当时第三旅还是第三师,这两支部队在多年前是兄弟部队!
  
      并且,在当前的情况下,武警机动师所使用的装备,是基本上和第三旅的一致的,只是没有重型装备和一些特殊装备。
  
      所以,在指挥上面是不存在问题的,通讯设备都是同一型号,接口完全没有问题……
  
      作为协助的角色,公安那边下来指令,武警和部队这边按照指令调派部队,因此尽管两个现场指挥部泾渭分明,但却是有临时的从属关系的。
  
      王师长的武警机动师跟武警内卫部队却又是有点区别,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么王师长的武警机动师身上的军队味道浓郁一些。实际上,武警机动师直属武警总部,省总队是没有管辖权的。如果要出动,需要得到武警总部的批准,个别地区所在的大军区对辖内武警机动师同时握有指挥权,比如王师长的部队所在的该地区。
  
      当然,每个地区的不尽相同,但是武警部队的指挥管辖机制是非常清晰的。
  
      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道出武警机动师的本质:穿着武警服装的陆军乙类步兵师。现有xx个武警机动师全部都是1996年由陆军乙类步兵师直接转换而来。
  
      所以,王师长的部队更像第三旅,反而和同样是武警系列的武警内卫部队(看守监狱的就属于内卫)有明显的差异。
  
      熊副马上把五班的发现向公安指挥部作了报告,公安指挥部顿时忙乱起来,而熊副则大步走回来,一边对作战参谋说,一边指着地图:“告诉徐岩,他的部队以最快速度翻越骆驼峰,和方鹤城保持联系,随时提供支援!”
  
      “首长,要翻越骆驼峰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作战参谋却是说道,“我建议请四号地区的武警部队全部展开,对骆驼峰东北面形成合围。”
  
      熊副点头,看向王师长。不用他说,王师长已经低声询问身边的作战参谋,四号地区的部队的情况。
  
      很快,王师长挥了挥手说:“没问题!我的部队已经再有半个小时就能部署完毕,一旦部署完毕就会立刻展开合围!”
  
      他指的是出发后直接扑往四号地区的由参谋长带队的部队,四号地区距离更远,所以部署时间更长。
  
      王师长走过来,点了点地图上被圈上的双峰山涧,对熊副说,“老熊啊,关键可是看你的兵能不能把目标吊住。骆驼峰地形复杂,跟丢了就不是那么容易重新找到人的。”
  
      顿了顿,他指着骆驼峰两侧,说,“我的部队从两侧迂回,另一部分抄到前头,你的部队从正面翻越追击。老熊,只要你的兵能紧紧咬住目标,他们插翅难逃。”
  
      扭头扫了一眼公安指挥部那边,王师长低声说,“这任务咱俩就给他包了,别让公安局的弟兄们给小瞧了去。”
  
      熊副愣了一下,看着王师长,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压了压声音,说,“怎么,转业命令下来了?到市局?”
  
      王师长微微点了点头,表情复杂,“是啊,穿了大半辈子的迷彩服,终究还是要脱下来。”
  
      熊副知道王师长为什么要亲自带队执行任务了,这是他的军旅生涯中的最后一次任务。这最后一次任务,要打出威风来,同时让未来的“东家”瞧瞧自己的能力。
  
      “老熊啊,你我可是联合作战,功劳可是有我的一半的。赶紧的盯紧你的兵吧,全局胜败就都在他们几个小伙子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