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61章 未来的死仇

第061章 未来的死仇

    毫无疑问,杜晓帆没有什么发出“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这样的觉悟,当兵的都没有,也没有接受过那样的训练。~,
  
      当杜晓帆抓住了呼吸过后到再次呼吸这个中间短暂的时机,用右手食指压掉了第二道火之后,5。8毫米步机弹便冲膛而出势不可挡无法挽回。
  
      显而易见,作为精准射手,杜晓帆非常的清楚,呼吸之间的这个时机,是身体最稳的时候——真正进行过射击训练的人都会知道,呼吸会影响射击的精度。
  
      子弹精准地打在严叔的后背上,从脊椎边上进入,穿透了心脏。严叔的身子只是颤了颤,瞳孔猛然放大,在鲜血从枪口涌出的时候,也就死透了。整个过程仅仅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杜晓帆枪声落地之后,班里的其他弟兄也及时包围了上去,枪口对着严叔的尸体以及刘鹰的弟弟。当兵们看到刘鹰的弟弟还是个少年并且手里没有武器的时候,刹住了要开枪射击的念头。
  
      刘鹰的弟弟抬起头,茫然地望着这些穿着沙漠冬季作训服的兵们,还有他们手里黑乎乎的95式自动步枪。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被击毙了。
  
      杜晓帆急步跑过来,看见现场被完全控制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才来得及摁下单兵电台的通话键进行报告:“排长排长!我是五班我是五班,我们遭遇了陌生武装人员,目前已经控制了现场,击毙一人活捉一人!”
  
      兵们还是如临大敌地瞄准着刘鹰的弟弟和严叔的尸体。
  
      岑全齐的声音响起:“马上查明身份!我马上到!”
  
      “收到!”
  
      杜晓帆看向刘鹰的弟弟,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刘鹰的弟弟看着眼前这位不必自己大多少的当兵的,却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尽管严叔叔的尸体就在他身边。
  
      他双手抱在脑后,回答:“刘雄。”
  
      “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这里?”杜晓帆问。
  
      这就看出来了,当兵的毕竟不是警察,问话没有一点技巧。
  
      “我是学生,我来这边玩儿。”刘雄说。
  
      杜晓帆笑了笑,并没有去追究刘雄说的话的真假,他指了指严叔的尸体,说,“这位是谁?他手里可是有枪,还朝我们开枪了。”
  
      刘雄不说话了。
  
      杜晓帆也懒得盘问了,此时岑全齐带着其他两个班的人赶到了,更多的兵们把现场给团团围了起来。
  
      “排长,这小年轻说他叫刘雄,打死的那个没问出来。”杜晓帆报告。
  
      “大家都没事吧?”岑全齐紧张地扫视着七班的兵们。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摇头说:“没事!”
  
      岑全齐的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去,继而就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和激动,他仔细盘问了刘雄,随即把情况向现场指挥部进行了汇报。很快就得到了证明,杜晓帆他们遭遇的这两个人,八成是接应者。
  
      至此,局势进一步明朗了。
  
      “杜晓帆,你们五班干得漂亮!”岑全齐让人把刘雄绑起来,招呼着杜晓帆走到一边,其他两个班长也走了过来。
  
      岑全齐对他们说,“你们都听见了,二排现在正紧紧吊着最后一名逃犯,其他几个都是二排五班的人给击毙的。我还以为没咱们什么事了,没想到杜晓帆这小子给了我这么一个惊喜。干得好!”
  
      杜晓帆笑了笑,扫了一眼其他两名羡慕嫉妒恨的班长,说,“纯粹是运气。不过说回来也挺悬的,他们先发现的我们,开枪了,如果不是那货用的是手枪,恐怕这事没这么顺当。我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身冷汗。”
  
      “哈哈。”岑全齐太高兴了,这下他这个三排长可是可以好好地涨涨脸面了,“五班的耿帅受伤了,所以啊,你们一定要加倍小心,宁愿不要功劳,也不能出现伤亡,明白了吗?”
  
      杜晓帆皱着眉头说,“排长,接应的人究竟有几个,恐怕还得进一步核实,我认为,我们应该抓紧时间继续搜索。”
  
      他是有点儿看不惯岑全齐自满自得的样子,毕竟现在危险还没有解除,现场指挥部也没有掌握接应者到底有几个人。理论上来说,危险依然是存在的。
  
      “对对,五班长说得对。”岑全齐回过神来,严肃地说道,“五班长,你留下两个兵和我一起看守现场,等警方的人到进行交接。其他人,你带着继续向前搜索。八班九班还是按照之前的区域划分进行搜索。行动吧!”
  
      “是!”
  
      杜晓帆笑了笑,点了两名老兵留下来,带着人继续朝前搜索而去,八班九班也继续搜索去了。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刘雄眼中一闪而逝的凶光,那隐藏得很深很深的凶光在岑全齐的身上停留了一阵子,随即移到看守他的两名老兵身上的时候,瞬间消失了,再一次深深地隐藏起来。
  
      刘雄感觉得到,最大的威胁不是挂着中尉军衔的岑全齐,而是身两侧的那两名虎视眈眈的大头兵。他看着严叔的尸体,咬了咬牙,泪水出来,收起了反抗的念头。
  
      杜晓帆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刘雄,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有种感觉,那个看着就像个中学生的小年轻,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但是杜晓帆又没有一个清晰的感觉,很模糊。
  
      也许是刘雄在面对着枪口身边还躺着尸体这种情况下,没有表现出想象中的普通人的那种紧张恐惧,让杜晓帆觉得有些奇怪。
  
      只是现在他没有那么多心思想这么多,任务没有结束,他以及他的兵们,甚至来不及想方才那场遭遇战的后怕。
  
      杜晓帆不知道,他活捉到的刘雄是主犯刘鹰的亲弟弟,是武校的学生,玩过刀枪的人,他更不知道,这个刘雄,未来会成为他和李牧的死仇,也成为了他和李牧抛下个人恩怨携手合作的一个因子。
  
      当然,此时此刻在狂追着刘鹰的李牧,根本没有任何意识。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