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67章 天生的军人

第067章 天生的军人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长时间的沉默,李牧思考着,他的脑子有点乱,拿不住主意。
  
      方鹤城没有催促他,他知道李牧需要一个过程,一个回心转意的过程。人才难得,方鹤城宁愿多花点心思留住一个人才,也不愿yì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和资源去重新训liàn一个,甚至还未必会比眼前这位更出色——尽管眼前这位身上依然有着很多缺点。
  
      但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假以时日,李牧会成为出色的职业军人,他有优秀的基础。
  
      李牧正在考lǜ的问题,却不是方鹤城现在讲的问题,而是之前谈过的问题——家里的原因。
  
      这几天李牧不敢往家里打电huà,因为他知道爹妈肯定会苦口婆心地让他留在部队。之前李牧心里是对方鹤城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而有些意见的,因为他不想爹妈为自己的事情担心。
  
      然而现在他也多少有些想明白了。
  
      就自己家的情况,回去了能做些什么呢?他李牧对自己有强大的信心,就算没有关xì没有后台也一样能在社会上做出一番事业来,但是方鹤城提到了一个他绕不过去的关jiàn问题——那样的生活是他最想要的吗?
  
      自己真的是天生的军人吗?
  
      中学军训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同学说过类似的话——李牧,你穿军装真好看。
  
      并不是好看,而是适合!
  
      指导员也这么说,断然不是为了挽留自己而随便乱说了,那说明他也真的有那样的认为。
  
      从家庭的角度来考lǜ,自己留下来了,那么爹妈彻底放心是毫无yí问的了,吃皇粮了,我家大小子吃皇粮了,老李家的大儿子在部队吃皇粮,一个月拿好几千块呢。
  
      李牧完全可以想xiàng家里获得的有形的无形的荣耀。
  
      佛争一炷香人活一口气,家里的荣光看似虚无,然而何尝不是爹妈快乐生活的必要因素!
  
      毕竟大家都知道,部队在普通老百姓的印象里叼成什么样子。
  
      正如耿帅拼了命也要留在部队一样,他常说的那句话——老子留队了,我看村长家隔壁家谁他-妈-的还敢欺负我爹欺负我娘!
  
      往wǎng关jiàn时刻,就是这么一口气,就是这么一个让人觉得轻巧的理由,就足够让一个人为此玩命。
  
      李牧忽然觉得心很累,一个人背负了太多的闪光点,其中的疲惫也大概只有自己能感受了,旁人是不能够体会的。
  
      或者,真的应该选zé留下?
  
      李牧依然没能拿定主意,他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方鹤城,说道,“指导员,我得好好考lǜ考lǜ。以后的路怎么走,我得想清楚。”
  
      方鹤城心里叹了口气,但是还是说,“嗯,你好好想想,希望你能冷静地做出正确的选zé。”
  
      他话题一转,说道,“好了,聊完了你的事情,该聊聊你班里那几位了。”
  
      “谁?”李牧问。
  
      “赵一云和石磊。”方鹤城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希望你能说服他们提交留转申请。”
  
      “你要我说服他们留队?”李牧眉头一皱,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告诉你,这是命令,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方鹤城严肃地说。
  
      李牧一下子懵了,他完全想不到指导员会出这一手。是啊,兵们有权利决定是否提交申请,但是连队却是完全可以给他这个代理班长下达命令,不管命令是什么,比如说说服班里的兵提交申请。
  
      方鹤城玩了一手高招。
  
      他太知道赵一云和石磊这两个富家子弟的德行了,什么都不缺,唯独缺的是兄弟情义,因此将李牧视为老大,以李牧为首是瞻。之前方鹤城还觉得这种带有江湖味道的情义要不得,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你听好了,我不管你最后的选zé是什么,但是你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这道命令。”方鹤城说道,“如果你耍花招,你就不配穿这身军装!”
  
      李牧顿时凛然,没想到指导员上纲上线了,这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啊!
  
      此时李牧才恍然大悟,方鹤城这一计是让李牧和赵一云、石磊“自相残杀”啊,赵一云和石磊早已经表明了态度,李牧留他们留,李牧走他们走,而且非常的坚决。
  
      赵一云和石磊是真的会这么干的,毕竟他们不管怎么选zé,前途都只会往好的方向走!
  
      绕过去绕过来,最终方鹤城的用意就很明显了——不还是逼着李牧留队吗!
  
      李牧恨得直咬牙,想不到指导员心机这么深,绕来绕去把自己给绕了进qù自己还没能马上反应过来。
  
      看来这就是军官和大头兵的区别?
  
      有文化真可怕。
  
      “哦对了,心理辅导的事情你要安排好,你们五班都要接受辅导。下午上教育课的时候旅部会过来个心理辅导员,你要好好配合。”方鹤城叮嘱道。
  
      若是徐岩,肯定是不会那么在意这些事情的,当兵的哪来那么多讲究,但是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未来,士兵的心理辅导这项工作都显得非常的重要。尤其是当每年好几十万退伍兵回到社会这种大环境下。
  
      若是没有参加过实战的那还好,一些特殊部队,比如说疆区和藏区那边的部队,包括武警,长期和分裂恐怖势力作斗争,那实战是没少打的,那些兵若是就那么放回地方,恐怕会是个很大的隐患。
  
      “是。”李牧心不甘情不愿地答道。
  
      方鹤城本来想呵斥他几句的,但是想到他这时脑袋瓜子肯定乱得很,也就作罢了,挥了挥手,说,“回去吧。”
  
      “指导员再见。”李牧起身离开。
  
      从一楼走到二楼,一直到回到排房,李牧一直在想,怎么今年事情这么多呢,演习才打完碰上逃犯跑进来,弄完了回到营区,还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得,边上的重刑监狱跑了几个重刑犯,这又上去干了。
  
      兵们渴望实战,包括李牧,但是从其他角度来看,李牧是不希望有这些事情发生的,安安稳稳地走过最后这一个月的军旅生涯,岂不是挺好的吗?
  
      李牧的脑袋乱了,把问题都归结于近期发生的事情上miàn,如果没有那些事,就不会有出风头这些,就不会被注yì到。
  
      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路,往上追溯,可以追到二十年前,新军事变革定调开始逐步铺开的那一年,然hòu是他入伍的那一天。
  
      他注定要成为一名职业军人,并且为此奋斗,也许会是终身。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