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73章 留下来

第073章 留下来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演习场上,当李牧和石磊、林雨回到野营地之后,当天晚上的确是发生了一件让李牧觉得奇怪的是。
  
      指导员方鹤城越过他,将石磊和林雨喊去谈话了,具体谈了什么,李牧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而石磊和林雨也从来没有向他汇报过,就仿佛那件事情不存在似的。
  
      李牧一忙,也就忘了。
  
      这天晚上,余安邦再一次找到了李牧,时间大约是八点三十分,余安邦把李牧约到了会议室,两人一边抽烟一边说话。余安邦看见有兵从门前走过,招手过来给了十块钱让那兵去小卖部买回来了两瓶饮料。
  
      喝了一口饮料抽了一口烟,余安邦说,“我已经把二期的合同签了。”
  
      “嗯?”李牧意外地看着余安邦。
  
      笑了笑,余安邦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沙漠迷彩服的袖子,说,“我也认真考lǜ了,回家了还不一定比在部队挣的多。唔,家里也强烈支持我签第二期。”
  
      “班长,我也强雷支持你签。真的,你留在部队比回家好多了。”李牧说。
  
      “那你呢,眼看着就要退伍了,你还在犹豫呢?”余安邦说,“下周三第一批老兵走人,还有几天,你自己算算,四天。不,你顶多也就这个周六日的考lǜ时间了。周一开始清算点验个人物品。”
  
      李牧苦笑着摇头,不知道应当如何接话。他知道余安邦找他肯定是谈这个事情的,但是他的的确确还未能做下最后的决心。
  
      “你到底是为什么非要退伍回去?你别跟我说家里的原因,我就算是不打电huà也知道你爹妈肯定是一百个要求你留队的。”余安邦吐出一口烟,说。
  
      李牧嘴巴紧紧闭着,除了微微张嘴抽烟,根本没有就此开口说话的意思。
  
      于是看出来了,余安邦知道李牧心里肯定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他却不愿yì说。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李牧在这么多人的劝说下依然没有改biàn主意?
  
      “今晚你非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余安邦沉声说,非常的坚决。
  
      李牧看着余安邦,深深地重重地抽了两口烟。
  
      “还是因为吴军排长?”余安邦问。
  
      摇了摇头,李牧缓缓地吐出烟圈,说,“我想通了,与其背负着愧疚生活,不如把心思放在事业上,做一个出息的人,吴军排长泉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
  
      “你早就该这么想了。”余安邦说,“吴军排长的牺牲跟你一丁点关xì都没有,你非要给自己背上愧疚,你不觉得很愚蠢吗。”
  
      顿了顿,余安邦说,“吴军排长如果还活着,他也一定会劝你留下。李牧,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会是一个出色的职业军人,你不应该放qì这样一次机huì。”
  
      缓缓地吐出烟雾,李牧沉默了好长时间,才开口说话,“班长,你还记得新兵连的时候,你问我们,当兵是为了什么?我说为了保家卫国,为国防现代化建设贡献力量。”
  
      笑了笑,李牧说,“你当时就训了我一顿,说我假模假式的满嘴的空话大话。”
  
      余安邦也笑了,想起了新兵连的那次班会。
  
      李牧收起笑容,表情严肃,余安邦也猛然收起笑容,看着李牧。
  
      李牧认真地说,“我是真的那么想的。我当兵不为升官发财,不为寻找人生出路,只为为国尽忠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做一名于心无愧的公民。”
  
      这一点儿也不好笑,余安邦恐怕再也很难忘记此时此刻李牧说这句话的神情和目光。神情和目光,透着一种余安邦很难定义的东西,或者用“神圣”来称呼是比较合适的。
  
      余安邦渐jiàn的有些猜到李牧死活要退役的原因了,肯定跟他那半年的机关经lì有关。
  
      “非常非常偶然的一次机huì,我明白了我为什么进不了文化集训队。”李牧惨淡地笑着摇了摇头,“顶替了我的名额的女兵还长得挺甜美。可能是为了弥补我吧,文化集训队进不去,就给我调到机关挂职了。”
  
      顿了顿,他说,“后来我才知道,领导都给安排好了,留在政治部,时间到签合同转士官……”
  
      摇头苦笑着,李牧说,“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里面居然会有这么复杂的情况。我以为一切都很简单,很简单。”
  
      “李牧,你不应该是那么天真的人,你应该可以理解的。”余安邦沉声说,“我听得出来,你心里有怨气。不要有,那样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好处。心里藏着那么一股怨气活着,你觉得舒服吗?”
  
      李牧深深地呼吸着。
  
      “我明白,军营是你心里最后一片净土,你满怀憧憬的走进军营,忽然发现事实并非想xiàng中的那般美好,你觉得心中的信仰坍塌了,是吧?”余安邦无意识地摇头,问道。
  
      “那不应该是信仰,信仰怎么会如此轻易坍塌呢?”余安邦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新兵连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跟别的兵不同,你……不俗。你脑子里有纯净的东西,这一点让我们很多人都很惭愧。”
  
      苦笑地摇了摇头,余安邦说,“也就是跟你我才说得出这样的话,换了别人,我是没好意思说出口的。你不觉得咱们谈理想谈信仰,闲得很可笑吗?”
  
      李牧坚定而缓慢地摇头,“我不觉得有什么可笑的。但是我知道,在很多人心里,我很可笑。班长,有一点你说得很对。这两年,坚持着我撑过来的正是心里残存的那丝可笑的信仰。”
  
      看着李牧,余安邦说,“那你就应该留下来,这里才是你的一亩三分地。”
  
      李牧看着余安邦,犹豫不决的表情彻底无法掩饰,
  
      “班长,我……我还不知道……”
  
      余安邦沉声说,“就当是为了你心里那丝别人认为是可笑的信仰,留下来,顶多三年,你还有再次选zé的机huì。”
  
      深深的一口将剩下的烟抽光,李牧重重地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感受着烟草给肺部造成的刺激感,终于是缓缓地点头。
  
      “班长,我明天就提交留转申请。”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