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76章 两年以前

第076章 两年以前


  
      两年前。
  
      夜里九点,制糖厂西南一角职工宿舍楼,从窗户的窟窿灌进来的北风冷得李牧汗毛竖起。他咒骂着突然来袭的冷空气,不情不愿地离开暖暖的被窝,找了一本杂志挡住了窟窿。
  
      返身正要躺到床上去,书桌上的诺基亚砖块冷不丁地叫唤起来。他使劲地搓了搓手,拿过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是李牧吗?”一个洪亮的中年男音。
  
      李牧皱眉,“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县机关武装部洪部长啊,是这么个事情,你呢准备一下,明天参加驻港部队体检。明天早上五点半在县武装部大门口集合。记下了吗?”
  
      “洪部长你好。”李牧来不及思考,下意识问道:“去哪里体检?”
  
      “海军医院,别迟到,就这样吧。”
  
      “哦,谢谢您。”
  
      挂了电话,李牧没了睡意,也感觉不到寒冷了。
  
      驻港部队体检?
  
      啥玩意?
  
      初检复检,再加上前几天市征兵领导小组下来抽检,¥被县里当成“样品”拉去抽了第三回血,这都参加了三回体检了,还要体检?
  
      香港特区特,驻港部队也特吗?
  
      特么的,李牧哆哆嗦嗦钻进被窝。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一阵寒风呼呼地钻进来。
  
      他打个激灵,往窗户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杂志已经被吹到一边,巴掌大的窟窿又露了出来。李牧不情不愿地再次爬起来,低声咒骂着找来了几本教科书,严严实实地堵住了那里,这才又哆哆嗦嗦地爬上床。
  
      枕着胳膊想了会,拿起手机打通了张海超的电话。
  
      “海超,睡了没?”
  
      才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一片摇骰子的声音,这才想起晚上张海超说去跟几个朋友聚一聚,喝点小酒,说当兵走了就没机会了。李牧心里不痛快,就没去。
  
      “牧哥,”张海超说话有点大舌头,“你出来了?快过来吧,就差你了。”
  
      “不去不去,说了不去就不去。”李牧不耐烦地说,“我问你个事,你现在清醒不?”
  
      “啥事?”
  
      “我刚接到洪部长的电话,谁?就洪部长啊,就负责我们直属企业单位征兵的那个矮胖子!我-操!你就不能少喝点?就你那点酒量你学人拼什么酒?他说啥?哦,让你给我气得差点忘了正事。是这么回事,他让我明天去参加什么驻港部队体检。我说,这是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张海超愣了一下,酒也醒了一半,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牧哥,这是好事啊,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什么,我上哪知道去,我参加体检就是不想家里二老说这说那唉声叹气的,也好让他们死了这条心。我压根不想当兵,这你是知道的。”
  
      张海超沉默了,言不由衷地安慰道:“当兵挺好的啊,再说了,牧哥,你不去当兵,能干啥?”
  
      李牧沉默了。
  
      “牧哥,如果你被选中了,你还能不去啊?”
  
      “我去!我这情况能不能去你不门儿清啊!喂,我说张海超,你是不是背着我做小动作了?你小子敢!我饶不了你!”
  
      “没有啊没有啊,我没有!真的,我没有。你三番四次地警告我,你说我还敢吗?真的,真没有!”
  
      “没有就好。唉,老天真要不开眼让我入选了,我也无话可说了。对了,你跟我说说那个驻港部队是怎么个情况,让你小子一打岔又差点忘了!”
  
      “是这样的,今年我们县有十五个去驻港部队的名额。嗨,光为那五十个体检资格都争得头破血流了。但是这驻港部队要求特别严格,不是不是,它跟特种部队的要求不太一样。你听我给你说说是个什么要求,身高一米七二以上,五官端正,会说英语和粤语的优先。就这三点,其他的都一样。而且这一米七二是硬性要求,光这条就刷掉了一大半人,比如我一米七挂零,甭管我老子怎么活动,就是不行。你倒好,啥事没干,电话通知就到了。”
  
      “嗯……”李牧沉吟一下,“听出点意思来了。这五官端正挺奇怪的,征兵又不是选秀,有什么讲究?”
  
      “牧哥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想啊,驻港部队是什么部队?”
  
      “他就是驻日部队那也是部队,你赶紧说,别吊老子胃口!”
  
      “你别急啊,驻港部队待的地方可是香港啊,那地方可是世界窗口,你说要不整点长得端正的身材好的过去,岂不是显得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无人?按照我的理解,五官端正就是要长得帅,至于会说英语和粤语的优先更好理解了,香港被英国佬统治过,而且就在广东裤裆下,说英语和粤语的居多……哎,我说牧哥,我怎么才发现你那么优秀呢?”
  
      “少说些没用的,老子一贯很优秀!”李牧大言不惭,“我说海超,你小子说话怎么听上去酸溜溜的?怎么,你很想去驻港部队?让你老子操作一下,我名额给你了。”
  
      “唉,其实我还是想当特种兵,不过我们家老头说我这身体素质……驻港部队也不错,双份津贴,搞两年回来混个公务员什么的也很简单。不过没办法啊,人家要求摆在那,怎么操作都没用。倒是你,牧哥,说真的,驻港部队是个好去处,你要入选了,记得把几个香港妹纸,也好让兄弟我开开眼。”
  
      “把你妹,你怎么净想些没用的。什么驻港部队,驻日部队老子都不稀罕去!”
  
      “别啊哥,这是一次好机会,你说你要能去了,叔叔阿姨指不定多高兴。你不就是想让他们少操点心么!”
  
      李牧沉默良久,说:“哼,走着吧,估计没那么简单。不说了,我睡了,鬼天气一下冷得那么厉害。”
  
      “好,你睡吧,对了,你别忘了明天空腹啊,照b超不让吃东西……”
  
      李牧把手机拿开,张海超的声音还在传来。
  
      挂了电话,李牧把脑袋重重地砸在枕头上,盯着蚊帐顶。一只小蜘蛛在那慢悠悠地爬来爬去,爬来爬去……
  
      “醒了?”
  
      李牧慢慢睁开眼睛,看见赵一云坐在自己的床铺边上,抽着烟,“走吧,第一批老兵要走了。”
  
      赶紧的爬起来,李牧晃了晃脑袋,目光的焦点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扯着嘴角忽然奇怪的自己笑了笑。
  
      “没事吧你?”赵一云问。
  
      “没事,刚做了个梦,想起了当兵前的事情。”李牧站起来走出去。
  
      赵一云起身跟着李牧走出去,说,“那就不是梦,是真实发生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