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77章 驻港部队?

第077章 驻港部队?


  
      cpa300_4();    “老赵,你当时是怎么来的,家里逼着来的?”
  
      凌晨三点许,营区主干道亮着灯,这两天晚上路灯都不会熄灭,因为老兵们会在任何时间离开。△頂點小說,
  
      第一批走的有五名老兵,按照原籍的方向以及所在区域,根据列车的出发时间等等各种因素,安排出来的离队时间。一个连队甚至被分成了七八批,有些批次就一名老兵。
  
      前面新兵们帮着老兵们拉行李箱,和老兵们说话,越往前走,越想说更多的话,但大家的情绪依然还是平稳的。或许真的要那一刻到来才会狂泻而出。
  
      李牧和赵一云走在最后,他们看着路灯把老兵们新兵们的影子拉长拉短的,就是感觉不到冷,尽管此时寒风凛冽,且他们身上都只是简单的秋衣加迷彩服。
  
      “当然,嗨,你说咱们这一代人,有几个不是家里逼着来当兵的。真正心甘情愿哭着喊着要来当兵为国尽忠的有几个。”赵一云笑着说,“哦,林雨和石磊俩烂醉了,我没喊他们。”
  
      “让他们睡吧。难道放肆。”李牧说,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
  
      赵一云转头看着李牧,问,“你是不是又想说,最恨那些将部队当炼化炉的家长?”
  
      李牧冷哼着说,“部队是准备打仗的,理所应当的是部队应该在全国适龄人口中挑选兵员,而不是什么样的都往部队里塞。哦,搞两年人给练出来了回去了,部队怎么搞,不就是成了给地方家长带小孩的地方了吗,荒唐!”
  
      缓和了口气,李牧略微苦笑,说,“但我现在想的还真不是这个问题。”
  
      “什么问题?”赵一云说着,拿出烟来,递给李牧,李牧拿了一根点上,还给赵一云,赵一云拿出一根点上。
  
      抽了两口眼,李牧这才说,“如果两年前我去的是驻港部队,后面的事情会是什么样的呢?”
  
      自问着,他自己先笑了。
  
      “哦,想起来了。”赵一云说,“以前你讲过,后来呢,后来你是怎么到的咱们军,你没告诉我们。”
  
      李牧放眼望去,长长的主干道一眼望不到尽头,主干道的尽头一侧是指挥组,绕过指挥组,然而登上三层共三十三级台阶,就到了大礼堂前面的空地,那里是本片区老兵离队集合点。
  
      “遇上吴军排长了。”李牧说。
  
      “吴军……”赵一云低声念叨着,听着李牧慢慢的说出来龙去脉,有阵阵寒风的伴奏……
  
      镜头再次回到两年前。
  
      暖暖的阳光撒下,驱散了寒意。冷得直哆嗦的人们终于可以大胆地活动着手脚,不再畏畏缩缩了。
  
      冬日的小城,日复一日地经历着上午棉袄加身,中午穿单薄秋衣,晚上再次披上棉袄这样的轮换。一天之内气温相差之大,令外地来的人们很不习惯。
  
      陆军第xx集团军的带兵干部吴军中尉就很不习惯这种天气,还好,再过些日子就可以回部队了。
  
      这天早上接兵团开了一个会,陆军、空军、武警三大系统在县武装部会议室讨论了一上午,争吵了一上午,协调了一上午,终于把名单定了下来。至于驻港部队,人家比较特殊,兵都是从他们挑出来的人里面挑的。
  
      谁让人家是驻港部队呢?
  
      散会之后,吴军拎着公文包准备回招待所。走到楼梯口,看见驻港部队的海军少校拿着一个档案袋,在跟县机关武装部洪部长讨论着什么。
  
      “这个兵真的很不错,换掉他太可惜了。”少校惋惜地说。
  
      洪部长说:“你没去家访,可能有些情况不太了解,这个兵综合素质是蛮不错的,但是其他方面就不行了。换掉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高参谋,这样,晚上皇家酒店我做东,届时孩子的家长也要出席……”
  
      “唉,洪部长,你把他换了也告诉我一下嘛,现在搞得我好被动啊!”
  
      “抱歉抱歉,晚上我自罚三杯,怎么样?”
  
      不知道怎么的,吴军鬼使神差地走过去,笑着打了个招呼,说:“驻港部队就是好哇,好兵都让你们挑走了。”
  
      少校拍着手上的档案袋,不无惋惜地说道:“好兵在这,就是挑不走,挺好的苗子,可惜了。”
  
      “哦?我看看。”
  
      吴军接过档案袋,打开粗粗地浏览了一遍。
  
      “现在这个兵没人要啊?”
  
      洪部长说道:“呵呵,这个兵是从我这里出来的,吴排长,你要喜欢就拿去,我来跟他谈。”
  
      吴军笑道:“你还别说,我挺有兴趣的。高参谋,愿意割爱么?”
  
      少校耸耸肩膀,“唉,已经不是我的人了。”
  
      “那就谢谢了,洪部长,什么时候方便带我去家访一下子?”
  
      洪部长爽快地说:“下午,不,吃完中饭就去,怎么样?”
  
      “哈哈,那就麻烦你了。”
  
      三人相视而笑,洪部长笑容更甚了,心里美滋滋的,看向吴军的眼神隐含感激。但是绝不是感激他要了他管辖内的兵,而是感激他的突然插手,使得一些事情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此时此刻,李牧正在被窝里蒙头大睡,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一阵爽朗的笑声中注定下来。
  
      他几乎一晚上没睡,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心里堵得慌,睡不着。
  
      前天洪部长一个人来家访,昨天就给他打了电话,说他参加驻港部队的体检没过。即使李牧心不在此,也愣了一下,就问哪个项目没过。洪部长沉吟半晌说是b超,然后就说了一大堆什么想想其他办法换去其他部队啥的。李牧哪还听不出他的潜台词,当即客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b超没过?前面三次体检都过了,这一回就没过?难道海军医院的b超机是进口小日本的没问题也能查出问题来吗?
  
      爱去不去,老子还不稀罕去呢,什么驻港部队,牛-逼什么!
  
      李牧二十岁了,真的没有过于纠结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他甚至都懒得叫张海超用他家里的关系去查一下体检报告。
  
      真的没意思。
  
      即便想明白了,心里还是堵得慌,这一堵,就是一个晚上。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