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82章 王老头来了

第082章 王老头来了

<><><>收心教育刚刚结束,这天是12月7日上午,最后一批退役老兵昨天下午走的。
  
      这个教育很重要,在老兵们的影响下,新兵们的思想已经松散到一个比较危险的程度,而那些新兵们,是连队未来一年中的绝对骨干。
  
      还有半个小时开饭。
  
      所有的兵都被集中在三排里就寝,因为一排和二排的排房要腾出来给一周后入营的新兵们住。
  
      从这一点就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得出来,当前我陆军兵员的构成还是义务兵为主,这是非常的不符合新环境新形势的,所以正在进行改革,增加士官的比例,同时缩减义务兵和军官的比例。
  
      也就是说,未来士官会越来越多,将会成全军兵员构成中的主体。
  
      三个排的兵都集中在了一起,大家在排房里闲坐着,说话的说话,看书的看书,稍作休息准备开饭。
  
      外面的走廊忽然传来爽朗的笑声,脚步声很杂乱。
  
      半躺在床铺上的余安邦连忙坐起来,侧耳倾听,那边李牧已经站起来。坐在门口处的石磊正在翻看一本杂志,扭头一看,吓得跳起来,大喊:“起立!”
  
      “首长好!”石磊嘴唇打着颤的问好。
  
      一行人簇拥着一位矮瘦的老者走进排房,其中就有方鹤城,还有好几位领导,营长教导员都在。也不能说被簇拥着的是老者,毕竟他也就四十多岁的人,只是人干干瘦瘦又矮,看着要比真实岁数老不少。
  
      私下里有些人给他取了个外号——王老头。
  
      此人便是政治部主任王德生陆军上校,旅部唯一一台非迷彩涂装的领导座车,就是那台之前送冯玉叶过来的桑塔纳,就是王主任的座车,六号车。按照职务排列下来,王主任用不了六号车这个号牌的。因为旅长政委副旅长副政委加起来目前就有五位了,然后到司令部参谋长,然后才是到政治部主任。
  
      之所以用的是原本属于参谋长的号牌,是因为王主任资历很老,几位副旅长副政委除了熊副,其他的都没他资历老,若不是的确不合规矩,王主任估计能用四号或者五号号牌。
  
      座车号牌是领导部队内的地位的一种表现。
  
      “首长好!”
  
      “首长好!”
  
      先是参差不齐的问好声,随即是齐声的问好声,声音要把天花板给掀了去。王主任露出笑容,朝兵们点头,“怎么样,老兵退伍了,你们这个心也该收回来了。”
  
      说着看向离得最近的石磊。
  
      石磊军姿站得笔挺笔挺的,恨不得把胸脯挺出个c-罩-杯来,目不斜视地平视前方,坚决地说:“报告首长!我们从来没有分心!”
  
      “哦,是吗?”王主任呵呵一笑。
  
      陪同的大小干部们都呵呵地跟着笑起来。
  
      石磊也有点没忍住,咧开嘴笑了。
  
      就算是这里面军龄最短的兵,也都很了解王主任。你几乎很难从他脸上看到笑容,他是那一种你看到他就会想起木乃伊或者恐怖干尸的人。不管是开大会讲话还是给大小干部讲话,就是李牧也没见过他笑!
  
      但是,有一个地方是例外的——面对的是基层的兵们,他会露出笑容,尽管那笑容比哭好看不了哪里去,但是大家都能看出来,那是发自内心的笑。
  
      王主任心疼基层士兵是出了名的。
  
      慢慢地在排房里走了几步,王主任的目光打量着大家的床铺以及各种物品,幸好内务卫生保持得不错。王主任看到一张被子叠得不是很标准,但是他的目光只是一扫而过,并没有伸手去整理一下体现对士兵们的关心。
  
      我们常常可以从某些影视作品上看到领导动手修整兵们做得不到位的内务卫生什么的,基本上可以说——但凡有点基层经历的领导都不会那么做的。
  
      因为那样做的后果是——领导走后,兵们会被往死里搞!
  
      “你们五连脑袋里那根弦是绷得很紧,这一点要提出表扬。”王主任站住脚步,转身对营连干部说。
  
      “谢谢首长!我们工作上面还存在一些不足,下一步工作一定会尽快克服的!”方鹤城坚决地说道。
  
      二营长元昊笑了笑,说,“王主任,五连这把铁扫把在我们二营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
  
      元昊马上要到军事学院进修,尽管种种迹象表明他更喜欢的六连,但是快走的人了,他也就不会吝啬一些称赞的话。
  
      方鹤城看了一眼元昊,目光微微有感激。
  
      王主任点点头,转头看的时候,目光落在了李牧脸上,他停下来的时候恰好就停在了李牧的前面,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李牧。”王主任说。
  
      李牧挺了挺胸脯,“到!”
  
      “回到连队待半年有了吧,你们科长可是说你小子忘恩负义,这么长时间也没给他打个电话汇报汇报思想。”王主任手指点着李牧说。
  
      这话可是让在场的干部们都有些惊讶了,特别是王主任的几个随从干事,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王主任可是从来没有对谁这样说过话,更别说一个新晋一期士官!
  
      “主任,我错了。”李牧干脆说道。
  
      众人又是微微一愣,心里暗暗吃惊不已。方鹤城更是眉头连续跳着,深深地看了李牧一眼——他知道李牧在机关的时候混得很开,但是不知道混得这么开,居然这般称呼王主任,要知道通常只有各科的科长才会这般称呼王主任,其他干事妥妥的要喊首长。
  
      王主任笑了笑,扫了一眼大小干部,说,“你们先到会议室,开个短会。我跟李牧同志谈一谈。”
  
      这下就连兵们也惊讶不已了。
  
      方鹤城反应过来,连忙给余安邦使眼色,余安邦读懂了他的意思,于是给兵们下令:“楼下集合搞体能!动作快点!”
  
      兵们还没想明白就猛地往外冲了,什么都先别想,执行了命令再说。
  
      元昊也请着其他领导出去,上了四楼的会议室。一下子,三排的排房里就剩下王主任和李牧。
  
      王主任走到两个衣柜之间的办公桌那里,要拉开椅子坐下。李牧连忙几步过去抢先一步拉开椅子,让王主任坐下。
  
      “找把凳子坐。”王主任坐定,指了指面前,说。
  
      “是!”李牧从床底下拽了一把板凳,熟练地从屁股后头放下,然后习惯性的站直,然后再一屁股坐下去,标准的拿板凳放板凳坐下的动作,没有任何多余动作。
  
      这样的动作在当兵的人看来是理所应当的,而在普通人眼中就是吃饱撑的,坐个板凳还要一板一眼的——他们不知道,就算是坐板凳这样一个动作,都是要经过训练的!
  
      部队里只有两件事情是不需要专门训练的:吃饭和拉-屎。<><><><>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