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83章 震撼人心的笑话

第083章 震撼人心的笑话

<><><>王主任拿出烟来,叼上准备打火,李牧赶紧的起身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就过去了。
  
      看了李牧一眼,王主任抽了一口,笑了笑。
  
      李牧把垃圾桶拽过来,放在王主任脚边,抬手就能把烟灰给弹到垃圾桶里。
  
      “抽一根。”王主任把烟递过去。
  
      看了眼那盒普通的红旗渠,李牧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讪讪地说,“主任,这不太好吧。”
  
      “这可不像你。”王主任把烟放在桌子上。
  
      李牧咬了咬牙,伸手拿过来,拿出一根点上抽起来,动作和神情都很自然。恐怕不会有哪个兵可以做到他这般自然——在正团职实权领导面前抽烟。
  
      “你小子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堂而皇之的一边抽烟一边看资料。”王主任点着李牧说。
  
      李牧尴尬地笑了笑,说,“主任,我那会儿太不懂事了。”
  
      “现在你也不见得有多懂事。”王主任说。
  
      如果有旁人在,会从王主任的脸上和目光中看出一种东西——爱才之心。
  
      “李牧,这是我们第二∮次单独谈话。”王主任说。
  
      李牧点头:“是的,主任。”
  
      “第一次,你回基层之前,我找你谈了哪些问题。”王主任问。
  
      “主任,您跟我谈了我个人的发展方向等相关问题。”李牧老老实实地回答,看见王主任摆出一副静等后言的样子,他不得不继续说,“您觉得我做文职工作是比较好的发展路子。”
  
      “现在你的想法有所改变了,还是继续坚持?”王主任再一次问道。
  
      李牧垂下眼皮,沉默了起来。
  
      基本上,自己改变了既定的主意申请了留转,他在王主任面前说话就没有以往的那般有底气了。
  
      在机关的那段日子,作为一名光荣的愣头青,李牧是干过就某件事情和王主任展开辩论这种事情的。现在回想起来,李牧也是觉得自己当时够没脑子的,或者说当时的自己对于正团职干部这个概念的了解只是浮于表面。
  
      “你大可不必觉得底气不足。”王主任看穿了李牧的想法,说道,“你这个兵还是有些特点的。有特点的好兵不多,你算一个。”
  
      李牧抬起眼睛看着王主任。他从机关回来之前,王主任找他单独谈话的目的很明确——希望他留在机关继续工作,到了时间留转士官。
  
      也就是说,只要李牧点头,基本上留转士官就是内定的了,没有任何问题。实际上,李牧早已经知道,把他调到机关挂职的那一刻起,政治部已经将他视为未来的士官来看待,并且那半年时间里对他的培养,也是按照士官的标准来的。
  
      这样的方式不少见,但拒绝留转甚至在政治部主任亲自谈话之后还坚持要回连队的,这么多年来只有李牧。回连队的另一层意思就是等时间到退出现役滚回老家。
  
      “主任,我觉得我有点像逃兵。”李牧说。
  
      王主任笑了笑,说,“看来你还是有点变化的。嗯,可惜现如今是非战争时期,否则我也会将你视为逃兵。换个角度来看嘛,可以对你的想法给予理解。你是有选择的权利的。”
  
      忽然,他话锋一转,“再给你一次机会,愿意回到政治部工作吗?”
  
      李牧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抽,心里依然有些抗拒,因为他想起了自己考学的事情。
  
      显而易见,王主任不可能会跟他谈之前他考学的这件事情,这样一个级别的领导,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多说哪怕一个字。
  
      “你还是适合在机关工作的,对你个人而言,在机关发展,相对来说更加的有优势。”王主任指了指李牧,“你毕竟有很好的文化基础。”
  
      牛气的人必须得有牛气的资本,这才是真正的牛-逼。李牧在机关工作大胆的因素之一是因为他有底气,因为一定程度而言,他表现出来的文化水准是不再科班出身的干部之下的。
  
      能文善武的兵的确不多。
  
      “怎么样,考虑一下,回政治部工作,这一次不再是挂职了,组织关系转移到政治部来。”王主任说道。
  
      进入正题不唐突,对于这样一名领导来说,前面说了挺多话,已经是比较少见了。通常上来直接就会是正题,而你基本上可以考虑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分钟。
  
      三秒钟后,李牧说,“主任,我还是喜欢在连队。”
  
      “仅仅是因为喜欢,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王主任问,他对李牧的答复并不感觉到意外。
  
      因为他叫李牧。
  
      李牧沉声说,“主任,二营是新型步兵试点单位,可以预见,在新军事变革继续深入的大背景下,二营一定会是咱们旅乃至咱们军最先接受新战术思想新训练方式的作战单位。有机会参与到这场伟大的革新之中,是作为一名军人的光荣。单就我个人而言,我十分的渴望能够为此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为建设更强大的国防事业做出贡献。”
  
      一番无论放到哪里都有空话大话嫌疑的话从李牧的嘴里出来,却让王主任听到了一片赤诚之心,看到了一名真心实意闹革命的军人。
  
      许多人甚至比李牧说得更加的动听,遣词造句更加的有水平,但是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更不会没有想过自己会如同说的那样去做。
  
      有二十年兵龄的王主任很轻松就找出了李牧令人侧目相待的特质——说到做到。
  
      绝大多数人眼中的空话套话,却是这个兵心中的坚持的信条、圣经。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欣赏。他李牧有什么背景可以获得副旅长以及政治部主任的厚爱呢,什么都没有。他靠的是他自己这个人身上所蕴含的特质,就算在军营也在逐渐流于表面直至消失的特质。
  
      李牧就像是站在舞台上用严肃的表情以及凝重的语气念了一段笑话,台下的观众笑了,而边上的评委却被震撼了。
  
      “李牧,机遇来了,我希望你好好的把握,你会很出色,不要让我失望。”
  
      王主任站起来,沉声说了这么一句,随即离开。
  
      李牧起身相送,深深呼吸——他不知道的是,最想他调回政治部的是冯玉叶,也正是冯玉叶的原因,才有今天王主任和他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