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769章 豪华配置的新兵营

第769章 豪华配置的新兵营

    由新兵营牵扯出新的军官制度和士官任命新方式,是一个大的背景。任何一项制度出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需要一步一步尝试,反复验证,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试点,才能进行推广。
  
      无疑,107团作为试验部队,担负着的就是这样一个任务。
  
      温朝阳接过话,说道,“新兵营营长由分管作训工作的李牧副团长兼任,教导员由我兼任。接下来要讨论的是其余几个职位的人选。”
  
      又兼任新兵营长,李牧已经兼任了快速战斗第1营的营长,这样一来,等于是有两个营的兵力直接掌控在李牧的手上。这要是放在战时,作为团长的徐战,那是要如坐针毡的。
  
      这已经不是架空那么简单了。
  
      想得再明白,徐战此时的表情也没有办法很自然。最关键的是,这些任命,他事先都不知道!
  
      温朝阳看了眼徐战,随即说道,“任命是会议前上级做出来的,还没来得及和大家通气。”
  
      这话看似对大家说,实则是给徐战的解释。
  
      再傀儡,徐战也是一团之长,在等级森严的军队当中,任何对上级的不尊重都是不被允许的。
  
      温朝阳的资格不比徐战差,有他这句话,徐战的脸色稍好了一些。
  
      “讨论下面的人事吧,两个新兵连,连长指导员,按照安排,可以兼任,也可以专门任职。”徐战接过话头说,“在座的都是107团的指挥干部,都说说,也可以毛遂自荐。”
  
      张如松是李牧的陆院同学,担任作战部队中分量最重的战斗支援营营长,对他来说算是平调,但是,他同样是高职低配,到了107就升了一级,现在已经是副团干部。
  
      他说道:“新兵连的主官,一定是要在新兵训练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同时还要考虑到未来陆院现役干部学员前来实训的情况。呵呵,得压得住才行。”
  
      这么一说,大家都轻声笑了起来。
  
      在座许多人都是有过类似经历的,而他们的连长正是李牧。当时把他们驯服,李牧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说是斗智斗勇斗不为过。
  
      很明显,新兵连的连长指导员不是什么好差事。
  
      徐战一想到这个方面,顿时觉得李牧兼任新兵营长是主动揽过一件麻烦事。陆院现役干部学员,那些都是营以上干部,自己都不敢说能完全压得住这样一群人。
  
      想到这,徐战的心情好了不少。
  
      张如松点出了新兵连长指导员的蛋疼之处,大家都不得不慎重考虑起来。好好地审视自己,有没有那个魄力。
  
      这个活,能不能干。
  
      当然,也有存小心思的,怕麻烦。管一群新兵和管一群干部学员,完全是两码事。李牧当初的焦头烂额,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李啾啾举了举手,说,“我来吧,我自荐兼任新兵连长。”
  
      在座的除了李牧和温朝阳,也就只有他是有经验的,当初李啾啾就是相当于排长。一直是李牧的助手,他是知道应该怎样训练那些干部学员的。
  
      徐战马上就点了点头,看了看温朝阳和李牧,两人都点头,随即徐战说,“新兵一连长,那就由李啾啾同志兼任。新兵一连指导员,哪位担任合适?”
  
      副政委张以陌忽然举手说道,“我来吧,我有基层连队担任指导员的经历,相信我能胜任的。”
  
      这下大家都有些无语乐,上校正团的指导员,要多奇葩有多奇葩了。不过话说回来,张以陌担任指导员,基本上就像是定海神针一样的了。是有利于工作的开展的。
  
      “好,张以陌同志担任新兵一连指导员。”徐战说道。
  
      不少香饽饽,而且是比在座的职务都要低的职务,确定下来是很简单的。李牧同样也相信,之所以没有什么人主动要求担任此类职务,不是因为怕苦怕累,而是担心自己没有办法胜任。
  
      如果仅仅是普通的新兵训练营,那一点难度没有,关键是,新兵训练营还担负着培训陆院学员的使命。
  
      “新兵二连长,我兼任吧。”徐岩说道。
  
      参谋长兼任新兵二连,这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了。
  
      随即,赵旭笑了笑说,“那新兵二连指导员,我来试试。”
  
      他之前担任过连队指导员,干回老本行,估计也是没有问题的。
  
      点了点头,李牧说,“干部配置那就这么定了。说一说营部军士长的人选,我这里有个人选,提出来大家讨论讨论。”
  
      说着李啾啾啾把投影仪打开,很快,墙壁上的幕布上,就显示出余安邦的个人信息来。
  
      “余安邦,这是他的履历,第三旅上士,参加过猎人集训,在士官学校进修了两年。我对他很了解,我以前在第三旅的时候,他当过我班长。这位同志有很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并且在作训方面,是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教学方式。他马上就第十年了,资历足够。我认为他适合当然新兵营的营部士官长。”李牧说道。
  
      徐岩对余安邦再熟悉不过了,就像他熟悉李牧一样。徐岩原来就是他们俩的连长,足足当了两年。
  
      李牧推荐的人选,有人反对吗?
  
      没有,一个都没有,都在微微点头,只等举手表示同意。
  
      营部士官长,或者叫营部军士长,绝对是一个很重要的职务。简单地说,新兵营,除了营长教导员,权利最大的就是营部士官长,连营部参谋协理员这些,都是营部士官长的下级。
  
      但是,士官只能管士官,管不了干部。也就是说,营部士官长是管全营士官的。权利多大可想而知。
  
      徐战会反对李牧吗,也不会,李牧比他更了解情况,李牧推荐的人,显然是最适合的。
  
      然而,作为团长,徐战是要发出自己的声音的,他说,“我对李副团长推荐的人选表示同意。李副团长比较了解情况,他选出来的同志,肯定是有能力的。”
  
      李牧说道,“营部参谋和营部协理员,两名干部两名士官,士官参谋和士官协理员,大家提一下,讨论一下,主要从内部选取。”
  
      这是会前,徐战、温朝阳、李牧、张以陌以及徐岩五人开小会讨论过的。从外面调人,首先很多部队不愿意放人,其次手续很麻烦,总不能为了几个人的调动请求军区司令部出面。
  
      如果不是李牧坚持,大家都不会同意把余安邦调过来。这也是第三旅是李牧的老部队,老部队配合,手续快了很多,主要是愿意放人。
  
      余安邦不是普通的士官,他是第三旅重点培养的骨干。辛辛苦苦培养了将近十年的骨干,你说要走就要走,谁心里能愿意。
  
      内部选取是唯一的办法。
  
      “胡凤齐怎么样?”低头想了想,赵旭提出一个人选来。
  
      李牧快速地在脑海里搜寻着相关的记忆,很快想起来,“有点胖胖的直招士官?”
  
      “对。”赵旭点头,“咱们的技术装备多,他是专科院校的高才生,条件符合。”
  
      直招士官不是什么新玩意儿了。
  
      针对高校的在校生或者毕业生,部队提供了另一种参军方式——直接招收为士官。军衔按照学历来规定。比如本科毕业生,通过直招士官,他就可以直接挂上中士或者上士军衔,直接享受等同待遇,甚至有些直接上军士长都是有可能的。
  
      好比军官,军校毕业或者国防生毕业之后,根据学历来授予军衔,本科对应中尉,这算是起步价了。少尉对应的大专,毕竟是极少数。
  
      “嗯,胡凤齐不错,来之前,他接受过新式装甲车的维修培训,我测试过,有两下子,接受知识很快,也不是个书呆子。”张如松说道。
  
      他作为勤务保障营,说这个话,是绝对有说服力的。
  
      “军械协理员,他比较合适。”李牧斟酌了一下。
  
      温朝阳说,“我也倾向于他担任军械协理员,毕竟他是技术导向的士官。”
  
      徐战扫视了大家一眼,“如果没有不同意见,那么胡凤齐就担任军械协理员。”
  
      都表示同意。
  
      营部协理员实际上就是军械协理员,管的事情还是挺多的,主要是负责军械这一块,完了车辆调度什么的,也是要逐步负责起来。
  
      还有一个营部参谋。
  
      这个职务,相对来说比较重要,也很令人头疼。
  
      李牧问,“咱们的士官当中,有参加过相关培训的吗?”
  
      相关培训,指的肯定是参谋专业相关。
  
      张以陌掌握着全团干部骨干的信息,他飞快地回忆了一下,得益于强悍的记忆力,他很快回答,“没有。咱们从其他部队挖过来的士官,大多是服役年限五年以上的,他们还没有机会参加参谋专业的培训。”
  
      缓缓点头,李牧思索着。
  
      徐战略微思考了一下,向李牧这边偏了偏脑袋,低声说,“李副团长,我有个想法。”
  
      李牧说,“团长的意思是?”
  
      “安排几名参谋,一名军官参谋若干名士官参谋,搞搞传帮带,我想,有几个月的时间,是可以把人培养出来的。”徐战说。
  
      他可不少碌碌无为之辈,而是军区司令部从军区范围的副团以上干部精挑细选出来的。没点本事,是干不了团级军事主官的。
  
      这是个不错的办法,李牧当即就说道,“团长考虑得周全。咱们的参谋军官还是不少的。”
  
      “那就这么定了。”徐战说着,看向温朝阳。
  
      温朝阳点头。
  
      “这样,前期安排一名过硬的军官参谋,两到三名士官,同时进入新兵营部,搞传帮带。”徐战是团长,他这么说,基本上就是一锤定音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大家纷纷表示同意,同时很快就确定了人选。军官参谋,军区司令部调过来的一名上尉参谋担任。107团是军区司令部的直属部队,是正儿八经的下级单位,军区司令部是绝对的全力支持的。因此好些个军官,是从军区几个大部抽调过来的。
  
      讨论完了新兵营的人事部分,接下来就是新兵训练工作。
  
      徐战说道,“下面是新兵训练工作,一百零八名新兵,这里面,咱们团只留下三十人,其余的给军区送过去另作安排。新兵营的工作由温朝阳同志和李牧同志具体负责,你们新兵营的留下继续开会。团里的工作,晚上另开一个会。”
  
      说完,徐战看向温朝阳,“政委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温朝阳说,“按照团长的指示来办,散会吧,新兵营的留下。”
  
      温朝阳,李牧,徐岩,李啾啾,张以陌,赵旭六人留了下来。营长教导员是李牧和温朝阳,一连长李啾啾,一连指导员张以陌,二连长徐岩,二连指导员赵旭。这些就是新兵营的干部配置,连以下的,比如排长什么的,全部由士官担任。
  
      营长是少校副团,教导员是上校正团,一个连长是少校正营,一个连长是中校副团,一个指导员是上校正团,一个指导员是少校正营。
  
      单单从干部配置来看,堪称豪华!
  
      “一百零八名新兵,分两个新兵连,每个连队五十四人,压力不大也不小。在按照训练大纲进行训练的基础上,加入咱们自己编写的107部队训练大纲内容。强度很大,新兵要承受的压力比普通部队要大很多。”
  
      李牧开始说话,“政治思想工作尤其重要。大家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想比是感同身受的。要让新兵心甘情愿地全副身心地投入到军事训练当中去,扎实的思想教育非常重要。这方面,需要教导员以及你们两位指导员,尽快拿出一个章程来。”
  
      温朝阳、张以陌以及徐岩都缓缓点头,意识到了重要性。李牧第一件事情谈的是政治思想,说明两个问题——训练强度真的很大,而李牧很不放心现在的新兵的心理承受能力。
  
      也就是抗压能力。
  
      生活好了,人就会变得脆弱。新兵们的身体素质重要,心理素质同样非常重要。我军越来越重视官兵的心理状况,李牧这么重视,也是情理之中。况且,他的妻子是心理辅导专家,耳濡目染之下,他引起重视是非常正常的。
  
      再者,如果当初耿帅能够得到很好的心理辅导,他未必会走上这样一条路。
  
      “我和教导员做了一份新的一日连队生活制度,我说一说,大家提出意见来。”李牧说着,看着文件夹念起来,“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五点三十五分早操,六点三十分整理内务和洗漱,七点开饭,七点半操课,十一点半结束上午操课,十二点开饭,十二点半午休,一点半操课,下午五点半晚饭,晚上安排体能训练,九点整点名,九点半熄灯。每周有两天高强度,周六日各半天体能训练。”
  
      说完,大家都张大嘴巴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样的强度,放在老兵身上都显得大了些,更何况是新兵。尤其是每周两天的高强度。什么叫高强度,那就是从早上起床到晚上十点半,这段时间内除了半个小时吃饭,其余时间都是在训练!
  
      李副团长要搞死那些新兵蛋子吗?
  
      此时此刻,新兵蛋子们都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