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二章 死而复生的人

第二章 死而复生的人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郭老师当时见到他的反应,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陈智刚开始很惊yà,但小孩子的思维是简单的,以为一切都没事了,那个车祸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有件事不同了,郭老师从此以后再没对他表示过关心,就是陈智主dòng去说话,郭老师也不爱理他。在陈智当时简单的思维里,认为可能是老师怪他没有去赴约,或者是其它什么原因。总之大人的世界很奇怪。后来那个郭老师很快就转走了,陈智也慢慢忘记了这件事,这张纸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进了书皮里。
  
      十五年后的今天,这张纸条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尘封了很久的记忆才在陈智的脑海中慢慢展现。而当时他觉得很合理的事情,此刻在他这个成年人的眼中,都开始显得那么的不合理。
  
      那种解放卡车马力极大,对正常人的撞击绝对是致命的,就算这个人没有被撞死,起码应该被撞成重伤,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第二天的讲台上。
  
      一个认识没多少天的新老师,让一个三年级的孩子逃课去找他,而且距离还是如此之远,这让陈智觉得有些蹊跷。
  
      细细回忆起来,当时卡车后面载着的那些人,都穿着老旧的迷彩服,每个人的身手都十分矫健,从车上一跃而下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猛兽的气息,这群人的目的更像是去抓人。
  
      陈智一晚上没睡好,一直在整理自己的记忆,因为儿时的记忆很模糊,甚至有很多是自己伪造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陈智对这段记忆印象特别深,而且对一些重要的细节非常肯定。好像有一个人在他耳边低声说:“千万要来找我”。
  
      第二天一早,陈智就出去找工作了,没了工作就没了收入,老头子可在养老院眼巴巴的等着呢,但陈智的脑子里却一直都在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想着那个奇怪的郭老师。
  
      铆工的工作其实不难找,但到劳务市场找工作的却不顺利,大多数工资都不高,还要压月发放,或者就需要去外地。陈智不能去外地,他还有父亲要照顾。
  
      转了大半天的陈智灰溜溜的走回居住的家属区,这是一片老职工楼,住的都是A钢的工人家属。楼群里有家包子铺,刘晓红正站在那里卖包子。
  
      刘晓红是陈智的小学和初中同学,那时候A钢工人的孩子基本都上A钢的附属小学和中学。刘晓红长得一般,又黑又瘦,像没发育好似的,胆子还小,说话声音小的像蚊子,但上学时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她初中那年,她爸得了肺癌,她家里倾家荡产给他爸治病,连房子都卖了,但他爸还是走了,只给她和她妈留下了一大笔债。刘晓红初中没上完就辍了学,和她妈一起在这里租了个一楼卖包子。
  
      “陈智,工作找到了吗?”刘晓红看到陈智问道,刘晓红对陈智一直很关心,陈智小学时候的书皮就是刘晓红给包的。
  
      “没,明天我再去看看!”陈智低声说,眼睛里满是疲惫。
  
      刘晓红微微楞了一下,没有再问,转身从热气腾腾的蒸笼中拿了几个包子,递给陈智:“没吃饭呢吧,拿回家吃吧。”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陈智非常不喜欢占人便宜,但每次刘晓红给他包子的时候,他都推脱不过。
  
      “吃过了?那就留着晚上吃吧!”刘晓红笑着将包子硬塞到陈智的手里,转身忙去了。
  
      陈智看着刘晓红被热气熏的通红的小脸,心里暖暖的。
  
      “哦,那谢谢你。对了,我问你个事,你还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新来给我们上数学课的那个郭老师吗?他后来去哪了?”陈智把包子放进背包里说。
  
      “哪有什么新来的老师啊,我们从头到尾就一个数学老师,就是那个很凶的胖女人,从来都没换过,你记错了吧?”刘晓红放下手里的活,一脸疑惑的说道。
  
      “你再好好想想,绝对是个男老师,只是后来调走了,是不是时间太久你忘了啊?”陈智心生蹊跷。
  
      “不会的,你要说别的老师我会忘,但数学老师绝对不会,你忘啦?小学的时候我是学习委员,跟老师们接触是最多的,而且小学我们班就没来过什么男老师。”刘晓红坚定的说道。
  
      陈智从刘晓红的眼神中知道,她没骗自己。他有些混乱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昨天没睡好,出现幻觉了?可那张纸条却真实存在啊!那个郭老师绝对出现过,他对那块金边的欧米茄表的印象太深了。
  
      “大傻红,你家包子铺又特么扰民了,你知道吧?你信不信今天我把你这破摊儿给砸了啊?”
  
      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在原本有些安静的小区里响起,也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陈智一看过来的那几个人,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对面过来的几个年轻人,为首的身材偏瘦,白净的脸带点雀斑,走起路来浑身乱颤,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他叫苟世飞,大伙背后都叫他狗是非。这货也真对得起这个外号,为人特别的狗性,欺软怕硬,喜欢在背后说别人的是非,那张嘴都不如个好老娘们。苟世飞的妈离婚以后,跟了一个警察局的老头,说是个小领导,但大家都没见过,倒是苟世飞天天把老头挂在嘴上,叫的比自己亲爹还亲。
  
      “大傻红,你家包子用死人肉做的啊?这么臭!”苟世飞直接拿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神色凶狠的斥道,他身后的两个人也没闲着,一个劲的把包子往嘴里塞。
  
      刘晓红看见苟世飞就想哭,怯生生的说道“大飞哥,我家这包子都是新鲜的猪肉,不会臭的,我这包子铺里也没啥大动jìng,不可能扰民吧!”
  
      “怎么?那是我说错了?”苟世飞一把扔掉手里的半个包子,将包子铺前的凳子直接踢飞了出去。
  
      放在平日里,陈智绝对会绕着这个苟世飞走,倒不是说苟世飞有多厉害,就是这家伙每次出来都带着人,这些人都是附近的社会上的人,苟世飞也都死气白赖的跟着他们,哥长哥短的叫着,这一带也还真没几个人想惹他。
  
      但今天陈智当面看着刘晓红被欺负了,他一个男人这时候也不能一声不吭啊!陈智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很是客气的说道:“大飞,咱们都是老同学,她也不容易,天挺冷的咱就别为难她了。”
  
      “陈智,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大飞也是你能叫的吗?怎么?想在老子面前玩英雄救美啊?那你也找个好点的啊,这大傻红长得这么丑,你这口味倒是挺重,不过细看下来,你俩也是天生一对,母配乌鸦。”说完苟世飞和他身后的两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都是同学,没必要这样吧?”陈智冷着脸说道,这个苟世飞说话实在太难听。
  
      “少特么的来巴结老子,你一个失业的,也来跟我装?再特妈的不识好歹,老子叫人把你老头从养老院里丢出来。”苟世飞厉声说道。
  
      陈智没有答话,不知道从哪摸了一把铁锹握在手上,脸色铁青的看着苟世飞三人。
  
      苟世飞虽然平日里飞扬跋扈,横行霸道的,但真要动起手来,他心里是害怕的。陈智平常在他的印象中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这种人真要动起怒来,就是神仙都敢杀。
  
      “你想干嘛?我爸可是警察局的领导,闹出事,吃亏的肯定是你!”苟世飞眼珠子乱转,心中暗暗发苦,陈智今天怎么成炸毛鸡了?还敢动手了呢?
  
      “哎呀,你们这是干嘛啊?大家都是同学,不要因为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小飞啊,我们家晓红不好,怠慢了你,阿姨请你吃包子,我回去好好教xùn教xùn这死丫头。”刘晓红她妈从屋里跑了出来,急忙说道。
  
      陈智也将手中的铁锹松了松,苟世飞眼尖,自然知道台阶来了,发狠的指着陈智说,“姓陈的,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要让你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
  
      苟世飞带着身后的两人走了,而一旁的刘晓红已经泣不成声,红妈在一旁安慰,陈智也插不上什么话,悄无声息的回家了。
  
      回到家后,陈智再次将那张纸条拿了出来,仔细看着。这纸条是从一张老式的信纸上撕下来的,虽然开始泛黄,但上miàn的字迹却依旧清晰,一看就是个男人的笔迹,而且练过书法。
  
      青年锻造厂,陈智极力的想着这个地方,自从他长大后,就没听到过这个厂子的半点信息,这么多年了,估计这个厂早就废弃了。
  
      陈智拿出手机,给两个现在还联系的小学同学打了电huà,得到的答案和刘晓红说的一样。陈智甚至给原来的班主任打了电huà,同样给了陈智一个肯定的答案,压根儿就没这个人。陈智的思维陷入了迷雾之中,这个郭老师仿佛只在陈智一个人的记忆中出现过,难道是他见鬼了?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