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三章 仓库里的秘密

第三章 仓库里的秘密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作为一个现代人,陈智是个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他不相信鬼神之说,但这一次直jue告诉他,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他总感觉,他应该再去一次那个青年锻造厂,那里有他要的答案。
  
      一盒香烟他已经抽了大半,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只差十分钟就到十二点了,窗外一片漆黑。
  
      那个郭老师到底找我要干什么?为什么没人记得他,陈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执着的好奇心一直在折磨着他。忽然,一个恐怖的想法冲进到陈智的脑子里,“如果他已经死了呢?十五年前就在那个仓库门前被撞死了呢?那后来,我看到的是什么?鬼?”
  
      在灭掉最后一根烟头后,陈智做了一个决定,就今天晚上,去那个仓库看看到底发生过什么,不再受这种好奇心的煎熬。就算那个厂子没有废弃,大晚上的也没人注yì他。
  
      陈智将纸条上的地图重新画到一张白纸上,青年锻造厂所处的位置很是偏僻,但外面的出租司机应该可以找到那里。陈智拿好手机和地图,收拾了一个手提的工具包,里面放着一些简单的工具,换上一身劳动服,将帽檐压得很低走出了家门。
  
      去那里坐公车是不可能的了,陈智拦了一辆出租,司机看了眼陈智,虽然没说什么,但眼神中显得十分的警惕,打劫出租司机的事在这座城市中偶有发生,而陈智给他的感觉又十分的可疑。
  
      陈智上车和司机说了一下目的地,司机说他知道那个厂,很早以前就废弃了。他可以带陈智去,但要多付二十元钱,陈智同意了。
  
      “小老弟,这深更半夜的跑去那里做什么啊?那厂子好像已经荒废很久了,也就是我,旁人还不一定敢带你去。”司机试探性的问道。
  
      “去拿点东西,拿好东西我立刻就出来,你稍微等我一会。”陈智低声说道。
  
      “拿东西?那厂子都废了很久了,据说里面还闹过鬼,能有什么东西啊?”司机继续问道,陈智在他看来越来越诡异了。
  
      陈智没有再说话,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地图,出租司机想了想多出来的二十块钱,一咬牙踩着油门走了。
  
      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出租车两旁的建筑越来越稀少,有的也大多是些废弃建筑,大约有四十分钟,出租车停在了青年锻造厂的门口。
  
      下车后,陈智感觉这个地方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只是过了这么久更加破败了一些,厂门口的青年锻造厂几个字依旧存在。
  
      “小老弟,我就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你要是不出来我可就走了,还有,你得把钱先给我,这鬼地方你不怕我还怕呢。”司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陈智把来时的车费和手机号都给了他,告诉他出来时给他剩下的钱。
  
      出租司机刚想说不干,但却发现陈智已经快步朝着厂子里面走去,他也不敢再出声,缩了缩脖子待在了车里。
  
      厂子的大门被铁栏杆围了起来,这是典型的六十年代的厂区大门,不过经过了十多年的风雨侵蚀,栏杆中已经有了缺口,他刚好能钻进qù。
  
      里面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路两边都是一人高的野草,许多的铁零件散落在野草中,上miàn已经锈迹斑斑,在漆黑的夜里,它们看起来如同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野兽一般,显得格外的狰狞,时不时的有凉风刮过,陈智顿时觉得脖子一紧。
  
      按照地图陈智很快确定了方向,这一路上都是水泥路,不消一会的功夫,他已经站在了记忆中那个厂房的门口。
  
      厂房的里面漆黑得可怕,微弱的月光根本照不进qù,里面似乎有一种可怕的气息,如同有狞笑的鬼魅在里面等着陈智自投罗网,即便是不信鬼神的陈智都觉得双腿发软。
  
      他从工具包里将手电拿了出来,这是个狼眼手电,买的时候花了他不少的银子,手电的光线很强,能照射到数十米远的地方,陈智壮了壮胆子,紧了紧背着的工具包,将一根撬棍握在了手中,朝着厂房内走去。
  
      进到厂房里后,周围一下子就漆黑了起来,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陈智路过了一些器械操作台,上miàn落着厚厚的灰,上miàn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工具,厂房里面很深,他走了足足有两百多米,好像走进了阴曹地府。这时,他碰到了一个值班室,他的记忆中对这个值班室的印象很模糊。
  
      值班室的门是一个老化的木门,上miàn布满了灰尘,陈智走上前去,用撬棍推了推木门,那木门老化的很严重直接倒了下来,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在空旷的仓库中回荡。
  
      陈智拿着手电照了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人也走了进qù,一张老式的木桌,一张简易的单人床,还有一个折叠的凳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红色的本子。
  
      这是一本工作日记,他翻开中间的一页,上miàn写着:“厂内一切正常,重要零件明日送到,注yì接收。”后面的日期写的是1992年7月4号。陈智再翻后一页就没有字了。
  
      木桌下面有一个抽屉,打开抽屉里面有一个行军水壶,陈智拿起来晃了晃,感觉到里面有水声,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可能是因为时间的关xì,这酒的香味要比一般的酒浓郁很多。
  
      那时候的人都比较穷,所以大家都比较节省,这小半壶的白酒不太可能随便扔掉,但他的主人却没有把它带走,陈智的心中有了疑问,是忘记了?还是来不及拿?
  
      眼下陈智没有空去想那么多,他要做的是第一时间找到那间仓库,他将水壶放回了原位走出了值班室,继续朝着漆黑的深处走去。
  
      这一路上他的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仿佛暗中有人在盯着他一样,而自己走的仿佛不是阳间的路,而是阴间的鬼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走了过久,仿佛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厂房的后门出现在他的手电光下,这个地方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走过这扇门就是那个记忆中的仓库了。
  
      陈智推开后门出去后,看到的景象让他心中一沉,他远远的就瞧见那仓库门上有一个大凹陷,被撞击的痕迹还在,如此说来他当初见到的一切就都是真的。他感觉手心有些冒汗,急忙在衣服上擦了擦。
  
      仓库的大门是一个当年很常见的大铁门,此时上miàn已经布满了锈迹,大门的中间是凹进qù的,这个门没有修复过,陈智摸着上miàn的凹陷,心里想:“这样程度的撞击,人在第二天怎么可能会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呢?”
  
      此刻陈智的大脑已经无法控制的开始恐惧和幻想了,四周有一阵风刮过,他感觉远处的野草中似乎站着一个人,正看着他,冲着他诡异的笑,而郭老师似乎就站在这仓库的门后,浑身血淋淋的,面目狰狞的瞪着他。
  
      恐怖的气息让他浑身冷汗淋漓,但此刻要打退堂鼓是绝对不可能了,何况如果他现在走了,那他以后会永yuǎn被这件事所折磨。
  
      “一定要进qù看看!”陈智心中定神道,将手电含在嘴里,双手紧握住撬棍,将铁门上的锁直接撬开,门开了,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一阵阴风从里面吹出来,让陈智感觉到仿佛打开的是通往地狱的大门。
  
      一股浓重的怪味混着金属味扑面而来。陈智打开手电扫了一下,仓库并不大,堆满了乱七八糟的铁零件和不知道多少年的破箱子。陈智踩着这些东西小心的走到里面,翻了翻,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但他注yì到,在房间中有一个非常别扭的地方,仓库中间的地面上放着一个大木头箱子,非常孤立,好像是被特意放在这里的。
  
      木箱上miàn全是发霉的绿毛,陈智试着推了一下,箱子很沉,他用足全身的力气,双手按住木箱的前端,腿一用力,伴随着沉闷的摩擦声,木箱缓缓的被推开,下面的地面随之露了出来。他看到在木箱的下面,有一个铁皮的地窖拉门,上miàn绑着粗重的铁链和一个精致的小锁头。
  
      这里面藏着什么吗?陈智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着,不断的咽着口水,此刻的他很紧张,从未有过的紧张。
  
      这个锁头十分的精致,在经过了这么多年后却没有半点锈迹,陈智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它砸开。
  
      他伸手吃力的拉开了地窖沉重的铁门,地窖的下面露出一个铁长梯,通道下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有多深,显得格外的阴森可怕。
  
      陈智拍拍脸定了定神,把手电咬在嘴上。顺着铁长梯爬了下去,这长梯不算太长,也就十来米,陈智花了不到五分钟,就到底了。当陈智双脚落地时,一股巨大的霉味扑面而来,他用手电对着前面扫了一下,发霉的墙皮很多都剥落了下来。当他用手电照到地上时,看到的东西让他的每个毛细血管都炸开了。
  
      那里躺着一具已经完全风干,狰狞扭曲的尸体,尸体的手腕上很晃眼的带着那只欧米茄男士手表,表盘的边条是非常显眼的金色。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