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四章 又见郭老师

第四章 又见郭老师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陈智像被雷击中一样僵在那里,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等他反应过来看到的是一具尸体的时候,顿时魂不附体。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里,他转身朝着楼梯连滚带爬的跑去。陈智的后脑勺冷飕飕的,感觉身后的那个尸体似乎已经看见他了,从地上向他爬来,想要用干枯的手去抓陈智的脚。陈智像箭一样冲出了地窖门,疯狂的向出口跑去,腿上的肌肉因恐惧而剧烈的痉挛着,不过此刻他顾不上疼痛。而就在他要跑出去的时候,忽然被一块石头绊倒了,陈智咣当一声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与此同时身后阴风阵阵,似乎那个尸体追过来了,面目狰狞的扑到了他的身上,指甲刺进了他的肉里,他疯狂的嘶喊了起来。
  
      当陈智的理智回来的时候,他发现嗓子已经嘶哑了。他试着喊了一声,声音传的很远,显得格外恐怖。东北三九天的寒风毫不留情的打在他的脸上,鼻涕都已经冻成了冰。陈智慢慢冷静了下来,翻身坐了起来,看着天上朦朦胧胧的月亮,周围是静悄悄的厂区,一片漆黑。没有什么尸体追过来,刚才是他自己吓的失去理智了。
  
      一阵凉风吹来,陈智哆哆嗦嗦的点上了一根烟,对自己说:“看来那个郭老师真的存在,他就死在那个地窖里,那后来他看见的那个是什么?郭老师的灵魂?鬼?。”
  
      此时的陈智打心底里想立刻离开这个,离开这个鬼地方,管它娘的来龙去脉事实真相,只想赶快回到家里去。
  
      但是陈智没有走,原因很简单,他看到了那块欧米茄手表。
  
      陈智想到了自己那中风在床,连说话都困难的老父亲,下个月就要被赶出养老院了。陈智太需要钱了,需要的能让他能克服人类原有的那种恐惧。那块欧米茄牌手表应该能值些钱,起码能够交他爸下月的养老费。如果他现在从这个鬼厂里跑出去,明天如果报警,警察就会把手表和尸体一起带走,那陈智就没有机huì拿那块表了。如果不报警,这鬼地方他还敢来第二次吗?
  
      什么叫恐怖?鬼神么?比起自己双手颤抖,年迈瘫痪的父亲无处安身,鬼神算恐怖么?就算那个地窖里真有鬼等着他,为了他爸,他也遇鬼斩鬼,遇神杀神。
  
      陈智掐掉手里的烟,感觉已经没那么害怕了,他经常有这种感觉,他的潜意识里有一种被隐藏的性格,非常的冷静和决绝,在关jiàn时刻就会触发出来。
  
      “不行我得回去!”
  
      他首先把手提袋放到仓库外,防止像刚才一样惊吓过度扔在里面,如果警察来到这里发现手提袋就麻烦了。然hòu他到地窖口向下看了一下,刚才手电掉在了下面,下面有光,能清晰的看到下面的地面。估算了一下到地面的高度,回忆一下尸体所在的位置,设计一下把表拿下来最快的步骤,尽量减少浪fèi时间的动作,好减少产生恐惧的时间。
  
      最后他决定嘴里默念着数字行动。因为人在默念的时候,脑袋的思维就不会那么敏锐,脑中没有那么多的联想,就不会那么害怕。
  
      在下地窖之前,陈智对着地窖内磕了三个头,低声说:“郭老师,我是您的学生陈智,我现在碰到事情转不开,借您的手表救救急,求您别怪罪我,您原来不也说过那块手表是要给我的嘛。您放心,我明天就报警,给您洗血沉冤,您可千万别吓我啊,等我有钱了,一定给您烧名车美女。”
  
      陈智表完决心之后,开始顺着梯子往下爬,扔在下面的狼眼手电很亮,他循着灯光而去。
  
      他没有向别处乱看,而是先把手电捡了起来,直接用手电晃到尸体的位置。
  
      当陈智再一次看见那具尸体时,刚刚的恐惧再度涌了上来,尸体的样子太恐怖了,尸体整体向后弯曲,不合常理的扭曲着,两只手向前抓伸着,嘴张的极大,好像死前受过极大的酷刑。
  
      太可怕了,被车撞死相会这么恐怖。他立刻摇摇头,甩开这些思想,不停的告诉自己,:“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看,拿了表就走。”
  
      陈智哆哆嗦嗦的走到尸体的旁边,避开尸体的头不看,去找尸体的手。找到后,他在尸体的旁边蹲了下了,看到尸体上的肌肉干枯发紫,手畸形的伸展着,好像要来抓他。陈智此时的身体已经吓硬了,上下牙打颤,他嘴里默念着数字,去解手表的表带。
  
      当陈智的手刚碰到尸体的手腕时,一丝冰冷的触感传送过来,陈智的手哆嗦了一下,心脏都快吐出来了。还好表的皮带已经发糟了,一拉就掉了下来。陈智长出了一口气,把表塞进大衣口袋里。
  
      陈智正要转身离开时,手机忽然响了,他心中一紧,手电就离手了。
  
      “你好,有电huà来了,快接电huà。”这个原本熟悉的彩铃,在这个诡异的地窖里变得十分的恐怖,陈智不接也知道,一定是等在外面的出租司机,这家伙还真敬业,还等着呢,陈智没心思跟他废话,把电huà按了,就去找手电。
  
      当等到陈智去找手电时,却发现手电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旁边,手电的光正好照到尸体的脸上,照的一清二楚。尸体大张着嘴,眼珠干瘪,露出黑洞洞的眼眶,正阴森森的看着他。
  
      陈智这一吓可不轻,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不能控制自己的盯着尸体,腿在此刻也失去了知觉。
  
      他记得尸体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和最后一次见到郭老师的记忆一样,那是一件当时很流行的深蓝色外tào,上miàn有金利来的标志。他看到尸体的头上很多裂痕,像被人用刀砍过一样,而尸体的那张脸,陈智一眼就认出来了,那真的就是郭老师。
  
      陈智的大脑迅速的提醒自己,什么都别想,赶快离开这里。他不敢再看尸体的脸,把手电咬在嘴上,用最快的速度爬上铁梯。
  
      当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仓库外时,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湿透了,在这寒冬的天气,他头上的汗滴答滴答的掉在眼睛上。他提上手提袋从厂房的后门走进qù,急急忙忙往的回走,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出这个鬼厂。
  
      不知道为什么,前面的路变得特别长,而且陈智感觉背后一阵阵阴风吹来。好像那个尸体一直在后面跟着他,随时都会扑过来抓他一样。
  
      陈智的理智告诉自己,:“别联想,快走。”他快步的走到先前碰到的值班室,正要继续走。忽然一个信号进到他的脑袋里,“不对。”
  
      他回头看向值班室,脑袋里一个霹雳。值班室的灯什么时候亮了?刚才明明是关着灯的呀!
  
      陈智清晰的记得刚才他进到这个值班室时,室内是绝对没有灯的,而且一个废置了十多年的工厂,是不可能有供电的。
  
      陈智脑袋飞速旋转着,脚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陈智不理解自己是一种什么该死的心理停下来去看那扇窗户的,但看到的景象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窗户上映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人型影子,那东西笔直的站着,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旁边耷拉着,没有肩膀,双手和脸死死的贴在窗户上,正盯着陈智,在值班室灰黄的灯光下,那分明就是一张鬼脸。
  
      陈智的精神彻底崩溃了,他疯狂的大喊着,发疯的往门口跑,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他大脑一片空白的跑到了大门外。
  
      那辆出租车还在那里,司机正焦急的探头看着窗外,当他看到陈智跑出来的样子时,差点没吓死。
  
      陈智一个箭步上了车,嘴里狂喊:“快开,快开”
  
      出租车司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忙把车开走了。
  
      在车上,陈智才感觉自己终于回到了阳间,他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出租司机一路上不停的抱怨着,但陈智已经听不太清了,他只感觉自己原来所有的世界观,都已经土崩瓦解了。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