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十六章 巨大的谎言

第十六章 巨大的谎言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里,陈智反反复复的研究了从地下室拿出来的那本《青年锻造厂技术专家档案》,上miàn记载,他的父亲陈逸阳的确在1989年-1992年期间,在青年锻造厂工作过,担任机密金属开发工程师。
  
      他看到他父亲的简历上写着:
  
      1977年(15岁)国家重点工程少年班毕业
  
      1980年(18岁)首都科技大学特殊方向培养班
  
      1984年(22岁)国家特殊科技硕士班
  
      他父亲的父亲,也就是他的爷爷也是国家科研部的权威专家,主攻精密仪器制造和科研开发,于1992年去世。
  
      简历的旁边盖着印有“机密”的红章。陈智虽然不能完全看懂,但他明白,他爸的这张简历实在是太拉风了。而且,他爷爷是科研专家?他真有点蒙圈了,爸爸很少提到陈智的爷爷,就是偶尔陈智问到,他爸立刻就还以破口大骂,说陈智的爷爷不配陈智提起,如果再提就要挨揍,表现的非常激动。
  
      “既然老爸是这么拉风的人,为什么来Z钢做个那么普通的工人呢?”陈智纳闷着。最令他理解不了的是文件上写的那句“胃肠性酒精过敏”。他爸既然有胃肠性酒精过敏,那他为什么还这么拼命的喝酒呢?
  
      陈智上网查了一下,胃肠性酒精过敏的患者在喝酒时胃肠内疼痛难忍,非常痛苦。他想了想父亲过去的样子,那简直就是嗜酒如命啊,如果酒精带来的痛苦要大大超过酒精所带来的快乐,那他为什么还要拼命的喝呢?除非,有一个比疼痛更可怕的事在威胁着他。
  
      那段时间,陈智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些履历上文字的意义,网上很少提到这些信息,只看到有一个帖子说到国家重点工程少年班的事,说那是一个传说中天才少年汇聚的学习班,里面的学员都是国家科研机构在全国各地挑选的智商180以上的天才少年,陈智知道牛顿的智商是190,那么说他爸和牛顿一样聪明?陈智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如果他爷爷是一个高智商的人,他的父亲也是,那么陈智理论上也应该不笨,那他自己为什么混成了现在这个样?难道他大脑遗传的是他妈?而且他妈…,陈智的思路已经乱成了麻。
  
      陈智经过地下室之旅后,已经有了一些心里的承shòu能力和判断力了,他对现在自己心里怀疑的事情已经有了五成把握。他把家里的老相册翻了出来,去找自己小时候和妈妈的合影。他一岁左右时,她妈和他照了很多相片,有去公园的合影,还有母子艺术照。他们母子长得非常像,他妈妈那时候留着齐腰的长发,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的非常时髦,抱着陈智笑得很灿烂。但陈智两岁以后就没有任何照片了,相册里甚至连妈妈的个人照都没有。
  
      看了这些照片,陈智的心里已经有了九成把握,他抽了一根烟后,拨通了妈妈的电huà。
  
      “什么事?”那边又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妈,我爸的养老院要给我爸换个病房,需要签家属同意书,要你签个字,你住在哪里?我去找你。”陈智说。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你别来我这,我等会去找你。”电huà那边说完就挂了。
  
      陈智挂掉电huà后,先去楼下复印社打印了一份“养老院家属移交同意书”,照着网上的模板打的。打好后,他回到家里,找了一小块砂纸,用剪刀剪下细小的一条,用502胶水仔仔细细的粘在签字笔的握笔部分,然hòu放在窗口自然晾干。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妈来了,她自己有钥匙,直接打开门走了进来。
  
      他看见他妈还是老样子,齐耳的短发,一脸素颜,手里拿着廉价的女包。
  
      “在哪儿签字?”他妈冷冰冰的说。
  
      “妈,你头发被风吹乱了,梳一梳吧。”陈智把木梳递了过去。
  
      他妈没伸手接,甩了甩头发说:“不用,在哪里签?”
  
      “在这里”陈智把文件和笔递了过去。
  
      陈智妈伸手接过来,快速的签了字,然hòu抬眼仔细看了看陈智,问:“你这些天去哪儿了?”
  
      “没去哪儿,去朋友家待了两天。”陈智答道。
  
      陈智妈把笔扔在桌子上,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是陈智心理最为矛盾的几天,他在等一个结果,关xì到他整个前半生的结果。在一星期以后,结果出来了,陈智看到结果的那一刻,眼泪无法控制的流了出来。
  
      第二天,陈智去养老院看他的父亲,他先把那把军用直刀绑在腿上,开车向他父亲的养老院驶去。
  
      到养老院的时候,看到他爸爸还像往常一样靠在窗口流着口水,双手不停颤抖着。这时,病房的护士推着点滴车走了进来。
  
      “我们什么时候要给你爸换病房了,你妈前天过来问我们,说是你说的。哪有的事儿啊?告诉你,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再便宜的没有了。”那护士非常不高兴的说道。
  
      “什么?我妈来过了?陈智的脑袋嗡了一声,“真快呀!”。
  
      护士走了之后,他坐在他爸的床边,拿出那本《青年锻造厂技术专家档案》说:“爸,你仔细听我说,我最近认识了一些很厉害的人,他们认识我以前的一个小学老师,事情一句两句说不清。但那个青年锻造厂的地下室我去过了,我知道你原来在那里工作过,这是你的档案,上miàn有你的履历,还记着你有酒精过敏症的事。”陈智摇了摇那本册子,“我怀疑你现在是装疯的,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尽管小声告诉我。如果这房间里有摄像头或者监听器,你现在就眨三下眼睛。”
  
      陈智爸爸的眼睛死死盯着那本《青年锻造厂技术专家档案》,表情非常严肃,也不流口水了,嘴唇哆嗦着,眨了一下眼睛。忽然,他看了看陈智的背后,立刻又恢复刚才中风的样子了。
  
      陈智下意识的回头一看,门口处,他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两只眼睛阴冷的看着他,他妈妈的头发斜向了右边,左边露出一小块头皮,血红血红的,像被扒了皮。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