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十七章 鬼母

第十七章 鬼母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陈智控制了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笑着对他妈说:“妈!你来啦!护士说通知错了,不是让我爸转房!”
  
      “哦!”陈智妈走了过来,眼睛冷飕飕的看着陈智,像一双利剑一样,好像能看穿陈智的内心。
  
      “你干什么来了?”陈智岔开话题的问道。
  
      “我来给你爸送些吃的”,他妈说着走了过来,把饭盒放在桌子上,里面有几个菜。
  
      陈智爸还是那个样子,双手颤抖着,哈喇子流的胸口都是。他妈动作僵硬的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给他爸吃。
  
      “妈!你住在哪里?等会我想去看看,顺便和你聊些事情!”陈智淡淡的说。
  
      他妈忽然不动了,拿勺子的手僵硬的停在半空中。
  
      “你为什么忽然要去我家?有什么事?”他妈冷冰冰的问,声音有些不对劲,像是声带受损后发出的声音。陈智的心砰砰跳了起来,他把手机拿出来,迅速的给三子发了个微信,“快来救我,带人,然hòu一键把位置在微信里转发了过去”。发完微信,陈智一抬头,吓得心差点没跳出来。他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的手机屏幕。
  
      “你知道了什么?”他妈右手按在了陈智的肩膀上。
  
      陈智立刻感觉肩膀一阵剧痛,像要骨折了一样,一个女人绝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劲,就是一个精壮的男人也没有这种力量。
  
      “我,我不知道什么,我就是想去你那坐坐,我没去过,好奇。”陈智晃了一下肩膀,没挣脱开。
  
      “说实话,我是你妈妈!”对方的声音已经变得十分沙哑怪异。
  
      “你根本不是我妈,你只是一个自称是我妈的人!”陈智肩膀拼命的一甩,挣脱他妈妈的手,向旁边用力一跳,跳出一米多远,伸手把军刀拔了出来。
  
      “我看过小时候的照片,我妈在我小时候非常爱打扮,喜欢化妆,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女人的审美观念和穿着习惯是不会轻易改biàn的。而你总是留着男式的短发,并且不化妆,穿着风格和我妈大相径庭,只能说明一件事,你根本就不是我妈,你只是顶着我妈的外皮,而你那张皮是画不了妆的。”陈智激动的说道。
  
      “你别乱想,我只是年龄大了,不喜欢那些了”陈智妈的声音好像没有那么恐怖了。
  
      “还有,你从来不让我去你家,那是因为你家应该有很多细节东西怕我发现吧?你之前每周都过来给我打扫房间,像钟点工一样,其实你是来检查我这里有什么可疑的东西,监视我与外界接触的情况。你生怕掉头发,我给你梳子梳头你都不梳,我细想过了,我从小到大就没看见过,你一根掉落的头发或指甲,你这么小心是因为怕留有DNA的证据吧?但是你没想到,我给你签字的笔上粘有砂纸,刮下了你的皮屑。我已经做了DNA亲子鉴定。”陈智的声音越说越快,头上已经紧张的大汗淋漓,他知道,他必须拖延时间等三子来救他。
  
      “我们的DNA检测说,我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xì,你的DNA组合不全,你甚至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类。”陈智把刀交到右手,挡在胸前,侧着身子,摆好了架势,随时准备拼命。
  
      就看******脸忽然僵住了,随后发出了一串尖锐渗人的笑声,非常刺耳,嘴角不可思议的咧到耳根,露出血红的牙龈。
  
      陈智知道自己有点失算了,他没想到他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养老院里,他原计划先把他爸接走,然hòu让老筋斗帮忙找几个人,最好带上鬼刀,再去处理他这个所谓的妈妈。
  
      “说!我亲妈呢?是不是让你杀了?”陈智说到这,非常激动,眼圈通红,手里死死的握住刀。
  
      就看陈智妈的头发脱落了,向下一躬身,整个身体从皮肤中蜕了出来,露出血红的身子,脑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旁边耷拉着,没有肩胛骨,陈智一眼就认出,这就是在值班室看到的那个鬼影人。
  
      那个鬼妈“嗖”的一声向陈智扑来,陈智早就做好准备,向右一侧身,翻手一刀向鬼妈的后脑扎去。但还没扎到它,就被它一下抓住胳膊,把刀打到地上,随即就被鬼妈按在墙上,陈智发现鬼妈比那些血人动作快多了。
  
      鬼妈张开了满是尖牙的大嘴,一口咬在陈智脖子上,陈智就感觉脖子一疼,血液剧烈沸腾了起来,就在陈智以为自己的脖子要被咬断的时候,鬼妈却没有继续咬下去,好像有些犹豫。
  
      就在它犹豫的瞬间,就听见“噗”的一声,一把军刀插在鬼妈的脑后,鬼妈嘴一松,趴在陈智肩膀上不动了。
  
      陈智抬眼一看,拿刀的竟然是他爸。
  
      他爸能站起来了,而且很精神,眼神矍铄他爸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精神矍铄,眼神锐利,和那个中了风的酒蒙子简直判若两人。
  
      “爸,你,你装疯啊?”陈智磕磕巴巴的说。
  
      “我装疯,你才能活到今天”他爸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
  
      陈智爸一脚踢开趴在陈智身上的鬼妈,说道:“这家伙冒充你妈二十多年了,我为了消除它的顾虑,保你这条小命儿,忍着胃疼喝了二十年的白酒,天天装疯打人,这东西还是不走,天天来养老院查探我是不是装疯,现在你找到了帮手,我们父子终于有救了。
  
      在刚刚站起来的父亲嘴里,陈智听到了自己真实的身世。
  
      陈智的父亲是国家秘密档案内的高级科技人才,他们家里几代人都是遗传性的高智商,包括陈智的爷爷和几个叔叔。陈智的爷爷很厉害,他是国家科研部的主干力量,主攻精密仪器制造和科研开发。但他的爷爷更善于计算和掌控全局,他辅助经济调控部门挽救了数次东南亚的大型经济危机,为国家和社会做出了卓越贡献。
  
      在几个儿子里,陈智的父亲最像陈智的爷爷,陈智的父亲非常善于精细计算和推算蝴蝶效应,能精确的推算一件事情在各种情况下变化了五年之后的事,错误的概率非常低,他曾经协助警方破了很多大型案件。
  
      在陈智的父亲读硕士的那一年,认识了陈智的母亲,陈智的母亲是个非常普通的大学生,学的是幼儿教育,他们在一起恋爱结婚之后,被一起调到了现在的Z市。
  
      那时候国家非常重视Z钢,他们一队科研分子被秘密分到那个青年锻造厂,研制一种新型金属,地下室大量的黄金库存就是那个时候配置的。
  
      再后来,在陈智两岁那年,陈智的母亲因为意外事故在外地去世,陈智的父亲悲痛欲绝,但在他父亲要准备去单位递交死亡证明的时候,那个死去的陈智母亲又回来了。
  
      陈智的父亲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他马上就知道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老婆,是有人冒充的,而且这个冒充者非常诡异,绝对背后有严密的组织计划和不可告人的秘密。那时候陈智非常小,陈智的父亲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为了保护陈智,假装没有识破鬼妈,他自己要求掉到Z钢本厂,做一名普通工人。
  
      刚开始,地下研究所的领导是坚决不同意他父亲的申请的,但他父亲从那时候起天天买醉,酒后无德,到处撒野,后来就没人管他了。就这样,他父亲逃过了地下研究所的那一劫。
  
      在他父亲装疯卖傻了多年之后,感觉这个鬼妈没有要走的意思,而且监视的更严密了,对她耍酒疯,她也置之不理。于是在陈智技校毕业那年,陈智爸装成中了风,搬进养老院,让鬼妈和陈智分开,保护陈智的安全。
  
      “爸,辛苦你了,这么多年喝酒,胃肠受罪了吧?”陈智眼圈红了。
  
      “等你有孩子你就懂了,比起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生吞活剥,受这点苦不算什么。”陈智爸叹着气说,“胃疼只是一方面,我因为喝酒,后背表层皮肤反复的过敏,到了夏天就疼的受不了,以后慢慢治吧”
  
      陈智流着眼泪点了点头,问:这些怪物是什么东西?”
  
      “这些怪物叫摩驮罗,是传说中妖魔的一种,他们其实也是人类,在婴儿时期被人用药水烧去表皮皮肤,割断筋骨,套上外皮能够伪装成各种各样的人。他们原来都是女婴,在制作过程中大部分被烧伤后死亡,一小部分活下来,但没有智力只能战斗,非常少的几个能够有智力,冒充你妈的这个就是了。《聊斋》中的画皮就是形容这种妖怪。”他爸慢慢的说道。
  
      “那我亲妈呢?她是什么样的人?是被这些怪物杀的吗?”陈智问道。
  
      “你妈是死于一场意外事故,不是他们所为。你妈是个很单纯的人,非常的爱你,你小时候她天天抱着你到处走,唉!以后慢慢再说吧!”他有些沮丧,抬头看向他说:“你以前的人生就认倒霉吧!但你记住,你是我们陈家的儿子,有我们陈家优秀的基因,以后,你的人生就大不一样了。”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