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十九章 灵石

第十九章 灵石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陈智听后一愣,心想“神灵?什么神灵?雅典娜?太扯了吧!”
  
      “看来你不太相信”,豹爷看了看陈智疑惑的表情,神秘的笑了笑,递给陈智一只烟继续说道。
  
      “神灵和鬼怪一样,都是被人类神秘化了的概念。事实上,在很久以前,神灵是真实存在的,但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他们曾经也是人类,更准què的说,他们近似于人类。”
  
      豹爷吐了口烟,继续说道,“神灵之所以能够拥有神力,是因为一种叫做灵石的物质。”
  
      “灵石?”陈智问道
  
      “对!灵石!”豹爷说道。“灵石很稀有,也很珍guì,以后你会有机huì看到,灵石是这个世界运转的基础元素。”
  
      “那你们需要我做什么?”陈智听得晕头转向。
  
      “你自然有用处,但你现在没什么用,需要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
  
      陈智想了想说:“其实我一直想问,以你们的能力,应该早发现我妈被摩驮罗给换了吧?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豹爷点了点头,“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其中的关xì非常复杂!我们一直在调查之中。”
  
      “如果就因为你觉得事情复杂,没有告诉我真相,导致我和我爸被杀了呢?这对我和我父亲公平么?”陈智说到这里表情比较严肃。
  
      豹爷这时没有立刻说话,掐掉烟看了陈智一眼。
  
      “公平?什么叫做公平?跟你去地下室的那七个伙计都死了,他们是去保护你的,而你连他们的名zì都不知道,这叫公平么?”豹爷面无表情的说道。
  
      “生命是等价的,不是只有你和你亲人的生命才珍guì。而且,如果要说公平,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公平。”豹爷说到这里,低下了头沉思了一会,轻声说:“问题是我们往wǎng看错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陈智被豹爷的这番话说的一时语塞,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忽然觉得自己过去的想法,的确太狭隘和自私,此刻他心里,似乎充满了一种愧疚和自责的复杂情绪。他低头猛吸了两口烟,抬头问道:“那个郭老师来找我不是偶然吧?你跟他是什么关xì?”
  
      “他帮过我,我欠他一个人情”豹爷脸上的笑容忽然收住了,冷冷的说道:“你不该这么多问题,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陈智的头上立刻冒汗了,他明白,赶快见好就收吧。马上站起来向豹爷点个头说:“那您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从豹爷的房间里出来,陈智感觉自己的脑袋被强行填充了很多东西,感觉一阵头大了好几圈,他知道,他需要时间慢慢消化一下。
  
      回到餐厅后,看到酒桌上就剩胖威和三子,两人喝的满脸通红,光着膀子在侃大山,陈智爸和老筋斗好像去花园喝茶去了,鬼刀不知道去了哪里。
  
      胖威看见陈智,一把把他拉过来,勾着他的脖子对三子说:“告诉你,这小子特么够意思,虽然像卡愣子似的,但人不错。”
  
      陈智听这话就烦,架着胖威回到桌上,倒上白酒要跟他们喝几杯。
  
      “哎!你们知不知道,那个鬼刀是谁?”三子神秘的说。
  
      “不知道啊!但那小子可挺牛掰啊!”胖威说道。
  
      “告诉你,那个鬼刀相当厉害了,我三子从小跟在金叔身边,听到了很多他的传闻。”三子自豪的说道。“听说他的刀法十分了得,尤其是速度特别快,出刀如电,只看得见刀光看不见刀,很多人都是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解决了。”
  
      “我在地下室里见识过”陈智点头说道:“他是豹爷的手下吗?”
  
      “我们这里哪请得动他?他是那边的!”三子神秘的做了个手势。
  
      “那边?哪边?”胖威红着脸问道。
  
      “那边是个非常厉害的组织,神神秘秘的,具体什么样我也不清楚。鬼刀就是那边派来帮豹爷的,豹爷对他十分信任。”三子说到这里左右看了看,接着说:“听说那边高手如云,那里的武士分成三个等级,白带、蓝带、红带。红带最厉害,这世界上一共只有五个。而鬼刀就是最利害的红带武士,被派去保护你了,而豹爷身边跟着的几个都是蓝带,你说你现在重要不?”三子小声说道。
  
      “那豹爷和那边是什么关xì?”陈智非常感兴趣的问道。
  
      “他们是多年的合作关xì了,合作的业务很深入,具体我也不清楚,就这些我也不该说的,金叔知道了会骂死我的。”三子说道。
  
      “哎!我说三子,你小子特么是什么带?红的还是蓝的?不会是白的吧?”胖子打着酒嗝问道。
  
      “我有说过我是有带的武士么?”三子一脸的尴尬,“我从小被金叔收养,没机huì跟武士接触,这些都是从小偶尔听金叔说的,再说武士都是从那边调过来的,我也没机huì啊!”三子一脸的呆萌装。
  
      “哎我去,原来你小子是冒充的啊!”胖子一把勾住三子,灌起酒来。
  
      三个人喝了很多酒,都很高兴,半夜时终于喝不动了,就都上了楼。但陈智回到屋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心里有一种直jue,他有另一种更重要的角色,他自己还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老筋斗招呼大家去吃早点,研究着胖威和鬼刀搬到陈智家隔壁的事,最后决定大家一起跟陈智先去看看房子,然hòu三子带着大家去买家具和日用品。
  
      到了陈智住的小区,胖威非常失望,不停的抱怨太破了,后悔答应老筋斗。陈智懒得搭理他,当路过小红包子铺时,看见一群人围着包子铺看热闹,而刘晓红正蹲在中间的地上哭着。
  
      陈智让三子停车,走了下去,远远的就听见对面大呼小叫的嚷嚷着。
  
      “我家包子没问题,大家看看都是新鲜肉做的,你们这不是讹人么?”这是刘晓红妈妈的声音。
  
      “滚你M的,老子在你这吃坏了肚子,你不赔钱是不是?你是不是特么找打?”这是狗是非的声音。
  
      “怎么回事?”陈智大声问着挤进人群中,看见狗是非比划着(正假装要打人。
  
      狗是非看见陈智愣了一下,他知道陈智最近好像发达了,平常故意躲着他。
  
      “那个,大陈子,我在她家吃坏了肚子,跟她家说道说道,你挺忙的,别管这闲事了,去忙你的吧!”狗是非有点忌惮的说。
  
      陈智眉头一皱,“你说你吃坏了肚子,有证据么?那么多人吃他家包子,为什么偏偏就你吃坏了肚子?”陈智问道
  
      狗是非听见这话有些挂不住脸儿,大声喊道:“告诉你陈智,别多管闲事,别以为你在哪儿弄了辆车,就牛了,你别忘了我爸是谁。”狗是非逞着强,比划着让身边的人往上去。
  
      “你爸特么是谁啊?是李刚?”就看胖威不知道什么时候挤了进来,后面跟着三子和鬼刀。胖威一抬手掐住狗是非的脖子,像拎小鸡儿似的把狗是非拎了起来,右手拍着狗是非的脸,大声呵道“说啊!你爸是谁啊?”
  
      “我,我…”狗是非受了惊吓,一下子语不成句。
  
      “大点声,听不清!”胖威“啪、啪”扇了狗是非几个大嘴巴子,狗是非的脸迅速肿了起来。
  
      “不是,谁也不是”狗是非口齿不清的说,鼻血流了下来。
  
      胖威“切”的一声,不屑的把他扔到了地上,转头问陈智:“我说你属兔子的啊?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跑了?”
  
      陈智没理胖威,转头对三子说:“能先把这个闹事的带走吗?”
  
      “没问题,我立刻叫人拿麻袋过来。”三子凶神恶煞的走了过来,露出了黑社会的本色。
  
      这个时候的狗是非,左右看了一下,周围全都是人,他那两个手下见状不好,早遛之大吉了。
  
      要说狗是非真是见过世面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溜溜的给陈智跪下了。
  
      “哥,我错了,您当我是条狗,饶了我吧!”狗是非面无羞色说道。
  
      陈智被弄得哭笑不得,问道:“你原来的威风呢?你那个当领导的后爸呢?”
  
      “哥,您别笑我了,哪有什么后爸啊,那个老头我都没见过几回,有时候给我妈拿点钱,都没跟我说过话,我这么说不就是怕你们瞧不起我嘛。”狗是非跪的直苗苗的,献媚的说道。
  
      “我是个可怜人,哥你还不知道么?我亲爸吸毒被抓了,就靠我妈钓几个凯子养活我。哥,您是我亲哥,您就当我是条狗放了我吧!”狗是非眼睛里竟然流出了晶莹了泪珠来。
  
      “行行行,你可真是个人间极品啊!”陈智被他弄的都要吐了,“你以后不许再找包子铺麻烦了,滚吧!”陈智一摆手。
  
      “哥,您放心,以后嫂子的买卖就是我的买卖,有我在谁也别想捣乱”。狗是非立场坚定的说道。
  
      “少特么胡说”陈智满脸通红的骂道。他看了一眼刘晓红,刘晓红此刻看他的眼神就跟看见齐天大圣似的,充满了崇拜。陈智非常无语,跟红妈点了点头,几个人一起回车上了。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