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二十六章 出不去的房子

二十六章 出不去的房子

    “你好!有人在吗?打扰一下!”
  
      陈智一边用力敲别墅的大门,一边喊着。ranwenw?ww?.
  
      门立刻就被打开,从门缝里露出一张长女子的脸孔(去掉)。
  
      “谁啊?”
  
      女人一边问,一边慵懒的捋了一下头。
  
      “不好意思,非常抱歉,借我用一下厕所!我很急…”
  
      陈智已经急的顾不上礼貌了,像强盗一样一脚踏进玄关里。
  
      “啊----慢着,你…”
  
      丢下满脸疑惑的女子,陈智连续说“不好意思”就往屋子里冲。
  
      肚子已经忍到极限了,再也撑不住了。
  
      “厕所!厕所在哪里?”
  
      陈智用手按着屁股,大声喊道。
  
      “在…在那边!”女人见状后说道,用手指向走廊的尽头。
  
      “借我方便一下!”
  
      陈智一边解开皮带一边开门,掀起马桶盖,同时拉下裤子就往马桶蹲。
  
      “呼……”
  
      陈智化解了危机后一边抓头一边从厕所走出来,刚才那个长女人正在外面瞪着他。
  
      “你是谁啊?”
  
      长女人双手抱在胸前问道。
  
      女人大概二十四、五岁,穿着一件格子图案的针织裙子,妆化的有点浓,有些老土,不过,算是一位美女。
  
      她扬起下巴,把头往旁边甩了一下,挂在耳垂下的一对大珍珠耳环也跟着晃动。
  
      “你闯进别人家的房子,二话不说就往厕所里面冲,未免太没有礼貌了吧?我还以为是强盗闯进来了。”
  
      陈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真对不起,我刚才走在路上太急了,不然我也不能这样,真是太抱歉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您需要我帮忙做点什么吗?帮你抬点东西,干点体力活什么的,哈哈哈哈。”陈智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没什么需要帮忙的,那我先走了…”陈智红着脸说道。
  
      那长女人看了陈智一眼。
  
      “我需要你帮忙,我正在做,降-灵-术!”长女子眼神木然的说道。
  
      “降灵术?”
  
      陈智反问
  
      “对,就是招魂术!把死人的灵魂从地狱中召回来的一种法术”格子裙女人回答着,拽着陈智的胳膊,把他拉到了一个房间里。
  
      “啊……?”
  
      陈智整个身体僵硬了。
  
      这是个没有任何家具的房间,在中央位置有好几支大蜡烛围成一个圆圈。
  
      正中央摆着一只死兔子,窗户和窗户之间贴满了写着符咒的黄纸,场景非常诡异。
  
      陈智看得目瞪口呆,长女子冷笑着说:“蜡烛是用来判断亡魂有没有出现,听说如果招魂成功,即使没有风,烛火仍然会摇晃。死兔子是我亲手抓来的,据说死动物的臭味具有招魂的效果。在窗户和门上贴符咒是为了不让其它的亡魂跑进来,如果不贴的话,一些兽灵或是乱七八糟的恶灵会跑进来,那就会很恐怖。”
  
      “你这样子更恐怖”,陈智心里想着,他看出来了,这女的是个神经病,自己还是尽早开溜的好。于是他故意大笑着说:“哈哈哈哈,我才想起来,我还有事呢!就先告辞了。”
  
      陈智转身就往门口走去,长女子却一下闪到他的面前,拦住去路。
  
      “不行,太迟了!门已经贴上符咒了。如果现在开门,符咒就会失去效果。”
  
      “啊?但是,但是我……我最害怕这种邪门的东西了”陈智不知道怎么拒绝,有点懵。
  
      “你刚才说过了可以帮我,男人说话要算数。真不好意思,就请你陪我了。”长女子嘴角往上扬,露出邪魅的笑容。
  
      陈智被迫坐在蜡烛旁边的地板上,看着地面上那只死兔子。
  
      “看样子,这个女人是一个独自居住的神经病人。”陈智心里琢磨着,准备赶快糊弄完好脱身。
  
      “回来吧!回来吧!…”女人嘴里念叨着乱七八糟的咒语,神神叨叨的招起魂来。
  
      大概不到一分钟,就听见啪喳一声。
  
      好像是树木被劈开的声音。
  
      陈智吓了一跳,格子裙女人却眼睛一亮。
  
      “他来了,就在这附近。刚才的声音叫做拉普现象,那是灵魂出现的证据,我丈夫离我很近了。”女人开口说道。
  
      招魂术上说,若要对特定时间、事件而丧命的亡者进行招魂,最好是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同样的天气下进行,那样子比较容易成功。快点,我们趁雨停之前,赶快继续吧!”
  
      陈智心里想,这是开什么玩笑。到目前为止,陈智对卷入这场莫名其妙的迷信活动,非常不满意,陈智不想再继续耗下去了。
  
      “那个,既然你招来了,那你们就慢慢聊,我不打扰了。”陈智起身要走。
  
      “嘘”女人做了个息声的手势,示意陈智坐下。转头对着蜡烛上的火光问道:“亲爱的,是你回来了吗?如果是,你就动一下这烛火。”女人的眼睛死死盯着火光。
  
      陈智和女人就这样屏气凝神的看了蜡烛半天,火光纹丝都没动。
  
      “亲爱的,你到底去哪里啦?那个狐狸精把你带哪儿去啦?你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了家里,呜呜呜…”长女人忽然扑到陈智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陈智的耐心彻底用尽了,“那个,大姐。你看这魂也招过了,你朋友没来。不然等有空的,我多带几个人来帮你招”陈智说着,慢慢把女人推到一边,站起来快步向门口走去。
  
      女人并没有拦他,只是一个劲的哭。陈智快步走到门口,一下推开门,愣住了。
  
      门打开后,通向的不是户外,而是另一个房间。
  
      陈智以为自己眼花了,把门关上又打开,反复重复了几次,看到的仍然不是户外。
  
      陈智迷糊了,他四处找出口,把窗户打开,现窗户的外面依然是房间,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永远出不去的房间迷宫里。
  
      要说陈智此刻不害怕那是骗人的,旁边卧室里的女人哭的呜呜咽咽,像鬼泣一般,陈智浑身的汗毛孔都渗出了凉气。但他之前经历过地下室的“怨魂阵”,已经有一定的心里承受能力了,他知道自己此刻碰到了什么。他摸了摸,“百辟”还插在他的裤腿里。他伸手把刀抽了出来,咬咬牙,壮着胆子,慢慢走到哭泣的女人身边,问道:“你是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不是一直在找我么?”女人抬起头来,脸上一滴眼泪也没有,笑的如鬼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