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二十七章 消失的凶手

第二十七章 消失的凶手

    “你是狐狸精”陈智大叫一声,跳出一米多远,用刀护住前胸。??火然文  w?w?w?.?
  
      格子裙女人摇了摇头,“我是被狐狸精所害的人”,女人站起来说道:“我的丈夫死了,被狐狸精害死了!你能帮我找到他么?如果找到了,我们就都能出去了。”
  
      格子裙女人脸色变得苍白,轻声细语的跟陈智讲了她之前的故事。
  
      格子裙女人曾经是个全职主妇,丈夫是一家私企的老板,他们没有子女,家境富足,女人非常幸福。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女人现了丈夫在外面好像有了外遇,那个狐狸精比她小十几岁,年轻漂亮,让她的丈夫很痴迷。
  
      女人精神崩溃了,大脾气,以死相逼让丈夫和那狐狸精了断关系。
  
      丈夫为了家庭考虑,答应了女人的要求,与外面的狐狸精断了来往。
  
      但女人很快就现,那个狐狸精并不打算放过她的丈夫,每天不停的短信打电话,后来竟然出现在别墅的周围。
  
      终于在一个下雨的夜晚,丈夫收到了一个匿名的电话,说那个狐狸精在家里吃安眠药自杀了。她丈夫听后很慌张,穿上衣服,冒着大雨跑了出去。
  
      但从此以后,她丈夫就再也没有回来。
  
      格子裙女人当时报了警,也到处找过,但就是找不到他的丈夫。
  
      陈智听后非常无语,说道:“大姐,恕我直言,你丈夫跟那个小三跑啦!你别等他了!想开点,先把我放出去。”陈智左右看着屋子,心里推断这应该是个怨妇阵。
  
      “不是这样,我当时也认为他跑了。后来现不可能,因为他所有的证件都扔在家里,包括身份证、手机和钱包,如果他真的离家出走。那他身上没有一分钱,而且没有身份证哪里也去不了。”格子裙女人缓缓的说道。
  
      “哎呀!大姐,你想事情太简单了。”陈智左右环顾,到处找出路,嘴里应付着。
  
      “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我有最重要的证据。那个女人,那个狐狸精来这里找过我”格子裙女人看出陈智不耐烦,慢慢的解释道。
  
      “啥?那女人来这里找你?”陈智有点没想到的问。
  
      “对!她来找过我丈夫,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她告诉我,我丈夫已经被她杀了。”格子裙女人悲伤的说道。
  
      “那后来呢?”陈智好奇的问道,看来这不是一个俗套的私奔剧。
  
      “后来,我就立刻报警了,而可怕的是,那个狐狸精…”女人脸上浮起了惊恐的表情。
  
      “我请警方调查过那个狐狸精,而当警察查到那个狐狸精的名字时,非常惊讶,说根本不可能。因为那个狐狸精死了已经有十五年了,而且死的时候还是一个孩子。”女人声音越来越低,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你是说,那个狐狸精是个鬼?”陈智不解的问道
  
      “从那时起,所有的人包括警察都不相信我,他们以为我疯了。邻居看见我都装成不认识,连我家的狗见到我都疯狂的乱叫,后来那条狗挣脱绳子跑掉了。我知道,那个狐狸精就是个鬼,她一直留在这栋房子里。”格子裙女人慌张的到处看着,眼珠神经质似的乱转。
  
      “你从那时起就再也出不去了吗?”陈智问
  
      女人点点头,“我只能等我老公来接我,他还是很爱我的。”
  
      陈智此刻已经听不下去了,心想:“这个满嘴谎话,漏洞百出的女人。不管布了什么怨妇阵,我等会咬破舌尖,开门就跑。让鬼刀收拾你去!”
  
      陈智打定主意后,牙齿一用力,用力咬破舌尖,感觉到血气涌入了口中。陈智见那女人此时没注意他,转头就向门口跑去,一脚踢开大门,就要向外狂奔。
  
      但一出大门,陈智就傻了,出现在他眼前的,还是一个房间。
  
      “你干什么?”在陈智脑后,那个女人幽幽的说道。
  
      陈智转过头去,脊梁骨有点木,女人的脸越来越惨白了,像死人的脸。
  
      “我说过,不帮我找到老公,你出不去”女人邪魅的笑起来。
  
      陈智绕过女人走到一张椅子处,坐了下来,平息了一下自己狂跳的心脏。抬起头来对女人说道:“大姐,我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女人点点头。
  
      “大姐,我是外地人,我们以前无冤无仇对吗?”陈智冷冷的问着,手里死死的握住百辟。
  
      女人点点头。
  
      “你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了,如果我帮你找到老公,不管结果是不是你想要的。你肯定会放我出去,对吗?”
  
      女人点点头。
  
      “那好,我相信你会守约,带我去看看你们的卧室吧!”陈智站起来说道。
  
      女人微微笑了一下,似乎很高兴,带着陈智走上了二楼。
  
      二楼的卧室很大,是老式的西式装修,室内装饰的富丽堂皇,一看就是富裕的人家。陈智四处走了一下,问道:“你们没有结婚照吗?”
  
      女人摇摇头说:“他失踪后,我很伤心,都烧掉了。”
  
      陈智继续查看着卧室,现卧室中间的大床上全是灰尘,床上的被褥非常旧,似乎很久没换过了。陈智走去过看了一眼,看到床脚处的地板上,有深浅不同的颜色印记。他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再看看床的四周。床的两边各有一个床头柜,上面落着厚厚的灰,一个手印也没有,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打开过。陈智拉开一个床头柜,看见里面放的是一些杂物,还有一个非常精致的饰盒,他打开饰盒看到里面的东西,心里的猜测立刻得到了肯定。
  
      “我找到你丈夫了”陈智拿着饰盒,回头对女人说道。
  
      “你找到了?他在哪里?”女人迫切的问道。
  
      “就如你所预料的,他死了,但杀他的不是鬼,是你”陈智看着女人说道。
  
      “我?我怎么会杀自己的老公?再说他已经选择回到我身边了”女人表现的很委屈,掩面哭了起来。
  
      “你看看这个”陈智打开了饰盒,里面赫然放着一对硕大的珍珠耳环。
  
      “这对耳环和你戴的那对一样,没人会买两对一样的耳环,除非一个男人同时送情人和妻子。我手里的这对应该是送给妻子的,所以放在主人卧室的抽屉里,而你带的那对是你自己的,就是说,这栋房子的女主人已经死了,而你才是那个狐狸精。”陈智眼神坚定的说道。
  
      “我之前就觉得奇怪,你说那个狐狸精比你小十几岁,而你才多大啊!难道你丈夫会找个孩子么?你说周围的邻居不认识你,房子里的狗对你叫,只证明一件事情,你根本不是这房子的女主人。”陈智此刻停顿了一会看看对方的反应,继续说道。
  
      “当时那男人是选择了自己的妻子,与你断决了关系,所以你装作服毒自杀,引那男人过去,杀了他。然后跑到这栋房子来找那男人的妻子,之后,估计你们生了冲突,你杀了他妻子。所以这卧室你很忌讳,你根本就不住在这里,他们夫妻的照片你也毁掉了。床脚处有搬动过的痕迹,他们的尸体,估计你藏到床下了吧?”陈智盯着女人,声音里没有一丝慌张,但握住刀的手全都是汗。
  
      “至于你的身份问题,这只有你自己知道了,你的身份是盗用一个死去的孩子的吧?你本身就是一个骗局。”陈智说到这里,摆好架势,准备好不管女人什么反应随时拼命。
  
      这时候,格子裙女人忽然淡淡的笑了,脸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意味,她轻声说道:“你很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