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二十九章 神之庶子

第二十九章 神之庶子

<><>就在陈智感到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阵剧烈头痛传来,然后他感到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陈智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景物却是红通通的颜色,用手一抹,手上都是血。
  
      陈智揉揉眼睛看向四周,他还在山上那个自己挖的土坑里,胖威躺在旁边,呼呼的喘着粗气,鬼刀站在他面前,头上青筋暴跳,满脸流的都是血,看到他醒了,急忙问他:“你没事吧?”。
  
      陈智一起身,感觉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他知道,这次是真的出来了。站在土坑上面的,是老筋斗,旁边还跟着一个女孩,那女孩手里夹着一沓黄纸,上面沾满了鲜血。
  
      “你们都中招啦!要不是老莫下山报信,我又恰巧带了这孩子来,你们就都死在这狐狸墓里啦!你们看看,这下面是什么。”老筋斗在上面喊道。
  
      陈智向脚下一看,心头一颤,他的脚下是个破碎的古代小墓穴,年头很久了。里面横着一口棺材,旁边露出半截碎裂的石碑,上面刻着“狐仙墓”。
  
      原来,他们在挖猴子指的地面时,已经挖出了墓碑,只是那时陷入了幻觉什么也看不见。估计是老莫看见他们几个在土坑里中了幻觉的样子,知道大事不妙,跑下山送的信儿,老筋斗这才带人上来。刚才他们以为自己下了山,吃饭,打扑克,包括陈智进别墅全都是在这土坑里产生的幻觉。
  
      “我的老天啊!这太邪乎了,我们快上去吧!”胖威对陈智喊道。
  
      “等一下,你们先把那棺材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老筋斗在上面喊道。
  
      “也是,贼不走空”胖威说着,让陈智帮忙,把滚土稿塞进棺材缝里,一用力,“嘎吱吱”,棺材开了。
  
      这是一具古代的木头棺材,是口薄棺(平民用的普通棺材),一撬,木头立刻就崩碎了。棺材打开后,里面除了土,什么陪葬品都没有,只有一小块像骨头一样的东西,跟鸡蛋差不多大小。
  
      “这个李邦珍可真抠门,埋狐仙妹妹也不放点珠宝在里面”,胖威很不满意的嘟囔着,用布把那块骨头卷了起来,说道:“走吧,狐仙妹妹,胖威带你出去。”
  
      几个人几下爬出土坑,跟着老筋斗向山下走去,陈智不敢回头看,长时间的幻觉让他精神压力特别大,他怕一回头,又回到幻觉中去。
  
      回来的路上,老莫告诉他们,那时他眼见着陈智几个人挖到那个墓之后,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全都瘫软在棺材上,口吐白沫,一动不动,只有鬼刀挣扎的最厉害。老莫当时吓的不轻,屁滚尿流的跑下山去。幸亏老筋斗已经回来了,还带着个女孩。他们一起急匆匆的赶回山上的土坑时,发现鬼刀已经醒了,满头是血,用带血的手使劲摇着陈智。但陈智脸色铁青,已经没了人气。这时候幸亏了那女孩,把手指咬破,涂抹在黄纸上,嘴里念念有词的向土坑内撒去。陈智和胖威的身体一碰到带血的黄纸,一下子就醒了,这才有了活气儿,如果差一秒钟,他们都见阎王了。
  
      陈智听完,浑身冷飕飕的,非常后怕,他看看那女孩,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了。女孩长得非常瘦弱,长相普通但皮肤很白,眼睛长得很漂亮,眼珠是茶色的,充满灵性,流光溢彩的像宝石一样。
  
      “你们记得她吗?她叫秦月阳,就是你们从地下室里救出来的那个孩子,胖威你还背过她。”老筋斗看陈智有些疑惑,主动介绍着。
  
      “啊呀!妹子是你呀!你还记得哥不?是哥把你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你现在来报恩啦?”胖威兴奋的说着,刚才满脸的不开心一下子都没有了。
  
      自从胖威和秦月阳说上话,这一路上嘴就没停过,大家听着胖威的单口相声很快就走到了山下旅馆,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你们先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有什么事,睡醒了再说。”老筋斗安慰着大家,他看出这几个人累坏了,尤其是陈智,精神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
  
      陈智冲了个热水澡,一下子躺在了**上,**单仍然是扎人的便宜货,但此刻陈智却感到无比安全,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陈智这一觉睡得并不好,他总是梦见那个格子裙女人冲着自己笑,忽而又变成狐狸的脸,脑中反复飘荡着那句话,“人之愚昧,蝼蚁之力,妄与神通”。
  
      陈智醒来之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感觉还是有点轻微的头痛,但身上的疲惫已经减轻了不少。
  
      这时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老莫两口子招呼他们去吃饭,陈智看见莫嫂还是心有余悸,不敢直视。胖威倒没有任何感觉,只顾着和秦月阳嘻嘻哈哈的说话。
  
      吃过饭,陈智几个人一起进到卧室,把事情的全部经过详细的跟老筋斗说了一遍,老筋斗沉默了半响说道,“按道理,一般的**阵法,鬼刀就可以破,如果鬼刀破不了,那就不是阵法,而是神鬼之力了。”
  
      鬼刀同意的点点头,说道:“破幻术,我不擅长,但我感觉到这个幻术很强大,不是人力所为”。
  
      老筋斗肯定的看了眼鬼刀,说道:“我分析这个女人的目的,不像是伤害你们,她并没有攻击力量最强的鬼刀,而针对的好像是陈智,我总感觉,她的行为,更像是一种警告。”老筋斗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块包着布的骨头。
  
      “对了,我给再重新介绍一下”老筋斗忽然想起了什么,指着秦月阳说道:“这孩子叫秦月阳,今年才19岁,是“神巫”之后,她的血能对抗神鬼之幻术,刚才你们也都见识了,很有用,以后她就跟你们在一起执行任务。”老筋斗肯定的说道。
  
      “神巫?神巫是什么?”陈智不理解的问道
  
      “神巫在这世上不多啦!他们是神和人结合的血脉,也叫神之庶子或半神,她们的血很有用处,所以古代时被大量捕杀,现在有这种血脉的人很稀有!这孩子很珍贵。”老筋斗说着,看了一眼秦月阳。
  
      “哎我去!妹子,你这么有来头啊?那你得早点繁衍后代啊!有没有男朋友啊?”胖威立刻满脸媚笑。
  
      秦月阳视乎很反感这种话题,眉头一皱,眼神冷若冰霜的看向别处,她这一路上基本没有说过话,好像习惯了做一只被豢养的**物。
  
      陈智听到半神这个词,似乎很熟悉,很快他就想了起来。
  
      “金叔,我想起来了,那个女人说过,半神之血可定穴,嫡子可入墓祭祀,想进千倾神墓,要有白浅的遗骨”。
  
      陈智现在仔细的想想,那个格子裙女人,真的可能就是白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