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三十一章 秦月阳

第三十一章 秦月阳

    在家里呆着的这段时间,平安无事。训练依旧进行着,胖威变得更加凶神恶煞了,鬼刀也没有好脸儿。倒是狗是非这段时间,经常上门来找陈智,要拜他当大哥,跟他一起闯江湖,气的陈智连骂他的心思都没有。
  
      一日,陈智刚跑完步回来,闲来无事,看见秦月阳正在院子里画东西,引起了他的兴趣,便走了过去。
  
      “你这是画什么呢?”陈智问道,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
  
      秦月阳并不讨厌和陈智说话,她看了一眼陈智,那双眼睛在阳光下非常炫目,像一对茶色的宝石一样。
  
      “我在做一些定位的符咒,把一些咒语写在定位的空格里,然后给你们每人带一份在身上,你们就不会走入**阵法中了。”
  
      “那带着这个,能避开上次那种幻觉吗?”陈智很在意的问道。
  
      秦月阳摇了摇头,“不能,鬼神之力所做的幻术都不能,别忘了我只是个巫”。
  
      秦月阳低下了头说道:“巫虽然叫半神,但并不是拥有神的一半力量,我们的地位非常低,在神的面前就是奴隶。碰到神的封界,只有我们的血能管点用,但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上次的幻觉,是那狐仙放过了你。”
  
      “真的”陈智怀疑的问道。
  
      现在谈的话题,正是陈智最纠结的话题,他坐了下来,对着秦月阳问道,作为一个半神,你了解神灵么?你以前都在做什么?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和那些菲律宾人在一起?
  
      秦月阳好像对这个问题很敏感,背过头去。晶莹的眼睛里有些落寞,一丝不该年轻人有的悲伤表情浮现在她的脸上。
  
      “我的过去没有你想的那么干净”,秦月阳停顿了一下,看向了陈智,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惆怅,将她的故事娓娓道来。
  
      秦月阳的父母都是神巫,她们只有秦月阳一个孩子,将她视如珍宝。她父母经常为别人做些神秘的工作,那些人都很严肃,秦月阳不敢跟他们说话。但秦月阳很小就开始和母亲学习简单的布阵,和制作符咒。他们神巫的血很有用,从很小的时候起,秦月阳就学会保护自己,不要扎破手指或划破皮肤。
  
      在秦月阳5岁那年,在一天的傍晚,她正躲在箱子里和她母亲玩捉迷藏,一群雇佣兵忽然闯入了她们家,不由分说一枪将她的父亲打死,然后用尖刀扎进她母亲的肉里,拷问她的母亲,问一些秦月阳听不懂的问题。她母亲拒绝回答,并用巫语告诉秦月阳不要出来,后来雇佣兵用刀子割断了她母亲的喉咙,她母亲倒在了血泊中。
  
      5岁的秦月阳放声大哭,被雇佣兵发现了,把她从木箱里拉了出来,带走了。
  
      她被带到了菲律宾,辗转卖给一个菲律宾老板,这个老板做的是寻宝走私的买卖。他把秦月阳当成私有的奴隶,对幼小的她百般蹂躏,经常大量使用她的巫血,几次差点把秦月阳的血放干,从没把她当过人看。在地下室那次,如果不是陈智等人救她,她就要失血过多而死了。“生存”,是秦月阳从小到大唯一的目的。
  
      陈智听完秦月阳的经历,一时间没有话了,他本来感觉自己的身世就够悲催的了,听完秦月阳的事,陈智觉得这个女人比她还惨。
  
      “那你们神巫都能做什么?”陈智问道,也是想转移这悲伤的话题。
  
      秦月阳摇了摇头说:“我那时太小,只学会了简单的布阵画图,和制作符咒,其他的我还没来得及学,以后要靠我慢慢自学了。”
  
      秦月阳指了指后面的房间说道:“你们把我救出来之后,我一直在医院里,豹爷经常来看我,他对我很好。他告诉我,以后会送来很多古籍让我研究神巫之术,以后你们没事别进我的房间。”
  
      “知道了”陈智点了点头,沉默了半响,陈智忽然对秦月阳说道。“你吃了不少苦,你放心,以后在这里没人敢欺负你。”
  
      秦月阳听到陈智的话一怔,眼睛里似乎有些感到,但更多的是不信任。
  
      这时陈智老爸从窗户里喊大家去吃饭。自从过了群居生活以后,大家轮流做饭,今天轮到胖威。鬼刀拒绝做饭,只负责洗碗。
  
      “来来来,月阳妹子,吃这个排骨,这是专门给你买的,看你瘦的,狐狸看了都掉眼泪。”胖威尽力谄媚着,自从秦月阳加入后,胖威的话就变得特别多。
  
      “吃完饭我们聊聊”陈智老爸看了一眼陈智说道。
  
      傍晚,鬼刀又去了千华山跑步,这是鬼刀每天必做的事情,一是上山跑步,二就是露出他那吓人的八块腹肌,在院子里面抡沙袋。
  
      “爸,有事?”,陈智走进了他爸的卧室。
  
      他爸正带着老花镜看着电脑,看见陈智进来示意他坐下。
  
      “这些日子,我研究了幻术”陈智老爸说道。
  
      “幻术其实是一种虚而不实,假而似真的方术。是一种精神攻击的方法,通过自身强大的精神意念,和一些看似不经意但却隐秘的动作、声音、图片、药物或物件使对方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而在意识中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
  
      “在中国古代有很多记载,汉代刘歆的《西京杂记》中记载了汉代幻术,《太平御览?方术部》引其文:“余所知有鞠道龙善为幻术,向余说占事,有东海人黄公少时为幻,能刺御虎,佩赤金为刀,以绛缯束发立兴云雾,坐成山河。及衰老气力羸惫、饮酒过度,不能复行其术。这里说的就是人制造幻觉的事情。”
  
      “我认为,幻术就是一种高级的魔术,通过场地、动作、声音、甚至化学的配合,让你进入一种自我想象的空间。当你们挖狐仙墓的时候,里面的物件,棺材摆放的位置,还有你们之前听过的故事,都可能让你们置身幻觉。”
  
      陈智听了这些,感觉心里舒服多了,之前见鬼的事情让他一直耿耿于怀,“那么,那格子裙女人的杀人案,我事先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幻想出来呢?”陈智问道。
  
      “那是因为,你本人可能几年前在电视里或报纸上,看过那个杀人案的报道,对人物和事件都有了印象,但你自己却忘记了。人的大脑是很复杂的,有些事情你以为自己忘了,事实上它并没有消失,而是储存在你脑中的一个房间里,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会被触发出来。”陈智老爸一字一句的说道,样子像个大学教授。
  
      “你碰到的事情都是用科学可以解释的,只是一些古代的科学和法术是我们现在未知的。就像古代的时候也难以想象我们现在能坐飞机一样,这并不是神鬼之力。你不要想太多,这世界上没有鬼,只有尚未发现的事物,神秘但并不可怕。”陈智爸说完,安慰的拍拍陈智的肩膀。
  
      陈智听完后感觉像喝了一杯清水,心情好多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反复的纠结这些事情的合理性,他可不想自己因此变得神经兮兮。
  
      这时候,电话响了,老筋斗通知他们明天过去一趟,新任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