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四十一章 迟迟不走的母亲 二

四十一章 迟迟不走的母亲 二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你母亲?”陈智更惊yà了,“你说你能看见你的母亲,她是个鬼?”
  
      这时秦月阳从楼上走了下来,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胖威立刻介shào到,这位就是秦大师,你放心,甭管是山上跑的,地上跳的,还是海里游的,只要是鬼,她都能抓着。
  
      秦月阳摆摆手让他赶快消停了,坐在椅子问男人的详细情况,男人用沾满煤灰的手,捂嘴上咳了几声,降速了他的故事。
  
      男人叫陆建国,是个非常普通的z钢工人,他的工作是在炼煤车间运煤,他用微薄的薪水,养活妻子和一个两岁的孩子。陆建国的父亲早逝,她母亲年轻守寡,一个人将他拉扯大,吃了很多苦。近几年她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在半年前的一天,他母亲因不小心滚落楼梯,摔伤头部去世了。
  
      陆建国怀着悲痛的心情,将他母亲的后事办了,然hòu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他的母亲死后的第七天,居然又回到了家里。
  
      “回来了,死而复生了?”陈志惊yà的问道,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摩托罗冒充人类。
  
      “不是”,男人默默地摇了摇头,“不是死而复生,是她的灵魂回来了。从我母亲的头七开始,我不止一次的在客厅里,看见我母亲站在我家那张老桌子的旁边,开那个抽屉,但是却打不开。我母亲的形象非常模糊,好像是一股烟,我往前走的时候,她就烟消云散了。我妻子从来没有看见过母亲的灵魂,即便是我指给她看,她也看不见,所以我想母亲应该是回来找我的吧!”男人说着,眼圈有些发红,用力搓着沾满煤灰的手。
  
      “你的情况我知道了”,胖子立刻说道。“不瞒你说,我们这位秦大师是九天玄女下凡,是出了名的童女大仙儿,他专门儿抓各种含冤的厉鬼亡魂。但是这个事情很危险,价钱有点儿高,5500,你看行吗?
  
      陈志厌恶的看了一眼胖威,心说你已经变成一个专业的神棍了,还九天玄女下凡,你怎么不说是王母娘娘呢?
  
      “行啊!”男人朴实的点了点头,那我晚上过来找你们,你们跟我一起回家看看。
  
      “行,晚上见”,胖子说道。
  
      男人走后,陈智把胖子拉过来问道:“你特么怎么这么能吹呢?少把你京骗子那套带到我们东北来,我们东北实在。秦月阳什么时候抓过鬼?还特么专抓厉鬼和亡魂,你骗了人家钱,到时候抓不了,我看你怎么办。
  
      “没事儿“,胖子笑着说道。
  
      “这种事儿,老子见多了,哪有什么鬼呀,不过是儿子生前对老娘不孝顺。老娘死后心里害怕而已。我们过去,让秦月阳装模作样的做个法事,给他一个心理安慰,我们还收了钱,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陈智听完之后感觉非常无语,但他认为这个事情真的很荒唐,基本是那个陆建国心里有愧,产生了幻觉,让他解脱一下也是应该的。于是叹了口气,什么也不说了。
  
      这时秦月阳走了过来,坐在椅子上拿起来水杯,对着陈智和胖威说道:“这个男人不对”。
  
      “怎么不对?”,陈智奇怪的问道,难得看见秦月阳主dòng发表意见。
  
      秦月阳喝着茶水慢慢的说道:“这个男人说他很穷,但是他的气场却很厉害,我能看见他身后的气场,颜色是金黄色的,而且非常耀眼,证明他的命里有财。”
  
      胖威听后非常惊yà,问道:“原来你真的会看人的命啊,那你看过我的命吗?,人的命能改biàn吗?
  
      请岳阳摇摇头说道:“命运理论上是不能改biàn的,所以才叫宿命。每个人的气场不同,命运也不同,只有灵石能对气场产生作用,而且用法非常复杂,其负作用是你无法想xiàng的。但这个男人背后的金黄色非常夺目,证明他应该是一个非常有钱的人,但依他刚才的形容,说他生活非常落魄,这就不对,但他背后的金黄色,围着一层黑圈,颜色很深,证明他正在被厄运缠身,而这个厄运是外来的,他现在应该有重病。”秦月阳说完之后,放下了茶杯。
  
      “哎我靠,你真是九天玄女下凡啊?”胖威喊道。
  
      “原来这小子是个低调的富豪,要他5500亏了”胖子后悔的说。
  
      陈智此刻对胖威的反感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心想你真特么是掉钱眼里了,他坐过去问秦月阳,“你能看看我是什么气场吗?”
  
      “你可很复杂,我看不好,你以后自己看吧!”秦月阳神秘的一笑,上楼去了。
  
      晚上的时候。陆建国来了,好像洗过澡,手上没有了煤灰,但依然满脸的疲倦,而且还看的出脸上有些病容。
  
      “我们走吧”,他声音沙哑的说道,“但是我事先说一下,我不是要你们去抓我的母亲,我是让你们去,是去劝劝她,让她不要再逗留在人家,早点儿去投胎,只要能给我母亲好好超度,花多少钱我都愿yì”陆建国诚恳的说着,眼睛里有些丝润,仍然在不停的咳嗽。
  
      “没问题,做老人家的心理工作,我最擅长了”胖子说道,催着大家赶快往外走。
  
      陆建国坐着陈智的车,向陆建国所住的小区开去。鬼刀没有参与,他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老弟,你这车不少钱吧?我这别给你坐脏了”陆建国拘泥的在衣服上搓了搓手,他从来没坐过这么高档的车,
  
      “没事,大哥,现在活儿好干吗?”陈智对陆建国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可能是原来都做过工人的关xì。
  
      “嗨!养家户口呗!跟你们有本事的人没法比”陆建国厚道的说着。
  
      陆建国住的地方,是个比陈智家还要破败的小区,到处都是没修好的土泥路,和乱丢的垃圾。
  
      “这也不像是富豪住的地方啊!”胖子嘴里叨咕着,看着窗外。
  
      “你说什么豪?”,陆建国转头问胖威。
  
      “没事没事”,胖威赶紧打岔的问道:“你的老婆和孩子都家吗?
  
      “在家,我老婆是个私企的文员,跟我在一起吃了不少苦,我的孩子今年才两岁,我家里非常小,等会儿你们去了就知道了,别笑话我。陆建国客气的说着,脸上的皱纹在灯光下更加明显。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