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四十三章 迟迟不走的母亲 四

四十三章 迟迟不走的母亲 四

    “喂!芹菜秧子,凭什么你什么都能看见?我们怎么看不见?”胖威忽然对秦月阳那,无所不知的样子,表现出一万分的不满意。零点看书
  
      “你管谁叫芹菜秧子?我能看见的东西多了,你当我这神巫之后是吃干饭的啊?”秦月阳瞪了胖威一眼,不理他了。
  
      大家就这样回到了家里,虽然已经是大半夜了,陈智的老爸看着他们平安回来了,才安心的睡下。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陆建国打来电话,有急事要去医院一趟,暂时来不了了,让他们自己去家里看桌子,大门钥匙和抽屉钥匙都放在楼下吴老太家里,并嘱咐他们动作快一,老婆白天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这事是瞒着他老婆的。
  
      “真特么是个妻管严,一个老爷们什么都做不了主,决不能娶东北娘们。”胖威气不平的骂道,筹划着必须跟陆建国多要钱。
  
      中午的时候,陈智和胖威带着秦月阳,来到了陆建国的家里,他们先去楼下吴老太家中取了钥匙,然后很顺利的打开门,屋内一个人也没有。
  
      他们用陆建国留给他们的钥匙,打开了木头抽屉。
  
      打开一看,里面放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时间都很久了,基本都是一些老人的杂物。陈智翻了翻,看见里面有一本棕黄色的相册,他便拿了出来。相册的年头很久了,页面有些沾手。陈智一页一页的翻看着,里面都是些发黄的老照片。其中有陆建国父母的合影,还有陆建国父亲的单人照片。他父亲估计时候出身富裕人家,照了很多儿时的艺术照,还有年轻时的军装照,上面的塑料膜非常亮,能看出陆建国的母亲经常在摩拭。
  
      陈智把这本相册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又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你这福尔摩斯也不行啊?你上次喝酒不还跟我吹牛b,你智商186分吗?怎么什么线索都找不到?你动作快,等会陆建国那疯老婆回来了,我可害怕。”胖威心有余悸的道,一直频频向门口看去。
  
      不↓↓↓↓,m.@.co¤m知道是出于一种同情,还是出于好奇,陈智就是觉得这个家庭很有蹊跷。首先,这里有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地方,就是陆建国的老婆,长得过于漂亮了,她那种姿色的女人,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一无所有的穷运煤工人?
  
      再有,他那老婆虽然泼辣,但举止动态都像是读过书的人。而且有一非常不对劲,就是他老婆的口音,她虽然满嘴东北话,但的非常拗口,像是特意训练过的。
  
      如果陈智的推断没错的话,陆建国的老婆应该是个外地人,而且是距离北方很远的外地,更重要的是,他的老婆不希望别人知道她是外地人。
  
      “真是翻遍了,什么都没有,这老太太除了本相册,就是攒了一大堆破烂。”胖威过去帮忙,边翻边道。
  
      秦月阳看他们翻不出东西,自己走了过去,摸了摸桌子,闭了会眼睛像在感知什么一样,睁眼道:“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东西”。
  
      听了秦月阳的话,陈智的眼睛从抽屉,转移到桌子上。他们当时看见陆老太太的“映”,在拼命的拉这个抽屉,也许其目的并不是抽屉里的东西,而是这桌子本身。
  
      “把桌子拆了”陈智道。
  
      “你没病吧!我们非法入室的进来,把人家桌子拆了,等会那疯婆娘回来,不报警才怪呢!”胖威道。
  
      “没事,拆吧!把桌子的每一个榫卯都拆开来”陈智坚决的道。
  
      胖威只好去阳台找了几个家伙,和陈智两个人,几下子把就桌子拆开了,桌子太老了,一拆开到处是木屑。
  
      桌子拆开之后,陈智把每个木头榫卯内的卡槽都摸了一遍,在抽屉口后面的卡槽里,他摸到了一个蚕豆一样大的石头,他把石头抠了出来放在手心里看着,他看到那块石头黑不溜秋的,像玻璃但又非常硬,里面还透些深紫色,挺普通的,就跟马路上随便捡的一样。
  
      “这是什么破玩意?你在哪儿抠出来块破石头?”,胖威看着问道。
  
      秦月阳走过来看了一眼,却脸色大变,道:“了不得,这是一颗换命石”
  
      “换命石?啥换命石?”胖威咔吧着眼睛问道。
  
      秦月阳铁青着脸,对陈智道,快拿纸把那块石头包起来,我们走,此地不可久留。
  
      大家听了秦月阳的话,慌慌张张的用纸把石头包了起来,把拆坏的桌子扔在阳台上,把门锁上离开了陆建国的家。
  
      走之前,陈智去把钥匙还给楼下的吴老太,没想到吴老太见他们出来了,立刻抓住陈智的胳膊不让他走,做手势招呼秦月阳和胖威一起进屋里来,要告诉他们一个天大的秘密。
  
      吴老太是个70多岁的留守老太太,儿子在外地打工,她一个人住在陆建国家的楼下。陆建国的母亲陆老太活着的时候,和吴老太十分的要好,两个人经常结伴买菜,陆老头有什么心里话也和吴老太。所以陆老太死的时候,吴老太非常的伤心,哭了好几天。
  
      “大娘,您平常冷眼看着,陆建国对她的母亲孝顺吗?”陈智问道。
  
      “孝顺,没有比他更孝顺的孩子啦!为人善良还厚道”吴老太赞许的道。“可惜这孩子命不好,从没有爹,家里穷,没上过学,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结果又生了怪病,天天咳血。他那老母亲呀,都急坏啦!”吴老太叹口气道。
  
      “您,陆建国是娶了媳妇之后得的怪病?”陈智问道。
  
      “可不是,他那个媳妇,简直就是个丧门星,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天天对她婆婆冷言冷语,见到我们这些长辈也不话,我们这个楼里,没有一个人喜欢她”吴老太翻了个白眼,非常不满意的道。
  
      “您陆建国的媳妇对婆婆不好啊?那您知道陆建国的母亲陆老太是怎么死的吗?我们听是滚楼梯,碰到了头”陈智接着问道。
  
      “切,什么滚楼梯,才不是。我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件事”吴老太确定门关紧了,回头瞪着眼睛跟陈智他们道:“他们家里有妖精,吴老太是被妖精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