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六十二章 祭狐大典 三

六十二章 祭狐大典 三

    陈智几个人,一起悄悄地从山上潜了下来,没有着急进村,而是躲在了村边的暗处,看着走动的村民。
  
      村里的人并不多,所有人都打着火把,脸上的表情僵硬麻木。他们互相之间并不说话,像一群僵尸一样的向村子的中间走去。没人注意到黑暗中藏着陈智的团队。陈智一行人就这样悄无声息,走走停停的跟在那些村民的后面。
  
      走了没多远,陈智远远的看到了那个祠堂,在黑暗中看不太清楚,那像是个很古老的建筑,门口聚满了狐狸村的村民,全都打着火把。
  
      想看的清楚一些,就得再走进一点,比较危险。陈智决定让小谷儿和秦月阳留树林附近的一个废弃牛棚里,这里偏僻,没人注意。他们的行李和装备也扔在这里,他和胖威、鬼刀好轻装出行,一起去那祭狐大典看看,然后回来和他们汇合。
  
      小谷儿虽然不愿意,但无奈陈智的态度坚决,他只好勉强答应和秦月阳在牛棚里等待他们的消息。
  
      秦月阳这段时间里,好像变的非常虚弱,她进到牛棚里之后,给陈智打了个眼神,把陈智叫到了一边。
  
      这时陈智发现,秦月阳的脸,已如白纸一般。秦月阳拉住陈智的手,塞给他一个叠起来的符咒。那符咒很厚,估计打开后,会是很大一张纸。
  
      “这是最大的破幻符,收好,也许能救你的命”秦月阳喘着气,吃力的说道。“其实从进这个村子起,我就感到非常的不舒服,现在已经确定了,这整个山村里有巫术布阵。”
  
      “什么?”陈智刚要问,却看秦月阳用手指做个嘘声的手势。
  
      她继续吃力的说道:“我到这里就是极限了,那布阵者应该也是半神,能力要远远高于我,而且跟我的能力正好相克。我用血,在自己的身上画了换形阵,我代替了你。你快上山吧,我留在这里,会混淆你的位置。就算我死了,你的位置也远了,我也对得起豹爷了。”
  
      陈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月阳,没有说话。
  
      秦月阳继续说道:“山上肯定有东西,上山后,就靠你自己了,别相信任何人。记住,就算你进了神的幻境,只要你心灵坚强,鬼神也奈何不了你。”
  
      秦月阳抓住陈智的手,用最后的力气握了一下,咣当一声跌坐在角落里,呼吸变得很微弱,不动了。
  
      陈智没有去扶她,也没有说话。后面的胖威和鬼刀看见这一切,也没有说话,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陈智把手机留给了小谷儿,虽然没有信号,但让他坚持发短信,报告他们的位置,让大部队过来支援。之后陈智给其他人打了个出发的手势,率先从牛棚中跳了出去。
  
      就这样,陈智几个人,用黑夜护体,在村庄中穿行,迅速的跑到了祠堂的附近。那里有一个废弃的土屋,屋顶早就没了,里面除了一张塌陷的土炕,什么都没有,但是窗户却正对着祠堂,陈智等人就躲在了这里。
  
      在这个位置,陈智把前方看的很清楚。那个祠堂真的很古老,非常的大,绝不逊色于北京的王府祠堂。看起来像是汉代的建筑风格,全是木制结构,祠堂的台阶都是由大块的青砖铺就而成,宏伟的建筑和贫穷的村子并不搭调。
  
      让陈智注意的是,祠堂的前面,是一个石头雕成的怪兽,非常巨大,看起来似乎像是狐狸,又像是狼,表情凶残露着长长的尖牙,雕工精细,栩栩如生。绝不是出于一般工匠之手。在祠堂宏伟的大门上,挂着一块巨大的牌匾,上面清晰的刻了三个字,胡氏祠。
  
      这时,陈智看了一眼祠堂前面站着的那些村民。
  
      和想象中的村中聚会不同,那些村民全都站的规规矩矩,人虽然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说话。一群黑影就这样,在深山的夜色下静静的站着,仿若深山中的鬼魂一般。
  
      忽然间,有人把祠堂前的两堆篝火点燃了,“哗”的一声,巨大的火苗窜了出来,整个祠堂一下子亮了。陈智这才看见,在祠堂的中间,站着一个戴着硕大的面具的人,那人穿着五红大绿的长袍,面具上画着鬼脸,袍子上挂满了铃铛,像电视里见过的萨满巫师。他的身边还站着几个戴面具的人,也穿着五红大绿的袍子,但没有挂铜铃,视乎地位低上一等。
  
      随着祠堂的篝火点亮,村民们的脸也清晰了起来,看到这些山民的脸后,陈智的心里浮出了一丝恐惧。
  
      其实,因为之前经历过了那么多事,陈智已经不会轻易,再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但是看这些村民的脸,却让陈智的骨头里感觉到寒意。
  
      这些村民一个个的眼睛,死盯着祭坛。眼神非常冰冷,好像他们都没有灵魂一样。一种不属于人类的凶残表情,浮现在这些男女老少的脸上,他们的嘴角纷纷向上扬着,露出了祠堂前那只石雕怪兽的狞笑。陈智感觉到,这些人似乎不畏惧法律和神佛,他们好像在共同筹谋一个阴谋,如果除去臭皮囊,陈智认为他们的灵魂,并不像是人类,而更像是妖狐的后代。
  
      这时,那个萨满巫师一样的人,忽然双手指着天上,浑身剧烈的扭动了起来,身上的铜铃哗哗作响,像是在跳舞,在深山的夜色下,显得非常的诡异。他的嘴里像嚎哭一样悲鸣,唱念着咒语,声音嗡嗡的,像卡着痰,非常特别。陈智立刻就听了出来,那萨满巫师就是春花儿的爹。
  
      这时,春花儿的爹大喊了一声,声音像野猫叫秧子一样刺耳,“请神灵之子,狐仙老母娘娘!”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就听见“咣当”一声巨响,祠堂的大门被慢慢打开了。在黑暗里,走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旁边由两个女孩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那个老太太长得很矮小,身高大概到旁边女孩的腰部,脸上苍老的非常厉害,皮肤跟树皮一样堆在了一起,看不清楚五官。在满脸的皱纹中露出两只眼睛,非常的亮。那个老太太披着头发,头发是像雪一样的银白色,她穿着火红色的拖尾大袍子,脸上画着吓人的浓妆。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陈智看见那老太太,分明就长着一张狐狸脸。
  
      陈智心里告诉自己:“这就是狐仙老母了,传说中的活狐狸。”
  
      这时候胖威却变得有些激动,他把随身带的折叠望远镜放在眼睛上,看了半天,嘴里说道:“不对呀!真特么邪了。”
  
      “你怎么了?看见鬼了?”陈智小声问道。
  
      胖威依然举着望远镜,嘴里念念的道:“真邪门,那个怪脸老太太的口袋里面,怎么是我那个智能手机呢?”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