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六十三章 祭狐大典 四

六十三章 祭狐大典 四

    “什么?”你看清了吗?陈智抢过胖威的望远镜,向祠堂看去。
  
      陈智看见,在活狐狸的腰带上,似乎塞着一只手机,露出了一截绑着钱币的手机链,那链子很特别,是胖威用欧元自己磨的,世上绝没有第二个。现在竟然出现在活狐狸的腰间。
  
      “这是怎么回事?胖威的智能手机,小谷的白金手链,怎么都在活狐狸身上出现了?叶子和麦穗儿一样被杀了?因为收留我们被杀?说不通啊!”,陈智的脑袋一下子混乱了,一条条的信息和疑问像飞起来的标签,充满了他的思维。但过了一会,这些标签又一个个落了下来,按次序排列起来,整合出了一个结论。陈智又拿起望远镜,仔细看了看那个活狐狸的手腕,那手腕上没有手链。
  
      这时,就听见春花儿的爹尖声喊道:“参拜”,刺耳的声音非常尖锐。
  
      就见刷的一声,所有的村民齐刷刷的跪了下来,一起向活狐狸不停的叩头,头撞在石头上的声音非常响亮,非常狂热。
  
      那个红袍浓妆的活狐狸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接受众人的参拜。
  
      接下来,旁边那几个穿着红红绿绿衣服的祭师,尖叫着跳上了祭坛。手指着天空拼命嘶吼了起来,不停的扭动着全身,所有的村民也跟着嘶吼舞蹈起来,在朦胧的月光下,这些村民,好像忘记了自己是人类,歇斯底里的样子与野兽无异。
  
      过了一会儿,那些祭师不跳了,村民们也跟着安静了下来,他们呼呼的喘着粗气,嘴角上挑,诡异的笑着,眼睛死盯盯的看着活狐狸。
  
      这时候,那个画着浓妆的活狐狸在两个女孩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到大门前的一张桌子前,桌子上面压着一张红色的纸,活狐狸用毛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旁边的女孩儿把红纸拿起来交给了春花儿爹。
  
      春花儿爹当众把红纸举起,像宣读圣旨一般的读道:“狐仙有旨,宣侍女入殿。”
  
      春花儿爹的声音刚落,就听见所有的村民疯狂的欢呼了起来,声音响彻山谷。
  
      陈智看了看整个祠堂,并没有看到春花儿和叶子的踪影,心里正在纳闷儿。
  
      就在这时,陈智忽然感觉到后面有声音传来,黑暗中似乎有人想要扑过来,抓他的胳膊,还没等陈智反应过来,就听见,“哎呦”一声,这个人被按倒在地上,黑暗中按着他的人是鬼刀。
  
      陈智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了一下地上人的脸,这个人他见过,正是春花儿的未婚夫,二奎。
  
      “二奎?你想干什么?”陈智轻声问道,抽出了裤腿中的百辟。心里想,“这村子的人都是神经病,现在我们被这小子发现了,他要是大喊的话,立刻就得把他敲晕。”
  
      没想到二奎,却爬在地上小声的说道,“俺是来帮你的,你们只要保护俺和春花儿出村!俺就能把你们带出去,还能给你们很多钱。”
  
      “怎么回事?你们小两口要私奔?”,胖威蹲了下来,戏谑的看着二奎。
  
      鬼刀放开了二奎,他在地上翻身站了起来,活动一下手臂,非常焦急的对陈智说道。“俺没有时间跟你们细说,春花的爹靠不住了,春花儿是第十个祭女,今晚被活祭神。”
  
      “你是说用人祭神的事是真的?”陈智低声问道。
  
      二奎好像没心思跟他们说话,焦急的看着祠堂处说道:“狐仙老母,每年要选一个丫鬟,去伺候那狐狸洞里的狐仙,十年一换,山上的洞里真的有个狐仙。俺娘以前就是进了那个洞,再也没出来。你们太傻啦,晚上偷偷潜进这狐狸村,可知进来容易的很,想出去难如上青天?。”
  
      陈智还要接着问,二奎摆了摆手说道:“俺现在马上就得走,村东口有一个破庙,春花儿让俺救出来了,藏在那里呢,等会人散尽了,你就去那里找我们,我自有办法带你们出村,你们保护俺和春花儿就行。千万别让人看见你们,否则你们永远都出不去了。”
  
      二奎说完,转身从土屋中迅速的跑了出去,村民已经散场,他几步过去混在了人群中。
  
      陈智和胖威听完这些话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陈智想了想先说话了,“那个二奎应该没说谎,你们发现了吗?这个狐狸村晚上的时候非常的黑,月亮似乎蒙着一层薄雾,这村里很可能布了奇门遁甲之术,或者更厉害的东西,秦月阳状态也不太好,我们应该先让二奎把我们带出村去,之后再做打算”陈智轻声提议道。
  
      胖威低头想了一会,抬头说道:“橙子,你们去那庙里找二奎和春花,我去看看叶子,就去跟你们汇合。娘的,那狐狸老太太怎么拿着叶子的手机,我总觉得不对劲儿。不会活狐狸,像杀麦穗儿一样,把叶子给杀了吧?”胖威说话时,眼神中有些闪烁,看的出,他的确很不放心。
  
      “你想什么呢?那叶子你才认识多久?别管了,办正事要紧”,陈智劝阻到。
  
      “你特么的别劝我,橙子告诉你,老子这一百多斤儿,早不在乎埋在哪儿了?但老子以前对不起过一个丫头,她死了,现在这个我必须要管,你们去吧!我动作很快。如果等会我没出现,你们就自己出村吧!”胖威说完,转身就要走。
  
      鬼刀的手像闪电一样的抓住了他,眼睛示意的看向陈智。
  
      陈智狠狠的瞪着胖威的眼睛,此刻心里恨不得把他脑袋拧下来。陈智压下一口气,说道:“胖威,你做好心里准备,叶子可能不在家里,但她应该没有死,也许在别的地方。如果你找到她当然好,找不到就赶快回来,我们死等你。”说完向鬼刀点了一下头,鬼刀的手松开了,胖威没再说话,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胖威出去之后,陈智和鬼刀伏在窗户上看了一眼,外面一个人影儿也没有了,整个村子漆黑一片。他和鬼刀猫下腰,轻抬脚步向村东口跑去。
  
      没跑多长时间,果然在村东口,看见了一个破庙。
  
      那庙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破破烂烂,不知废弃多久了,里面没有灯光,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