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六十六章 深山

六十六章 深山

    这时候,山中忽然一阵北风吹来,冰冷刺骨,参天大树被风吹的哗哗作响,寒风跟冰溜子一样灌进了他们的嘴里,让他们说不出话来,几个人实在呆不住了,决定先找个山洞避一避。
  
      他们在风中艰难的跋涉,终于在半截老树的背后,找到了一个不大的岩洞,那岩洞的外面挂满了冰溜子,里面有人呆过的痕迹。那老树明显被雷劈过,只剩下半截树干,正好挡住了岩洞外的寒风。陈智三个赶紧钻进了岩洞,使劲的搓着手,这山里太冷了,刚才他们在外面都要冻硬了。
  
      他们身上带的装备不多,陈智先把地面上的冰都敲掉,胖威在外面捡了些干树枝,用打火机点燃废纸放在上面,想把篝火点起来。可惜那些树枝上都带着冰,相当难点燃。最后是陈智在洞里找到些,引火的丝绵,胖威又把树枝上的冰敲掉,弄了好一会,才点起了微弱的篝火,陈智身上立刻有了暖意。
  
      “这山洞里怎么有人呆过的痕迹?还留有引火的丝绵,这种丝绵要在户外用品店里才能买到,看来在这里呆过的不是普通的村民。”陈智心里想着,开始准备些热乎的东西吃。
  
      出来前,陈智在腰包里带了猪肉罐头,现在打开放在火上热了起来,胖威带了些压缩饼干,还有一小瓶白酒,在这个时候非常给力。
  
      吃了点东西后,陈智感觉舒服多了,他靠在岩壁上在火边取暖,脑子里想着接下来的打算。“山里这么冷,他们又什么装备都没带,看来真的先要下山了。但是陈智一直忌讳秦月阳那句话,“村中有巫术布阵,山上肯定有东西,上山后,就靠你自己了”,是谁在村里用巫术布了阵?山上到底是什么东西,白浅么?而且之前莎莎说过,冰四的人先来了这里,这岩洞里的痕迹是他们留下的吗?这帮人已经进山了?”
  
      正在陈智的大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眼睛无意见向洞口望去。立刻吓了一跳。他看见,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个人直直的站在那里,好像正在远方看着他们。
  
      陈智一个咕噜爬起来,狠狠踢了一脚胖威,“快起来,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沉睡中的胖威被踢醒后,一翻身坐了起来,向外面看了一眼,也吓了一跳。
  
      “我靠!这三更半夜的大山里头,谁在那站着,是白浅?狐仙妹妹来找我了?”胖威边说边翻出了望远镜,向对面望去。
  
      胖威用望远镜看了半天,没说话。最后他把望远镜拿下来,转头看向陈智,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
  
      “你看见什么了?快让我看看。”陈智焦急的去抢望远镜。
  
      胖威把望远镜向身后一藏,说道:“你别看了,再吓得乱叫,我可受不了。”
  
      陈智听见胖威说的话,一下子愣住了。
  
      旁边的鬼刀问道:“你到底看见什么了,说出来大家知道好。”
  
      胖威脸色煞白,顾忌的看了看陈智,又看了看外面说道:“橙子,你可做好心理准备奥!我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那里,脸看不清,但看衣服,怎么那么像春花儿呢?”
  
      “春花儿?你特么的吓唬谁呢?我们刚才都看见了,她死了,身上的肉都扯没了。”陈智感觉后脑勺都凉了,大声对胖威喊着。
  
      让我看看,鬼刀一把抢过望远镜,向远处看去,看了一会,放下望远镜,坐了回去,什么也没说。
  
      “你们到底看见什么了?让我看看。”陈智一把抢过望远镜,向对面山坡看去。
  
      在望远镜中,他清晰的看到了一个女人站在了那里,直直的,一动不动,在漆黑的夜色里,脸完全看不清,但在月色下,能清晰的看见女人穿着的破棉袄,还有上面翻出的棉花,和春花尸体上穿的一模一样。
  
      “是春花儿,她在看着我们”陈智倒吸了一口冷气,立刻坐了回去,背靠在岩壁上,脑中立刻混乱了起来。
  
      胖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靠!这真是活见了鬼,那个死女人可能怪我们没有去救她,不想我们回去,想把我们也留在这深山里。”
  
      三个人,半天没有说话,都直直的看着火光。
  
      “我要过去看”,陈智终于说话了,“我才不在这里干等着,等那女鬼来找我。”陈智似乎有些激动,把鞋带紧了紧,把衣服穿上向外走去。
  
      “你别走啊!要去一起去,也许那死女人看见威爷我英俊的造型,一高兴就放过我们了呢?”胖威说着站起身来。
  
      “大家一起去吧!安全些。”鬼刀也站了起来,他似乎并不太害怕,直接向外走了出去。
  
      就这样,三个人一起向对面山坡走去。一出岩洞,寒冷的北方立刻扑了过来,大兴安岭山中深夜的寒冷可不是开玩笑的。那冷风跟针一样扎进了陈智的骨头缝里,风呼呼的打在脸上,陈智的嘴根本张不开,眉毛和鼻孔处都是冰霜,三个人迎风在树林中穿行,艰难的向对面的山坡走去。
  
      走了一会,对面的山坡似乎越来越近了,在风中,那个人影也看不太清了。这时候,前面的鬼刀忽然站住了。
  
      “怎么了?”陈智机警的问道,从刚才开始,他的神经就一直绷的紧紧的。
  
      “你们细听这风声,里面好像有人的呼唤声。”鬼刀说道。
  
      “我靠!你可别吓唬人,你说那女鬼在叫我们啊?”胖威说道。
  
      陈智静了下来,仔细听着,山里的北风呼呼的,基本听不出别的动静,但细听起来,风中似乎夹着一丝呼喊声,而且很尖锐,似乎喊的是“陈智”。
  
      “是有个声音,似乎是女人的,叫的是你!”胖威对陈智说道,脸色严肃。
  
      “你特么的听清了吗?叫的真是我?”陈智有些哆嗦了。
  
      “是真的,我耳朵最尖了。“靠!他娘的,春花儿那个死女人,真是阴魂不散,想把橙子留在这大山里,你死的冤,怎么不去找你自己的爹?”胖威指着对面山坡骂道。
  
      “哎?人呢?”胖威指着对面山坡说道。
  
      陈智向对面一看,对面山坡上的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别说话!那声音好像向这边过来了!”鬼刀打断了他们,说道。
  
      “陈~~智~~~,陈~~智~~~”,随着凌冽的寒风,这个呼唤声越来越大,连陈智都听的很清楚了,声音尖锐刺耳,如山中的魂哭鬼泣,恐怖的要命。
  
      “小心,要过来了,你们都躲到树后去”。鬼刀一把抽出“不知火”,那蓝刀的刀锋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做好了与山中所来之物,舍命一搏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