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七十五章 祭人阵 一

第七十五章 祭人阵 一


  
      cpa300_4();    【之前有读者问我,为什么不更的快一点,一天三更五更多好。其实上架早一点对作者是有好处的。但是,我现在说一下我的想法,我对这本书的质量要求非常高,就算是没有灵感,一天一章了,也不想水文。我不想若干年后,有人看着我的文章,支着大牙嘲笑我。之前看过很多优秀的作品,因为写的粗糙,满文的漏洞实在是很大的遗憾。所以我想对我的书迷说,情继续支持我,相信我。这虽然是我的第一本书,但已经准备了很久,我会力保精品每一章,而且绝不会太监,除非我死了。就算我死了,我的灵魂也会写下去,午夜梦回的时候,在你的耳边轻轻的念给你听。】
  
      春花儿死时的那张脸,陈智永远都忘不了,她的惨叫声,现在仍在耳边缭绕。现在,他眼睁睁的看着春花,就出现在他的前方,脸上仍然是死前的样子,扭曲痛苦的表情,手臂一摇一摇的,在像他挥着手。
  
      陈智被惊在了那里,“这是什么?这就是春花儿的鬼魂吧!正在叫他过去吗?还是春花儿诈尸了?”
  
      陈智的后脑勺连着脊梁骨都凉了,真的特么是遇见鬼了。他不由咽了口吐沫,对胖威轻声说:“现在怎么办?这是粽子还是什么玩意?你还有什么法宝吗?”
  
      “当然——”胖威低声叫了一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在自己的斜跨包里翻了半天,翻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拿在了手上。
  
      陈智看了看那个东西,大概三寸长,黑乎乎的前端铮亮,后面全是黑毛。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能克制僵尸的黑驴蹄子?真有这种东西?”,陈智惊讶道,没想到胖威这破包是个百宝袋,里面什么都有。(顾名思义就是黑驴的蹄子,传说中可以克制僵尸,尤其克制发生尸变的僵尸之类妖怪。曾在著名络《鬼吹灯》《盗墓笔记》多次提到,实为杜撰,具体是否有那方面的功用,至今未曾证实。)
  
      胖威在手上吐了两口吐沫,说道:“娘的,这个死女人到底是在这里等我们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天就让你瞧瞧威爷的手段。”说完转头对陈智说道,“橙子你听着,这个死鬼娘们太邪性,不像是僵尸,如果等会我要是没得手,你就朝我天灵盖开一枪,让老子死的痛快点!”
  
      陈智一把拉住他,“别逞英雄,你特么到底有多少把握?没把握别特么的送命去。”
  
      其实陈智并不是很害怕,经过之前一连串儿的邪**儿,心里对这些东西有点麻木了。但是个春花儿明明是一个死了的人,就这样站在黑漆漆的山洞深处像他招手,让人猜测不出来接下来会怎么样,他心理上有很大的压力,心跳的非常厉害。
  
      胖威一甩挣开陈智的手,说道:“今天躲是躲不开了,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别忘了,看我遭罪,开枪别犹豫。”说完一手提枪,一手拿着黑驴蹄子,嘴里大喊着“纳命来吧,装b的粽子”,向春花儿跑去。
  
      “我靠你的,你还真是有种。”陈智心里骂道,心想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胖威降服僵尸的本事,希望他能搞定前面的春花儿。
  
      然而,就在胖威跑到春花儿身边时,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胖威就这样大喊着,消失在黑暗中,那前方的黑暗就像黑黑的浓雾一般把胖威吸进去了,胖威就这样消失了,连半点声音都没有。
  
      “胖威~~,靠,胖威~~~,你特么是死是活呀?”陈智扯着脖子喊道。等了半天,对面仍然是寂静一片,春花儿依然在黑暗中露出脸,摆动胳膊,像他们招着手。
  
      “这是怎么回事?胖威被女鬼吃了?”陈智回头望向鬼刀。
  
      鬼刀的表情很严肃,静静的站了一会,把手中的枪递给陈智。说道:“我去看看,如果5分钟后我没回来,你就按原路返回去,记住,谁也别管,赶快跑。”
  
      鬼刀说完,“嗖”的一声,把长刀抽了出来,鬼刀的长刀陈智经常见到,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来源于什么出处。但这把刀,虽然不像他绑在腿上的“不知火”发着蓝光,但刀身细长,亮如霜雪,整个刀锋屏出一缕寒光,估计也是一把神刃。
  
      鬼刀提着刀,并没有跑,而是慢慢向对面走过去,陈智能感觉到鬼刀此时绷紧的神经,他从没见鬼刀如此认真过。
  
      鬼刀就这样一路走了过去,也慢慢消失在黑暗中,那股黑色浓雾迅速的把鬼刀吞没了,跟胖威一样无声无息的不见了。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陈智真的有些蒙圈了,鬼刀一直以来是他心中的一根定海神针,是最强武力的代表,现在鬼刀居然消失了,他立刻感觉到不再有安全感了。
  
      “鬼刀难道也被干掉了?不能吧?”陈智边想变看着表,时间很快过了三分钟。
  
      “怎么办?把他们扔下,自己跑?如果鬼刀都被干掉了,我根本就不是对手啊!”陈智脑中飞快的思索着,“对了,还有小谷儿”。陈智立刻转头去看小谷儿,却发现,小谷儿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小谷儿之前背着他们两个人的行李,如果小谷儿不见了,就证明行李也没了,那个潜水口罩全都放在了陈智的背包里,现在陈智想回去也不行了。
  
      整个洞里现在漆黑一片,只剩下陈智手中发着微弱光的手电,和陈智自己“嘭嘭”的心跳声。四周的岩壁黑暗发黄,感觉黑暗中有着什么东西,后面的尸堆近在眼前,绿幽幽的发着瘆人的光,洞内时而传出奇怪的声音,恐怖到了极点。
  
      陈智的头上开始冒冷汗了,他想着,“小谷儿到底哪去了?他自己跑了?不可能啊!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难道已经被春花儿抓去了?”
  
      陈智想到这个的时候,浑身都发凉了起来,他意思到,那个春花儿还在他的后面,她会不会冲过来?瞬间,他感觉背后阴森森的一股寒气袭来,他的脑中的神经紧张的直跳,本能的过转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