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诡神冢 > 第七十六章 祭人阵 二

第七十六章 祭人阵 二


  
      cpa300_4();    他看见,春花儿就站在他的面前,和他脸贴着脸,脸色僵硬死灰,脸部肌肉全变了形,狰狞的扭曲着,眼白向上翻着,露着没有嘴唇的牙龈,对着他笑。
  
      陈智的头瞬间炸开了,“是春花儿的鬼魂,她来找我了。”陈智并没有喊出声,而是看着近在眼前,春花儿那张恐怖的脸,剧烈的喘息着。“春花儿,我们并没有冤仇,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智头上的汗,“帕拉帕拉”掉到眼睛上来,一时间什么都看不清了。朦胧中,他看见春花上翻的眼白,转了下来,她身上的尸臭味,钻到陈智的鼻孔里。
  
      从春花儿的嘴中传来阴冷的声音。“救我~~,救我~~”
  
      “救你?我怎么救你?你已经死了,我无能为力了。”陈智说道。他感觉精神有些恍惚了,脑神经因紧张而开始发疼。
  
      “救我~,陈智,快救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向闪电一样刺到陈智的耳朵里。
  
      “嘎巴~~嘎巴~~~嘎巴~~~”,就看见春花儿的脑袋,像木偶娃娃一样,180°转了过去,露出了另外一张脸孔,是莎莎。
  
      就看莎莎的脸上非常痛苦,漂亮的五官因痛苦而拧在了一起,她双手挣扎着抓着脖子,好像有人在后面勒着她一样。大声尖叫着“快救我~~~~”。
  
      陈智向莎莎身后一看,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正在勒着莎莎的脖子,身边无数的小鬼正在啃食着莎莎的肉。
  
      “我靠你的!”,陈智一下子红了眼睛,抽出手枪,拉上膛对准了恶鬼的脑袋就要开枪。但同时,一丝理智在他的脑中闪过,“这一切都不合逻辑,是幻觉。”
  
      陈智咬了几次牙,理智终于战胜的冲动的本能,他没有开枪,。
  
      这时,就看见寒光一闪,“唰”的一声,莎莎被切成两半,跌落在地上,黑雾一下子散开了。
  
      黑雾全部散尽后,鬼刀拿着长刀站在那里。躺在地上被切成两半的不是莎莎,而是春花儿的尸体,对着陈智枪口的也不是青面獠牙的恶鬼,而是胖威。
  
      陈智这时才收回了抢,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胖威刚才好像一直都不能动,现在才缓缓的站了起来,似乎有些虚弱,扶着墙骂道,“你特娘的,大橙子,想打死我啊?老子那么叫你也听不见,看来你才是我转世的仇人,现在终于现身了。”
  
      鬼刀用刀鞘挑了挑地上春花的尸体。尸体已经被掏空了,好像经过特殊处理,刀鞘碰到尸体上的感觉,软绵绵的,变成一张连着脑袋的干尸皮。尸体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袍,那袍子的袖子非常轻,洞内的风非常大,所以吹的长袍的袖子飞舞,远处看来像在招手一样。
  
      “估计,这些就是从古至今,那些祭狐大典上,祭女的下场。等会前面应该还会碰到一些祭女的尸体。”鬼刀说道,“这叫做“祭人神阵”,和媯音一样,是上古十大神阵之一,也属于奇门遁甲之术,但级别非常高,和媯音一样非常邪恶,在特别的地方才会出现。上古时期的神民,为了布这种诡异的阵法,收取了成千上万的人类做祭品,在这些祭品的尸体上做法术,用特殊的方法将他们的尸体烤干,然后按照复杂的图形排列起来,按八卦五行的方位吊在这里,布下迷阵。”
  
      胖威这时好像缓过劲来了,揉着屁股说道:“再高的阵法,还不是让你一刀砍了,行啦!我们都知道你刀子厉害,红带武士对吧!别装b啦!”
  
      鬼刀摇了摇头说道:“祭人阵”的威力,是根据祭人的数量和身份决定。数量庞大的“祭人阵”无咒可破,无人可出。我们遇到的应该是小型的“祭人阵”,祭人的身份也不高。现在我砍倒了一个祭人,整个阵法就没用了。幸亏你们的身上有厉害的符咒,否则一出水面就中招了。”
  
      陈智听完后,心里对秦月阳各种拜谢,觉得这个丫头平常没白装神弄鬼,关键时刻真是太有用了。
  
      鬼刀停顿了一会,轻轻的说道:“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在这里会有祭人阵和媯音?我上次遇到这种级别的阵法时,是在神墓里。”
  
      “神墓?”陈智听到鬼刀说的话,心中一颤。他听豹爷说过,至今为止发现过的神墓只有一个,里面非常诡异。看来这唯一的神墓开掘行动,鬼刀曾经参与过。
  
      “刀子,跟我们说说神墓的事吧!”陈智看着鬼刀的眼睛说道。
  
      鬼刀一听陈智问起神墓,皱了皱眉头,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那地方很危险,我们死了很多人。先不说了”
  
      鬼刀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说道:“我估计前方应该是个神圣的重要地域,否则不会出现级别这么高的上古神阵,这有可能就是这个洞穴,千万年来保守的最终秘密。”鬼刀严肃的说道。
  
      “现在先别说这些了!小谷儿哪去啦?你们不管人家啦?”胖威喊道。
  
      这时大家才想起来,小谷儿失踪了。
  
      “我在这儿~~”这时就听见非常细小的声音,在岩洞的角落里响起,小谷儿在那里站了起来,背着行李。
  
      “哎我去,你他娘的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让女鬼给抓了去了,你怎么也不吱一声就跑哪儿去了,你有个好歹,我们怎么像你爹交代。”胖威大骂这小谷儿。
  
      小谷儿背着行李,赔笑着跑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在这里看你们都在抓鬼,我怕误了你们的事儿,就躲一边儿了,我要保护好行李啊!”
  
      “你他娘的,跟住我们”胖威上去又给小谷儿一巴掌。
  
      就这样,四个人又继续向前走去,前方的道路比较宽大平整,很好走。如鬼刀所说,果不其然,前方又碰到了几个祭人,年代越来越古老,越向前走,祭人的服饰越复杂,有的祭人甚至插着满头的法器,脚下还放着陪葬的棺椁,胖威顺手牵羊了几件小明器,塞到了包里面。
  
      当路过第19个祭人之后,前方的洞穴通道到头了,迎面一股风吹来。陈智向前一看,精神为之一阵。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一座风格古老的庙宇,赫然耸立在那里,地域面积之大,气势之宏伟,让人咂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