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一章:宣和元年冬

第一章:宣和元年冬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汝州,汝坟镇。
  
  阿秀今天穿着一套灰色连衣裙,手里提着竹篮,里面的食物用白布盖住,在镇上沿着街头叫卖:“吃亏的便是我呀……吃亏的便是我呀……”
  
  篮子里的是笼饼,也就是后世的馒头。
  
  至于为何不直接喊卖笼饼或者是馒头,用阿秀的说法是,宋朝人都喜欢这个神秘的调调,喜欢买好奇,据说京畿那边都是这样喊的。
  
  李初则坐在街旁的一块石头上,皱着眉头,犹豫不决。
  
  他是穿越来的,灵魂附体。
  
  如同广大穿越众一样,老天爷也给了他一个金手指,能够定制一切任何东西的定制系统。除此之外,还额外送了3次抽奖的机会。
  
  他刚才用了3次抽奖机会,抽到的东西看起来很强大,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第一次抽奖,一颗人造通讯卫星……
  
  好牛逼轰轰的奖励啊,可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大宋,要这玩意有毛用啊。而且他刚在系统里看了下,定制一个手机,哪怕是最原始的大哥大,需要的定制币都不是他一时间能赚到的。
  
  第二次抽奖,一辆德国豹1式主战坦克……
  
  又一个牛逼轰轰的奖励啊,相比之人造卫星,起码还能有点实际用处了,但是,李初又不要杀人又不要放火,就目前情况来看,再牛逼的坦克也只是摆设啊。
  
  第三个奖励,一罐百事可乐……
  
  好吧,这是个安慰奖,3次重要的抽奖就这样活生生给浪费了。
  
  李初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只要能改善目前的生活状况,就能过满足。既然抽奖没能得到想要的,就只能靠定制了,系统赠送了20个定制币,一些稍微大件的东西数额不够,只能向系统定制一些小玩意。
  
  可这样一来,却让李初犯愁了,他一时间想不出弄个什么来改善生活。【△網WwW.】
  
  半个上午的时间,阿秀仅卖出去六个馒头,一个馒头才卖2文钱,六个馒头也不过是12文,这还没算本钱、人工费等等。平常阿秀一天也就卖出四十个馒头左右,折算下来,一天的收入也就二十来文的样子。
  
  而一斤猪肉,就要120文……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好在这具身体让李初附身了,不然再继续如植物人一样在床上躺下去,就靠着阿秀卖馒头这点钱,迟早要完。
  
  阿秀是这具身体的新婚妻子,前不久刚满十七岁,过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结果新婚之夜当晚,原身体喝醉酒把头给撞了,变成了植物人。
  
  原本家里还有点余钱,全耗在这病上,也没见好。
  
  看着阿秀在街头上不断的吆喝叫喊,这一上午的时间,也没见她喝口水。
  
  阿秀的性格,很要强。
  
  或者说,她一点也不喜欢李初,从原身体残留的记忆中得知,阿秀嫁过来,纯粹是因为父辈定下的婚约,即使如此,也拖到了十七岁之后,才肯入门。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却在原身体变成植物人后不离不弃的照顾,而且抛头露面每天靠卖馒头筹集医药费。
  
  “系统,我能将定制的东西在外面贩卖么?”李初是想从系统里定制一些现代的成品玩意直接在大宋贩卖,当个二道贩子,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最快在大宋发家致富的办法。
  
  “宿主,你好意思吗?拥有了定制系统,还会缺钱?系统对你而言,更多是起到辅助作用,而不是二道赚钱工具。作为系统,对你这种想法非常的鄙视。
  
  宿主,你可以定制物品直接贩卖,但是在接下来的即将发布的任务中,该行为会严重影响任务的完成评分,评分高低影响任务奖励,请宿主好自为之。【△網WwW.】”
  
  得,被鄙视了。
  
  不过真要做二道贩子的话,未免有点杀鸡取卵了,到目前为止,李初所知道能获得定制币的来源,也就是任务奖励,真要是影响了奖励结果,到时候没有新的定制币补充,那就斯巴达了。
  
  不过系统说的也对,拥有系统,来钱只是早晚的事,不急于这一时。
  
  想及此,李初暂时将这事放在一边,看着阿秀喊了这么久,肯定很累了,李初实在忍不住,上前叫住了她,去接她手里的竹篮子:“你去歇会,让我来吧。”
  
  迎接李初的却是一个冷眼,阿秀将竹篮子往身后挪,退开了几步,面带寒霜,语气冷冰冰的道:“官人莫要失了身份,你若是些许无聊,可以去街上逛逛,或去走朋访友。”
  
  见李初愣在原地,阿秀皱了皱眉,脸色闪过一抹鄙视,有些不太心甘情愿的从怀里套出十几枚小平钱,这都是今天卖笼饼得来的,从里面数了三枚拍在了李初的手心:“官人大病初愈,是该走访下朋友,奈何如今家中余钱不多,三文可以买小半斤水果了,莫给浪费了。”
  
  看着手里这三枚小钱,李初颇为自嘲。
  
  这具身体的前任是个游侠,不过混的却不怎样,属于那种不太讨人喜的,而且又嗜酒又嗜赌。从阿秀的冷淡的态度来看,她肯定是误会了,多半是认为李初不是酒瘾犯了就是赌瘾犯了。
  
  看来,阿秀对前任的讨厌程度,似乎比李初猜想的更糟糕啊。
  
  只是,再怎么也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而已,还降服不了你?
  
  把三个小钱塞回阿秀的手里,李初一把抢过了竹篮子,让阿秀有些措不及防,抢过竹篮的李初快步走到街中间,敞开了嗓子大声吆喝:“笼饼,香喷喷的大笼饼,好吃还便宜,只要三文钱,香喷喷的大笼饼只卖三文钱嘞。”
  
  阿秀呆呆的看着吆喝不停的李初,再看着手里的三枚小钱,今日的官人,跟他以往的印象有些出入,阿秀的态度稍许好转,冷冰冰的脸色有些消融。
  
  既然李初要帮忙,那就让他吆喝着呗,阿秀索性从一旁的商户里借了条板凳坐在一旁歇息,一边看着李初,看看这家伙到底打的什么把戏。
  
  阿秀的屁股还没坐热,前旁就来了一人,外穿深紫凉衫,腰挂一大铜钱,身材不高,却大腹便便,双眼眯小,嘴唇无须,正是那刚过了四十大寿的张老财。
  
  阿秀刚想把身子转过去,找个地方躲起来,却已经来不及了,张老财已经看到她,正笑眯眯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杨家妹子,食饭了没?”
  
  张老财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充装文雅,这刚入冬的他也不觉得冷。
  
  被张老财撞见了,阿秀也不好再装作没看见,冷冰冰的漠视着道:“何事?”
  
  “怎么一个人在这枯做,今儿个没卖笼饼了?”张老财虽是客气的寒暄,可双眼却肆无忌惮的在阿秀胸前扫荡着,心里叹息咒骂着老天,可惜了这大冬天的衣服穿的厚也包裹的严实,即使如此,也惹的张老财非常的眼馋,只恨不能马上吃到。
  
  瞧这张老财一脸的肥猪油,阿秀十分的厌恶,要不是欠了这家伙钱,早就一巴掌过去了。
  
  前几回卖笼饼都是刻意躲着这位,只是今日李初也跟着来了,让阿秀一时不察。
  
  “不劳张老板关心了,今日有官人帮助,倒落个清闲。”
  
  阿秀指了指街上,那正在不停吆喝的李初,张老财一愣,看着生龙活虎的李初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他不是得了离魂症吗,怎么好了?
  
  张老财当初可是去过李初家中看过,也问过大夫,得了离魂症的人几乎不可能苏醒了,可李初居然醒来了,这倒是个意外,张老财心中盘算了一下,这一盘算,他反倒更是开心了。
  
  这李初不苏醒还好,这苏醒了,反而更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他把钱借给杨家妹子,本就是图着杨家妹子去的,料定了杨家妹子到时候还不上钱,再利滚利,到时候只能卖身抵债了。
  
  本来还有些担忧,现在反倒多余了,以李初的性子,醒来后还不得整天跑赌坊?杨家妹子卖笼饼赚来的钱十有八九都会被他给挥霍一空。
  
  这下,把杨家妹子纳入家中可以说是完全定下了,张老财兴奋的就要去拉阿秀的手,结果却反造阿秀扇了一记耳光。
  
  啪……
  
  声音有点响,李初转身往这边看了过来,看到张老财红怒着脸去抓阿秀,结果又被阿秀扇了一个耳光,大街上的行人客商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哟,这不是张家酒楼的张老板么,脸上这是怎么了,怎生红肿起来?”
  
  围观人群中,一个跟张老财不太对付的声音响了起来,让张老财脸面有些搁不下了,这小娘皮身手好生敏捷,一时又拿不到她,弄的张老财又气又尴尬。
  
  阿秀脸上怒气冲冲,张老财是债主,她不好再下手。
  
  突然一个人影从人群中冲了过来,冲着张老财的后背飞起就是一脚,将张老财踢的向前倒了几步,摔了一个狗吃屎。
  
  那人影又快速走到张老财身前,将他抓起往怀里又是一记箍颈膝撞。
  
  “你没事吧。”看着阿秀好像没受到什么伤害,李初放心了,走回张老财面前,可惜这具身体的不够强壮,力量不足,否则就刚才那记箍颈膝撞就要让这死胖子躺床半个月。
  
  张老财慢吞吞的爬了起来,脸上都是鼻血,还沾着一些泥土,发箍也掉了,头发四下披散,有多狼狈要多狼狈,他气急了,待看到眼前的人是李初后,脸色狰狞,更是咆哮了起来:“还钱,什么也别说了,今天你必须把钱全给还给我,不然我就告官,说你们逃债还行凶伤人。”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