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二章:清贫小家

第二章:清贫小家

    还钱?
  
      李初愣了下,前任的记忆中,好像没欠这家伙钱吧。ranw?enw?w?w?.?
  
      看到李初愣神,张老财还以为他怕了,一扫郁气,疯狂的哈哈大笑起来,借条上白纸黑纸画押的,还不上钱,家中所有东西都要充资,而且还要受刑、流放。
  
      张老财早就李初的情况打听实了,为了赌钱,李初将地契抵押给了村正,现在他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只有人。
  
      这事要闹到县太爷哪里,李初的流放是跑不了了,到时候家中剩下的弱小妻与弟,还不是任人欺负?
  
      本来张老财还想温柔对待杨家妹子,可现在,既然一不做,那就二不休,他也不用跟杨家妹子讲什么情面了,撕碎伪装,直接将要求提了出来:“我知道你们没钱还,想要我不告官,不还钱都可以,你把杨家妹子休了,再让她嫁我为妾,这事我就跟你一笔勾销,否则,咱们县衙见。”
  
      阿秀的眼角,流出了一行泪水……
  
      李初转过身,正好看到了阿秀偷偷的用衣袖擦干泪水,他轻声温柔的向阿秀道歉:“对不起,这阵子让你受苦了,可以给我说说具体的情况吗?”
  
      阿秀眼中的泪水更多了,看的李初心痛不已,他多少能体会到,最近这个月在阿秀身上的肩担子有多重了,把这么要强的一个人都能给逼成这样。
  
      阿秀轻声的将借钱的事告诉了李初,听完之后李初轻轻的拍了阿秀的肩膀,温声道:“这事交给我吧,我来处理。”
  
      简单来说就是阿秀被骗了,病急乱投医,从张老财这借了十贯钱,从路过的一个药商处买了一支百年人参。
  
      看似简单,里面门道多着很,先是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谣言,说只要服下百年参,李初一准就能醒来,其次药商只在这边停留一刻,留给阿秀思考的时间不多,又有张老财主动借钱,最后买到手后才现,哪是什么百年参,只是一支普通的十年参。
  
      张老财借钱,也不是普通的利,而是,高利贷……
  
      这就是一个套啊,摆明着就是要坑阿秀。
  
      “你们两个商量好了没,是要跟我去见官呢,还是把杨家妹子送进我家门?”张老财擦拭着脸上的鲜血,反倒却涂抹越多,以李初那怕事的性格,哪敢去见官?
  
      他已经开始预想杨家妹子进入他家门后的场景。
  
      很好,这个暗亏,李初记下了。
  
      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只能先让这家伙得意一阵子了。
  
      当即,李初呼出定制系统,从里面定制购买了一个小型的手电筒,就是淘宝那种几块钱一个的,外形颇为的时尚精美,花了他2个定制币。
  
      将手电筒拿出来,打开灯光射向张老财的眼角,把张老财吓一大跳,周围的围观的人群也惊的后退了一小步。
  
      虽然是大白天,手电筒出的聚光也比较亮,在周围的人群看来,李初手里的东西居然会光亮,指哪哪儿就出现一道小光亮,尤其是射眼睛更是让人睁不开眼。
  
      “这玩意叫夜明灯,采用南海夜明珠与墨玉琉璃珊瑚制成,现在是大白天的,这宝贝效果不大,要是在昏暗或者夜晚的时候,指哪儿哪儿便如白昼,价值就不用我多说了。”
  
      夜明珠制成?
  
      大家颇为惊奇,原来是夜明珠啊,难怪能光呢。
  
      再看这墨黑光滑的手柄,果真是墨玉珊瑚,而且这玩意非常的小巧,握在手里可比那夜明珠方便多了,顿时个个眼热起来,没钱的只能眼馋下,有钱的蠢蠢欲动。
  
      李初将开关给众人演示了一下,让他们看明白之后,随手将手电筒抛给了张老财,冷声道:“这宝贝暂时压你这,一个月后,我将连本带利拿二十五贯钱赎回此宝,要是我到时拿不出这么多钱,这宝贝就归你了。”
  
      系统出的物品,只说直接贩卖影响评分,却没说不允许他用来抵押延期,只要到时候拿二十五贯钱给他,将手电筒拿回来,就没什么影响了。
  
      张老财拿着手电筒,满脸惊讶不可置信,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漆黑光滑的塑料筒身,凑近眼前仔细的观摩者。
  
      太意外了,当这宝贝出现的时候,他什么都忘了,眼睛全聚焦在这宝贝上面了,李初问他是否同意时,张老财喃喃点头是是是。
  
      “旁边有间屋子,你可以去里面试试效果。”
  
      随着李初一指,张老财立马蹦蹦跳跳带着一身肥剽的往那屋子跑去了,街上这些围观的人群也呼啦啦的全跟着张老财往哪屋子里挤,个个连带好奇,争先恐后。
  
      街上人群走光后,李初望着一脸呆泄的阿秀,手指往在她额头一点,把放在地上的竹篮子捡起来扔进她怀里。
  
      “你先回家,我还有事,晚点再回。”
  
      “喔。”
  
      阿秀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抱着竹篮走了几步这才回过神来,转身去看李初,只能看到李初那逐渐消失的背影。
  
      ……
  
      李初已经想到了改善生活的办法,不过还有件事他要去确认下。
  
      出了汝坟镇,沿着官道往东北方向走,走不远,再折小路往东走,原身体记忆中,那边好像有一个露天的煤矿。
  
      煤,宋朝人喜欢管这个叫黑石、石炭,开采煤炭也已经形成了规模,在山西一代,官府出面设置石炭厂,官卖石炭。
  
      京北路这一代,煤炭之风并不盛行,本身煤炭资源少,官府又没进行推广,只有偶尔一些露天煤矿被一些老百姓自行采石,却又不懂得烧制之法,还弄了好几起煤气中毒事件。
  
      虽然廉价,反而还没有柴火方便。
  
      李初找到了这个露天的煤矿,山坳之中到处都是露天的煤块,范围约有十亩左右。他折了一根比较粗的树枝做成小木棍,往山坳中间走,不时时用树枝戳着脚下的煤块,检验者煤炭质量。
  
      这里的煤炭质量比李初预计的要好得多,只需要稍微筛选就能直接作为燃烧。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李初家在滍水边上,离汝坟镇没多远,只有二里的脚程。煤矿这边有条小路可以直接穿过去。
  
      到家时,阿秀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
  
      “下午你就不要出去了,剩下的笼饼当做今天的吃食,还有,你明日不用早起做笼饼了。”李初说着,从院子里的杂物堆里翻出了两个箩筐,有些破旧,勉强还可以用。
  
      也不待阿秀说话,把铁锹扔进箩筐里,拿着扁担挑起两个箩筐又出门,沿着小路往露天煤矿而去。
  
      回来时,已经是正中午了,满脸汗水的李初将两箩筐的煤炭停在院里,这具身体的素质还是太差了,一担煤就给累成这样,还不待李初歇息,就看到阿秀一脸委屈的盯着自己看,双目之中又带着点愤怒。
  
      “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丢面子了?”
  
      阿秀气冲冲的样子让李初一时间弄不太明白。
  
      李初擦拭着脸上的汗水,笑着问:“怎么了?”
  
      一滴泪水从阿秀的脸上滑落,阿秀将汗巾砸了李初,一脸的悲愤的转身而走,走到墙角边,拿起一支长木棍,在手里挽了个枪花,就往李初身上戳来。
  
      我靠!
  
      李初被吓到了,连忙拿起旁边的扁担左右格挡,结果一次也没挡倒,阿秀手里的木棍出击的又快又准,只一会儿的功夫,就在李初身上点了好几下,末了又换刺为砍,驱赶着李初满院子逃跑。
  
      阿秀会武功。
  
      李初这才反应过来,杨大爹会枪法,一杆长枪使的出神入化,他没料到,阿秀一个女儿家的居然也学了她爹的枪法,看这架势没个十年也有八年。
  
      慢慢的,李初也不跑了,仍由着阿秀打着自己,他注意到,阿秀每砸来一棍,脸上的泪水就会更多一分,而且阿秀出手也不重,看似凌厉,落在身上时却很轻。
  
      阿秀打着打着也不打了,将长棍扔给了李初,擦了眼角的泪水,语重心长的道:“你以为我想给你丢脸?家里只剩下不到四百文钱,我不去卖笼饼,谁来养活这个家?”
  
      李初愣了,他没想到,让阿秀伤心的原因竟然是自己嫌弃一言之失。
  
      封建阶级害死人呐。
  
      “是你误会了,让你不卖笼饼,是因为看你太累。而且我已经有更好的赚钱办法。”李初认认真真的向阿秀陈恳说:“这次大难不死,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原来的我很混账,让你也跟着受了这么多苦累,我现在会改掉原来的陋习,好好对你,让你过的幸福。”
  
      阿秀低头娇羞,李初的真情告白让她闹了个脸红耳赤。
  
      “口是心非,哼!”
  
      阿秀头也不回的快步往屋子里去,把关门关的严严实实的,背靠着门,脸上红晕朵朵。而屋子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正拿着一个布娃娃好奇的看着大姐。
  
      ……
  
      看这样子,她应该没生气了。
  
      阿秀回屋后,李初在院子里清出一块空地,将两箩筐煤炭倒地上,然后又挑着箩筐来回两次,运了足够的煤后,又在院外的土坡上挖了许多黄泥倒在院子里,加水跟煤炭混合。
  
      呼出了定制系统,花了1个定制币,购买了一个藕煤机……
  
      这是一个简易式打藕煤机,就是乡下私人家里人手一把的,手提手动按的那种,或者叫蜂窝煤模具,一次只能打出一个蜂窝煤。
  
      打出的煤球型号是16omm。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本来,李初一时也想不到从哪一行起步,今天遇到张老财后,他已经想到该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