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五章:用来开挂的杀器

第五章:用来开挂的杀器

    十月初五,入冬第四日。  ww?w?.?
  
      也是李初来到大宋朝的第三天!
  
      宜:娶嫁、出行、祈福、开市、交易、赴任。
  
      汝坟镇的规模不是很大,原先镇里有两家客栈,三间酒楼,其中最大的酒楼,就是张老财的张家酒楼。
  
      在张家酒楼的隔壁是马氏客栈,张老财也有一定的眼光跟商业天赋,跟隔壁的马氏客栈进行了合作互惠,两家强强联合,并推出了一些优惠政策,把吃与住联合在一起。
  
      渐渐的,镇里另外两家酒楼就歇业、改作他行了。
  
      而位于镇中央的滍水客栈,生意也一天不如一天。
  
      李初的饭肆选址,便是在这滍水客栈的旁边。这边是一块空地,而且位于镇子中央,地理也不错。而后面,则是流淌而过的滍水,因为客栈的缘故,这后边修建了一个小小的停靠码头。
  
      同样,李初也看重了滍水客栈的住宿性。
  
      这么多客人,总得要吃饭吧?滍水客栈可没提供吃的,当李初决定在这里开饭肆后,滍水客栈的刘老板是第一个过来恭贺的。
  
      刘老板是个身材修长的中年人,常日一身皂色的凉衫,还留有一戳小胡子。
  
      张老财的吃住政策,也让他吃亏不少,当李初要在旁边开饭肆,他是最高兴的。
  
      眼下,才刚过巳时不久。
  
      巳时,也就是9到11点,这个时辰还没到饭点。
  
      除去杨康要去学堂上学,阿秀、杨承、阿宁都来帮忙了。阿秀去镇那头去买蔬菜了,杨承和阿宁两个小家伙正聚集在一碗切好的火腿旁,两人一人一片的偷吃着。
  
      李初制作的这个饮食小推车,可以向两边展开,全部展开之后,就是一个中型的厨房,中间是两个蜂窝煤灶,左边大板上放原料,里面有切好的肉脯之类,右边大板子上,则放置一些调味料。
  
      空地上,两张折叠桌子也摆开,靠街边,还立着一杆木质的牌匾,只不过牌面上空荡荡什么内容也没有。
  
      两个煤灶里,蜂窝煤烧的火旺。
  
      李初蹲下身子,用小推车的暗格做掩护,开挂式的从空间中拿出一样又一样的后世调味料。
  
      盐、糖、味精、鸡精、生抽、老抽、还有郫县豆瓣等等……
  
      东西都是没开封的,李初拿碗一样一样把他们分类装好,将整个大木板都摆满了。
  
      街上,不时时有一些行人好奇的往这边看来,甚至有的闲人就干脆站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李初在鼓捣啥,反正觉得蛮有意思的。
  
      其中有人还过来问了:“初哥儿,你这是弄啥呢?”
  
      “做饭肆。”
  
      今天开业,知道的人,来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刚才问的这人,是原身体为游侠时的狐朋狗友。
  
      “等下来捧个场呗,保准让你吃到你从未吃过的好东西。”
  
      “你下厨?”那人很惊讶,在知道是李初亲自下厨后,蔑视的撇了撇嘴,先前的兴致全然无存:“就你?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敢吃你做的东西,你搞饭肆,还不如跟哥们去赌坊来几把,可比这强多了。”
  
      这哥们走了,围观的人群中也去了几个。
  
      也有的人,反而更好奇了,李初弄的这个小推车让他们感到格外的新颖奇特,而且饭肆不应该弄间大门面,搞成酒楼模样吗,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街头弄这样的饭肆。
  
      没多久,阿秀背着半篓子的青菜回来了,有茄子、莲藕、冬瓜、菠菜、木耳等。
  
      ……
  
      颍桥镇。
  
      一个紫衣青年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还跟随者一辆马车。
  
      “到哪儿了?”
  
      马车内传来一个老者的询问,紫衣青年立即下马,走到马车旁回答:“回祖父,前面二十里便是襄城。”
  
      “几时了?”
  
      “临近午时了,祖父,是否在襄城停留用餐?”
  
      “不了,襄城的厨子我不喜欢,你加快行程,咱们去叶县。”
  
      青年摊手笑了笑,祖父这口味,可是越来越刁了,年岁越大,反而越讲究看重,前些年还对襄城聚德楼的厨艺十分夸奖,这才两年就嫌弃了。
  
      叶县,离这还有些距离呢,青年当即上马,让车夫也加快行走度,希望能在饭点赶到叶县。
  
      ……
  
      看这空荡荡的碗,李初颇为的无奈,早上来时,这还是满满的一碗火腿肠。
  
      两个偷吃贼,吃完之后还不忘在李初面前抹抹嘴。
  
      李初拿这两个小家伙没办法了,这哪是来帮忙的,分明是来帮忙消耗食物的。
  
      “你们两个去河边,把莲藕和这些菜给清洗三遍。”
  
      把杨承跟小阿宁支走后,阿秀又紧张的问李初道:“这饭肆真的能赚很多钱吗?”她心里没有底,这一次,家里所有的余钱都砸在了这里面,光是买猪肉,就花掉了3oo文。
  
      “等会我怕你数钱都数不过来。”
  
      李初开了个小玩笑,让阿秀紧张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这边的一切准备都做好了,李初也是下了血本了,2o个定制币,只剩下了1个应急之用,其他的几乎都投入到这里面了。
  
      用定制币向系统购买青椒、红椒、火腿,还有调味料、文房四宝等等一些相关的东西。
  
      下面,就该请出李初敢开饭馆的级大杀器了!
  
      铁锅!
  
      高压锅!
  
      食用油!
  
      作为一个认真负责的吃货,李初非常清楚中国炒菜的历史。
  
      这个时候,大家吃饭吃菜,都是靠煮的,加点盐就了事,这多么的悲催和单调啊。
  
      而铁锅炒菜,现在,可还没有这个概念。
  
      就算真的出现过,他们会的菜,有李初这个吃货多?
  
      炒菜,这可是一个划时代的美食进步。
  
      阿秀默默的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李初强烈的自信心,给了他许多安全感,做厨这事,他不太很懂,且让李初全权负责。
  
      街上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原身体在当地还是有点小名声的,虽然不怎么好。
  
      李初植物人事件,也在镇里传颂过,大家都对杨家小娘子报以惋惜、哀叹。刚入门,咋就遭遇了这霉事了呢,是以,阿秀在镇子卖笼饼的时候,他们也多多少少去照顾了下生意。
  
      在知道李初醒来之后,还有几个妇人到家里找阿秀道喜呢。
  
      街上凑热闹的也不少,都好奇李初这个饭肆怎么个整法。
  
      张老财,也来了。
  
      前儿个得到这么一个宝贝,他非常的开心,果然如李初所说,到了晚上,简直亮如白昼,这两****拿出去炫耀,可羡慕了不少人。
  
      李初用来抵押这个事,张老财当他是放屁,一个月的时间,赚二十五贯钱?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不往赌坊跑,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刚才,他听手下人说,李初居然在滍水客栈旁搞了一个饭肆,哟,这家伙当真痛改前非了?饭肆咦,他张老财就是靠这行出头的,听手下人描述,在张老财看来,这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哪有一点搞饮食的样子。
  
      同在一个镇,李初有啥本事张老财他能不知道?
  
      从没下过厨的人强行开饭肆,这是在搞笑吗?这李初,估计是想钱想疯了,一定是这二十五贯钱把他给逼成了妄想症。
  
      所以,张老财来了,他是来看笑话的。
  
      ……
  
      时间,进入了午时。
  
      桌上铺开了一张红色宣纸,李初端坐在桌前,手持毛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五个字,然后裁剪出来,拿着它走到立在街边空白的木制牌匾前,张贴上去。
  
      “天下第一厨。”
  
      虽然字歪歪扭扭,很是丑陋,街边一些识字的人,大声的读了出来。
  
      天下第一厨?
  
      哗……
  
      不读还好,这一读,大家都笑了。
  
      都是街里邻访的,李初有啥本事谁不知道啊,本来大家都是看热闹的形式来看看,谁晓得这初哥儿居然写出了天下第一次厨。
  
      夸张?
  
      嚣张?
  
      自负?
  
      都没有!
  
      大家可不会认为李初有这本事,所以对这天下第一厨,都当笑话看了,也没谁会傻乎乎的跟李初计较这个。
  
      “初哥儿,你直接说让我们看大戏就好咯,还张罗这些做啥呢。”
  
      “我还真以为初哥儿会下厨,原来是在逗我们玩呢,差点真的信以为真了。”
  
      “小初啊,你怎么这么不实诚呢,你爹的品德,你可是一个都没学到。你没去赌坊了,王大娘很高兴,你还是把这些撤了吧,大家都知道你最近缺钱,大娘,可以先借你点钱,你找份正经的活干才靠谱。”
  
      “是啊是啊,小初啊,你长得身强体壮的,去帮人跑跑腿也能养家糊口。”
  
      就连阿秀,这个时候也过来拉了拉李初的衣角,非常的担忧。
  
      李初一阵苦笑,怎么感觉像是下了一招昏棋,街坊的反应,出乎了他的意料,尤其是几个大伯大娘的,看他们诚恳认真的模样,哎,古人还是淳朴的人多啊。
  
      不过,把这噱头撤回,反而更不好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让他继续挂着了。
  
      哟,围观的人群还比较多嘛,张老财摇着折扇,笑嘻嘻的走来,不偏不巧,正好看到了天下第一厨这五个字。
  
      然后,张老财愣了,傻眼了。
  
      好半响后,张老财哈哈哈大笑,一手拿着折扇指着牌匾,一手捂着那大腹便便的肚子笑的有点抽。
  
      如果来这之前,张老财还有点恨李初的话,那么,这会儿之后,张老财对李初不再有怨恨了,哪怕前天被李初打过。
  
      人有三魂七魄,李初绝对是少几魂几魄。
  
      他在汝坟镇开了酒楼这么多年,就连汝坟第一酒楼的招牌都不敢打,这家伙居然敢喊出天下第一厨?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