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六章:炒菜的魅力

第六章:炒菜的魅力

    让他们看笑话,也看够了,现在该办正事了。ranw?enw?w?w?.
  
      李初站到大家面前,给围观的街坊邻居们半鞠了个躬,双手抱拳,微笑的道:“多谢乡亲们的抬爱和关心,让我很温暖很开心,我向你们道个谢。
  
      你们也别在意这上面写的什么了,纯粹图大家一笑。
  
      今日呢,是我弄的这个小饭肆开张大吉的日子,承蒙各位乡亲前来凑个热闹,我非常感谢,现在,我宣布,我这个无名小饭肆,正式开张,还请各位多多捧场。”
  
      随着李初话音一落,阿秀就拿一根鞭子在空地上甩打,出阵阵啪啪的声响。
  
      李初的小饭肆,正式开业了。
  
      同一时间,李初也收到了来自定制系统颁布的任务:
  
      第一桶金:请宿主在一天之内赚到最少一贯钱,任务奖励:1o个定制币,如额完成,似出多少增加定制币奖励,失败惩罚:无。
  
      行行出状元之饮食行业入行:请宿主在饮食领域中赚到一贯钱,任务奖励:5个定制币,失败惩罚:无。
  
      名声鹊起:任务目标:一千人知道宿主名号,任务奖励:1oo个定制币。
  
      一下子就来个三个任务,李初猜的没错,系统颁任务,是与这边生活状态息息相关的,完全受环境和事物影响。
  
      任务难度不是很高,李初很有信心。
  
      阿秀的皮鞭响了十下之后,这围观的人群中也没见一个人过来点菜,这让李初很是尴尬啊……
  
      这时,人群中瘦小的老头挤了进来,走到了李初面前,温声说:“小初啊,你这有啥子吃的,随便给我整点,饱肚儿就行。”
  
      这是住在镇上的刘大伯,跟原身体的父亲关系挺近的。刘大伯刚才在外面看了很久,李初这番开业话词,原先的李初可是不会说,他感觉小初真的变了,也许这次是认真的在做。
  
      “好勒,刘大伯,您先坐,您是第一个捧场的客人,这顿饭我请您吃,您等着,我就给您下厨去。”
  
      关键时刻,还是长辈靠谱啊。
  
      李初之所以给刘大伯免单,一来这位刘大伯是真的很关心他,听阿秀说,原身体昏迷的那段期间,刘大伯可没少送一些吃食过来接济,李初很是感动。
  
      这二来嘛,是因为菜品的定价有点高,这要是喊出来了,这不是坑大伯嘛。
  
      刘大伯坐下后,杨承立马上前给大伯倒了一杯水。
  
      围观的人群,以及张老财等,见刘大伯居然敢以身试毒,大家都在旁边静静观望,有的人甚至在心里默默祈祷,保佑刘大伯不要出事……
  
      李初先是用高压锅淘了米,盖上盖子,放到煤灶上煮。
  
      从原身体的记忆中,这位刘大伯好像喜欢吃清淡的口味,所以李初把食材放到了莲藕上。
  
      用小木盆装了小半盆水,在里面倒入一些白醋,搅拌混合,然后把洗好的莲藕切片,放入木盆中浸泡。
  
      “咦。”
  
      人群中,张老财出小声惊呼,他原以为李初是不会下厨的,可是刚才李初给莲藕切片的时候,刀工非常的流畅,完全不像刚入门的学徒,再看李初这架势,很是熟练。
  
      莫非这家伙真的会下厨?
  
      用白醋水浸泡莲藕,一能增加藕片的清脆口感,二能让藕片保持洁白不会变色。
  
      将葱白、姜切末,葱叶切小块。
  
      当李初走到炉灶边,将大铁锅架在上面时,张老财皱起了眉头,通过刚才的刀法,张老财已经收起了玩笑之心,李初手里的这个,应该是锅吧?
  
      围观的人群也好奇的看着李初手里的铁家伙充满疑惑。
  
      锅烧热时,倒入一点油,锅中油热后,将葱白、姜末放入翻炒。
  
      作为一个酒楼的大掌柜,张老财看出了一点儿门道,这黑色的大铁疙瘩,姑且是锅吧,居然这么快就热了,刚才倒进去的,好像是油脂吧,居然一下子就热了,这……
  
      张老财震惊了。
  
      酒楼里煮菜,瓷锅都要半天才热,再要加上水,热的就更慢了,还有,他居然不放水,而是直接放油,他想干嘛?
  
      李初快的从醋水里捞出藕片,倒入锅中翻炒。
  
      蜂窝煤提供的火力非常的旺盛,这边爆炒的同时,另外个灶炉上的高压锅就开始滋滋滋的冒气响了。
  
      用大勺子加了一点盐,又快从小木盆里勺了一点儿醋水倒入锅中。
  
      滋……锅里冒气了白色的蒸汽,翻炒一秒后,李初把锅抬起抖了两下,飞快的把藕片勺出来,放在空碟里,然后再撒上一点葱花。
  
      滑炒藕片,完成!
  
      李初的度太快了,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把菜上到了刘大伯面前。
  
      就好了?这也太快了。
  
      看着冒着一丝热气的藕片,刘大伯将信将疑的拿起筷子,正要去夹,张老财就大声叫喊起来。
  
      “老刘,你悠着点,藕片没熟呢。”
  
      张老财是厨师出身的,对煮菜工艺十分的清楚,本来还因为刀工对李初认真了起来,可现在一看李初居然在锅里放油,他就笑了,尤其是还把藕片倒进去,他就更笑了。
  
      他看李初切的是藕片,而且只放一点儿油,就排除了李初想要用油炸的方法。
  
      本以为李初还会往里面加水煮,哪料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居然就装盘上菜了,以他多年做菜的经验,连煮都没煮的怎么可能熟?
  
      别告诉他用油过一下就能熟,这不可能,温度太低了,而且过油的时间才一个呼吸,完全就是冷的啊。
  
      果然是缺魂少魄啊,要不是他跟刘大伯还有那么一点儿的亲戚关系,他才不会好心去提醒,谁爱试毒谁试,反正受罪的又不是他。
  
      没熟?这都有热气了,怎么可能没熟。
  
      刘大伯迟疑了一下,他还是选择相信小初、相信自己的眼睛,夹了一片莲藕放进嘴中……
  
      唔,他又夹了一片。
  
      脆,非常的清脆,而且口中还有一股清香,明明熟了,却没有一点儿松软。
  
      好吃,特别的好吃。
  
      “太好吃了。”
  
      刘大伯忍不住惊叫起来。
  
      一片,又一片,刘大伯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藕片。
  
      然后在大家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他用一个夸张的度把一碟藕片全部吃光了。
  
      高压锅里的饭也熟了,李初装一碗给刘大伯端过来时,刘大伯伸手挡住了,说:“饭就不用了,你可不可以再给我来一盘这个?”
  
      刘大伯指了指空空如也的碟盘。
  
      李初嘿嘿一笑,回到炉灶边,给刘大伯又炒了一盘藕片过来。
  
      这一次,刘大伯吃的度慢了下来,好像是在细细品尝着味道,即使如此,也没一小会儿的时间,这盘藕片又空了。
  
      刘大伯捂着肚子打了一个饱嗝,他对这盘藕片太满意了。
  
      呃~~~
  
      “小初啊,谢谢你的热情款待,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太满足了。”
  
      刘大伯站起身,一脸享受的模样,边打着饱嗝,边挤开人群,往家中走去。就是不知道这样一盘藕片要几钱?贵不贵,不贵的话,明天还来吃。
  
      刘大伯走了,只留下一脸呆蒙围观群众。
  
      刘大伯的反应太出乎意料了。
  
      好吃?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太满足了?
  
      怎么可能啊,连熟都没熟,你要当托也不带这样造假啊,张老财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简直就要骂死这老刘了,枉我两家还是亲戚,你怎么能这样。
  
      “老刘也不容易啊,为了帮这孩子,居然这样牺牲自己。”
  
      人群中有人一阵感慨,刚才老刘的表情实在太浮夸了,老刘从来就不是一个逞口腹之欲的人,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为了给李初打掩护,当托,这才故意这样说的。
  
      “老刘这托的也太明显了,老刘的一世英名啊,就要被小初给毁了。”
  
      人群中不时时爆出一句为老刘赶到不值的话。
  
      “哎,小初也太不争气了,枉费老刘这番苦心呐。”
  
      “是啊,不会下厨,硬要开饭肆,还把老刘拉下水,可怜老刘这一把年纪了。”
  
      托?
  
      托尼妹啊。
  
      李初差点就要一口老血喷洒。
  
      他指着张老财道:“你刚才说没熟,那你可敢不敢过来尝试?”
  
      张老财说没熟,李初不怪他。
  
      人群中有人质疑刘大伯是托,李初也不怪他们。
  
      主要还是炒菜的这个饮食方法跟他们的思想和固定生活惯性不同,不知道其中妙巧,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情有可原。
  
      既然张老财在这里,他又是开酒楼的,那么让他来吃一次,总不会有人再质疑吧?
  
      李初也是巧妙的来了一次借刀杀人,准备借张老财的势来给自己的饭肆提升名气。
  
      死道友不死贫道,既然李初点出名了,围观的人群都纷纷望着张老财,张老财瞬间脸黑了,可这么多人看着他,这是在逼宫啊。
  
      张老财只好硬着头皮,坐到了李初这边的桌子前。
  
      李初没有换菜品,免得他们再质疑,还是跟刚才一样,炒了一盘滑炒藕片,放在了张老财面前。
  
      这会坐近了,张老财这才看清,藕片中居然冒着丝丝的热气。
  
      这,这怎么可能?
  
      他方才明明只是在锅里滚了几下,怎么可能有热气?
  
      李初炒菜的时候,他可是特意盯紧的,确实是刚切的生藕片做,怎么可能几下就滚出了热气,这已经出了他的认知。
  
      他慢慢的夹起了一块藕片,并没有直接放嘴里,而是停靠在鼻间,轻轻的闻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