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七章:报菜名

第七章:报菜名

    没有泥土的腥味,而且还散一股清香。r?anw?e?nw?ww.
  
      作为一个很有经验的厨师,单靠闻着气味,他立马就能判断出,这藕片,是真的熟了。
  
      于是他放进口中咬了一口,咔嚓……
  
      咦,怎么会这么的清脆,既然是熟了,怎么可能还会保持着生莲藕那种清脆感?
  
      细细的咀嚼,口感别具一格,居然真的如老刘说的那般,非常的好吃啊。
  
      张老财又夹了一片放进口中,嗯,这个味道,太美妙了。
  
      咦,这咸味?
  
      怎么可能,张老财又震惊了,这莲藕,除了清香甘甜口感,居然没有任何的异味,这怎么可能。
  
      别人可能不会注意,但他是做厨师的,一下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这莲藕中加的盐,居然是上等的精品细盐,只有这上等的精盐,才不会有杂质和异味影响食物的味道。
  
      太奢侈了,一碟小小的藕片,居然放的是这么金贵的上等精盐。
  
      张老财有点哆嗦,他抬头看眼闲庭自若的李初,然后埋头一片又一片的把藕片给吃光。
  
      吃完之后,什么话也不说,沉着脸,直接挤出了人群。
  
      “张掌柜,喂,你……你别走啊,你还没说味道怎样呢。”
  
      李初在后面叫喊,张老财更是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坑爹啊,这是。
  
      说好了品尝后告诉大家结果的呢,你这一脸阴沉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不好吃?
  
      李初可注意到了这家伙刚才在吃的时候那种享受和惊异的表情,你现在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这算什么事,你这让围观的这群人怎么看?
  
      这不是坑我吗!
  
      李初真想开着坦克一炮把这家伙给轰上天。
  
      真Tm阴险,前天刚吃了一个暗亏,今天又被这老家伙给阴了。
  
      李初看了看围观的这些好事人群,他们也是一脸愣逼,被张老财这一出闹的看不懂了,这到底是好吃呢,还是不好吃?
  
      李初也懒得跟张老财生气了,自己搞餐饮这块,除了改善生活外,摆明着就是针对他,他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
  
      炒菜,之所以一直没有被掘,主要还是没有薄铁锅。
  
      用陶瓷做的瓷锅,因为厚度的问题,导致受热慢,导热低,而且热量挥的也快,而且,火力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火力不足!
  
      这也是李初为什么要搞蜂窝煤的原因了,除了让煤耐烧之外,就是提升火力。
  
      而且,古代也是没有植物油的,单靠动物的油脂,受热性不如植物油,诸多因素加在一起的话,就会导致菜放在瓷锅里炒,根本就炒不熟。
  
      或者说要炒很久才能炒熟,而且口感也会变得非常差,还不如煮。
  
      而薄铁锅,薄,导热高,受热快,因为是铁制的,热量流失也慢,再加上火力的加强,使得菜品能快的受热,炒熟,而不会因为炒制太久而坏了口感。
  
      以宋朝现在的炼制工艺,打造一口薄铁锅,一些老铁匠应该能搞出来,就是一时间还没人想到这方面而已。
  
      当然,李初现在也不会去点破公布这其中的奥妙,他还想靠这行展呢。
  
      ……
  
      紫衣青年骑着高头大马走进了汝坟镇,一上午几个时辰的赶路,让他有些略微疲惫。
  
      青年向身后的马车呼唤:“祖父,到汝坟镇了。”
  
      “好的,我知道了”
  
      车里的老者将车窗的帘幕掀开了许多,坐了这么久了,车里空气有点儿闷。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老者也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从这里经过了,看着窗外的景物,老者缅怀起年轻时,跟着父亲从这里经过的场景。
  
      ……
  
      李初坐在椅子上,铁勺被他扔到一边。
  
      阿秀站在他身后,李初明显的感觉到阿秀用力在掐他的衣服。
  
      杨承带着阿宁到河边去玩了,之前洗菜时,看到河边停靠了条无人的小船,两个家伙在上面蹦蹦跳跳的。
  
      街边,这群街坊邻居依旧是站着围观,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倒是路过的行脚商人,有几个好奇的伸着脑袋进来,只是瞧了一眼,便继续前行。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看热闹的人又换了一波,之前那波人都被叫回家吃饭了,新来的这群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更加没人上来点菜了。
  
      李初也不着急,新事物,总有一定的适应期。
  
      看着天色,往下午偏移了,他走到河边把杨承和阿宁叫了回来。
  
      “你们两个饿了不?”
  
      阿宁点了点头,杨承没说话,只是眼睛一直盯着旁边的食物挪不开眼。
  
      “那咱们自己先吃吧。”
  
      先前给刘大爷用高压锅煮的饭有些凉了,他加点水搅拌,盖上锅盖又放火上热。然后在菜去,选了一条大茄子,又切了一片冬瓜。
  
      肉没有多少,都是用来给顾客做菜的,再则阿秀也肯定不愿意吃。
  
      今天中午就两个素菜了,李初把茄子切好,放在装水的木盆里浸泡,水里撒了一些盐,正要准备去切冬瓜时,摊边来了个人。
  
      一身灰色打着许多补丁的凉衫,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年纪跟李初差不多,叫罗文,这家伙经常混迹赌坊,是原身体在赌坊认识的一个赌友,隔三差五的就找原身体一起去赌钱,同原身体一样,都是输多赢少。
  
      罗文手里捏着十来枚小平钱,看样子是赢钱了。
  
      他也不客气,直接就往桌上坐,把手里的钱全拍在桌子上,一副得意的道:“小初啊,听说你开了个饭肆,正好哥哥今儿个手气旺,赢了,别说哥哥没捧场你哦,钱我放这了,赶紧给哥哥来碗煮肉。”
  
      阿秀看了一眼李初。
  
      李初眯了眯眼,原身体记忆中,好像新婚前几天才刚跟这家伙打过架,因为这家伙出千赢了原身体几个钱,被看出来了。
  
      这家伙没打赢,留下一番狠话后跑了。
  
      李初走过去,呵呵一笑,把桌上的钱,推还给了罗文。
  
      十来文钱,还想吃碗煮肉?
  
      远的不说,就说那张老财的酒店里,一碗煮肉就要一百四十文,十来文,这是在照顾弟弟生意?
  
      按生辰算,这罗文比李初还小,一口一个哥哥,呵呵。
  
      本来就不对付的一个人,李初也懒得搭理这么个夯货。
  
      “本店没有煮肉,虽然肉类菜系有很多,其中价格最低的一盘,为两百文,兄弟,这十来文,您还是去赌坊再滚一圈吧,说不定就翻了倍了。”
  
      两百文?
  
      这罗文还没反应,围观看热闹那群人就炸窝了。
  
      一个成年男子,外出务工,一日所得钱也不过百文,更有甚着一日也才二、三十文,这一道肉菜,就得要两百文,这可比张老财那酒楼高了去了。
  
      黑!
  
      真黑!
  
      原本看戏人群中,还有那么几个有点想过去试试的,结果这价格一报,大家纷纷却步。
  
      其实,说实在话,看了李初刚刚露的这两手,大家心里已经没了小初还会做菜这种想法,也没人觉得他还是在忽悠唱大戏。
  
      新的看法才刚升起,就被这价格当场浇灭了。
  
      啪!
  
      罗文脸色变得白青,抬手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震的桌子一阵晃动,几个小钱也掉到了地上。
  
      “哥哥给你捧场,这是给你面子,你竟如此不知道好歹,就你这破饭肆,你想请哥哥,哥哥还不回来呢,一碗小小的煮肉,竟敢要二百文,哥哥给你十五文,已经是大赏了。”
  
      “明码标价,爱吃不吃,本店拒不赊账。”
  
      这罗文就一色厉内荏的夯货,最多也就叫嚷嚷几声,打起架来特怂的一个。
  
      “你……”
  
      罗文怒气冲冲的用手指了指李初,可见李初一副强硬不吃的模样,没一会就跟个泄气的皮球衰坐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桌面上和散落在地上的小钱捡起收好,灰溜溜的跑路。
  
      好不尴尬,只好低着头快步离开,刚回到街上,还没走几步,就撞上了一辆行驶中的马车。
  
      很不巧,罗文撞击的地方,正好是车轱辘上一突出铁钉,车轮还是转动的,瞬间就破了头,鲜血流了出来。
  
      罗文直接晕了过去。
  
      马车停了下来,紫衣青年见出事了,立即下马过来查看,见到倒在地上的罗文,心中一惊,连忙将罗文扶起来,从怀中抽出手帕轻轻的擦拭伤口。
  
      车上的老者也下来了,见势,眉头一沉,急忙过来,掳起了罗文的衣袖,把摸他的脉搏,半响后,又观察了罗文的伤口,这才松了一口气。
  
      “无妨,只是擦破了点外皮。”
  
      “阿福,你将这小哥送去镇里的医馆包扎一下。”
  
      ……
  
      肉菜最低的定价两百文,李初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汝坟镇属于官道镇,镇子本身并不富裕,消费水平能力也有限。
  
      所以,李初的要目标,就是这南来北往的商客,先,这些商客流动量大,再者,经商之人,哪个缺钱?
  
      两百文对于靠种田为生的百姓来说,是贵了,可对于这群人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九牛一毛罢了。
  
      关键是,能不能留住人,这才是要的。
  
      对于这群围观看热闹的街坊邻居,李初不是很在意他们来这里用餐。可人多了也不好,把街口都围拢了,从街上经过的商客可就看不到这边了。
  
      得想个法子,把过路的客商都吸引过来。
  
      有了!
  
      李初就站回到灶炉边,先喝口水润了润喉咙。
  
      围观的人群见李初这架势,似乎是要说点什么,纷纷注目而视。
  
      “咳咳。”
  
      李初把嗓子扯开,高声大唱: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酱肉、香肠、什锦酥盘儿、熏鸡白脸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莱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鸭腰儿、烩鸭条儿、清拌腰丝儿、黄心管儿、炯白鳝、炯黄鳝、豆鼓鲍鱼、锅烧鲤鱼、烀烂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卤煮寒鸦儿,、麻辣油卷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儿、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熘三鲜儿、熘鸽子蛋、熘白蘑、熘什件儿、炒银丝儿、熘刀鱼、清蒸火腿、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炝竹笋、芙蓉燕菜、炒虾仁儿、熘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碟木耳、炒肝尖儿、桂花翅子、炸飞禽……”
  
      围观的街坊邻居:“……”
  
      阿秀:“……”
  
      杨承和阿宁目瞪口呆……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